第二十四章

    何思羽在一旁听着,真想谁能来阻止这段尴尬的对话。为什么他们父女吵架内容全是在围绕他?本人还在这里,就吼那种让人脸红的话好吗?

    万盛豪像被什么东西噎住,愣了两秒,气愤的情绪完全转变为惊讶,「你说什么?他是你男朋友?何思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点名的人低眉顺目地道:「就是那么回事。」

    万盛豪却不理他,转去打量万一诺,就像不认识这个女人似的。

    「你这丫头……干得好!」万盛豪啪地拍上万一诺的肩头,大笑起来,「还真让你弄到手了啊。」

    万一诺得意地扬起下巴,「那当然,我超有毅力的。」

    「真是刮目相看啊,你们两个,晚上都回家吃饭。」万盛豪心情好到连那账本都随手扔到了一边,如果是古时皇帝,没准还要大赦天下,饶了那营销部门经理。

    万盛豪遣走了万一诺,说还要和何思羽说点事,万一诺再三确认不是什么为难人的事后,才怏怏地离开。

    何思羽以为是什么工作上的事,垂首等着。

    万盛豪感慨地说:「那个傻丫头算是得偿多年夙愿了。」

    不是工作上的事吗?何思羽抬头。看着他的万盛豪眼里的光芒非常慈祥,「你会对她好吧?除了你的事,我还没见她对什么事这样一根筋过,这点相信你也知道。所以既然你同意了,就不会是玩玩而已,对吗?」

    「当然,谈恋爱根本没什么好玩的,如果不是认真,我根本不会去碰这种麻烦事。」万盛豪一愣,大笑起来,何思羽还从没见他笑得这么夸张过。

    「总觉得今天才听到你一句真心话啊。」万盛豪一拍椅子,「很好,你能跟我这样说话,就说明在你心里已经把我看作是个亲近的长辈了吧,我很欣慰。」

    这次轮到何思羽发愣了,「我当然一直把您当作亲近的长辈。」

    「是这样的吗?」万盛豪却并不点破,「无论怎样都对我无碍,我是一直把你当儿子看待的。只是不由得感叹,还是我那个笨女儿手腕高明,看来以后不能再小瞧她了。」

    万盛豪很开心。走出了董事长办公室的门,何思羽的脚步逐渐放缓,他去到窗边,看着外面高楼林立,才从肺里吐了口气。原来他一直都在被温柔地对待着,突然发觉自己彷佛一时间得到的太多,有些失真了。

    营销部门的经理在三天后被调查组的人带走,引起了公司内部不小的震荡,随之而来的调动和善后工作也使各部门的工作量大增。

    但在售后服务部门,大家对于工作量加大这件事却没有什么抱怨,他们发现他们家的部门经理最近好像温柔了许多。并不是说他平时很严厉,只是那道与他们之间的隔阂似乎淡了许多,变得更容易接近了,连带着整间办公室的气氛都让人莫名的心里舒畅。

    经理本来就满帅的,最近更是看一眼,就有让人心里小鹿乱撞的感觉呢。

    最近这样的话题是办公室内最热衷的,连心爱的偶像要开见面会的事,都被放去了后边。不知是不是错觉,但万一诺觉得似乎她在的时候,那些人尤其爱聊何思羽,但她一有点不悦的样子露出来,她们又会掩嘴笑,像是有什么阴谋。

    真的好为难,何思羽最近变得平和许多,万一诺当然比任何人都要早发现,现在他会对每个人都笑得很自然了,有时也会说些和工作无关的话,甚至开些小玩笑。天啊,大概就差去街上喂流浪狗了吧。这样是很有亲和力没错,但随之而来大家那垂涎的眼神又让她好紧张。有种本来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宝物,被所有人发现的感觉。

    所有人都很开心,只有她越来越讨厌上班。

    「我想辞职了。」借着说工作的时候,万一诺嘟着嘴,小声抱怨。她抱着迭文件,和何思羽面对面站着,一脸苦相。

    「我不同意。」何思羽简单地回答。

    「喂,你都不问下原因吗?」她都这么苦恼了,他看不出来吗?他们是在交往耶,能不能入戏一点?

    「你厌烦一件事情需要原因吗?」上班又没什么意思,她能坚持到今天已经算是破记录了。但是因为有他在,即使厌烦了也得给他在这待着,原因又有什么重要。

    「我没有厌烦啦。是你,我实在看不下去她们都在用色眯眯的眼神看你了。」

    千奇百怪的理由他听得多了,但这次何思羽还是露出了「你一定是疯了」的眼神。「真的啦,你都没有发现吗?她们都在私下说你魅力大增,对你垂涎欲滴呢。」万一诺十分懊恼,「我也想过干脆让我爸把你开除了,但那样好像有点任性,想来想去,只有我自己眼不见为净了。」

    万幸她还能意识到自己有点任性啊。对他垂涎欲滴?看她这几天都哭丧着脸,就知道是有什么事,只不过没想到是比他想象中还要无聊的事。

    「既然这样,不如告诉大家我们在交往就好了。」

    「不行、不行、不行。」她的头摇得让人眼晕,「你以为我不想吗?但是那样难免会有人认为你是吃软饭的,我爸说你现在正是要建立威信的时候。」

    「可我本来就是啊,我又不在意。」

    「但是我在意啊。反正我要辞职,你不同意我就去找爸爸说。」

    这个人先前还在马薇薇面前放下狂言要养他呢,这会又在意别人的话语了,也真是矛盾,她所纠结的事情,真的很没出息。

    「这件事我倒是有个办法。」

    「哦,什么办法?」万一诺眼中一亮,抬头渴望地看他。

    何思羽稍俯下身,轻轻地吻上了她那张矛盾的小嘴。

    她抽了口气,忘记吐出。全世界都为她湮灭了声息,安静地等待着这个吻的结束。实际上全世界是有点夸张,但全办公室是很写实的。

    万一诺甚至听到了数据从手中落地的声音,电话由手上掉到桌子上的声音,复印机发出声音但没人去管的声音。完了,所有这些声音的主人,此时都应该在看着她吧。

    不知具体过了多久,何思羽回到了他原来的位置,而他唇上的温度还留在她的唇上。

    「这样就好了。」何思羽说着,并且笑了下。

    「好、好什么好啦。」她一抹嘴,「我的苦心……」

    「他们早就知道了。」何思羽对她的智商真的很无奈,再迟钝也该察觉到了吧,「你以为其他人都跟你一样笨吗?」他们是成心在逗她呢。

    什么?万一诺看四周,四周的人捡数据的捡数据,捡电话的捡电话,还有在复印机撞到腿的。

    这些人都是坏人啦!

    「明白的话就不要总是胡思乱想了,每天待在我能看到的地方不好吗?看不到你,我会觉得你对我也终于厌烦了。」

    万一诺心脏一紧,这是要她的命啊,为什么可以冷漠地说出这么让人脸红的情话,「我会对你厌烦吗?」

    「不会吗?」

    「会哦。」她索性小小惩罚他I下,「毕竟我这个人得到的东西就不懂珍惜,没法改了。所以为了不让我那么早厌烦,你要努力更加地取悦我哦。」

    这女人真的是很容易得意忘形呢,「那么,就先从接吻的技巧开始吧,刚才那样真是太敷衍了。」何思羽说着又靠过来。

    万一诺红着脸连连后退,直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那样的就很好,我很满意。」

    「哦,哪里满意了?」

    「因为……」那种轻轻的,被无比珍惜着的吻,会让人非常地想要吻回去呀。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