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106

    这是暗语,意思是堵截这辆黑色奔驰,车上只有一人,适合下手。

    杨勇和其他犯罪团伙成员,身穿警服,在前方将黑色奔驰车拦住。

    杨勇敬礼,姿势非常标准,他说道:我们是缉毒队的,现在正进行例行检查,请出示一下您的证件。

    杨勇当过警察,熟悉警方的执法行为,司机看不出什么破绽,递上驾驶证和行车证后,杨勇的对讲机响了,另一名同伙模仿警察的口吻,用对讲机告诉杨勇,有一辆黑色奔驰车涉嫌运毒,车牌号码不明。司机听到后,杨勇就客气的说要将车带到队上检查,司机无奈之下只能表示配合。杨勇给司机戴上手铐,头上罩着黑色塑料袋,将司机推到偷来的公安面包车上,一行人开着两辆车回到液化气站。

    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没开一枪,一辆黑色奔驰车就到手了。

    <---分割线(zhenyidu.com)--->

    作者:蜘蛛1 日期:2012-02-14 16:14

    他们的目标是价值不菲的好车,而且车上只有一名司机时,才会选择下手。四年间,他们抢劫了八辆车,所得赃款挥霍大半,剩下的放在丧彪家里由他保管,杨勇告诉同伙,等财产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再进行分赃。

    杨勇对这支“队伍”要求很严,堵车时敬礼的手势必须做得非常标准,为了加强训练,他甚至带领同伙在公路上堵截过往车辆,当时只是演习,没有抢车。由于其“管理严格”,反侦破手段高,一桩桩血案发生后,杨勇等人一次次逃脱了警方的侦查。这使得他的胆子越来越大,最终竟然到了挑衅警方的嚣张程度。

    受害人茹艺被这伙亡命之徒以同样的方式劫持到仓库,茹艺是离异少妇,杨勇痛恨所有离婚的女人,他觉得离婚女人都不要脸,那么狠心,居然舍得抛下自己的孩子。所以,他让鬼尖割下了茹艺的脸皮,还残忍的让小孩子看着。

    割的时候,为了不让茹艺剧烈挣扎,大喊大叫,鬼尖给茹艺服用了毒品。

    杨勇没有杀死茹艺的孩子,也许,他觉得,那个流泪的小男孩就是童年的自己。

    茹艺惨遭割脸,昏迷不醒,鬼尖儿觉得她的脸太过恐怖骇人,就给她头上套上了塑料袋,杨勇等人误以为她已死亡,这一次,他们没有选择碎尸喂鱼,而是将“尸体”扔到了刑警大队门口。除了恨离婚女人之外,杨勇对将他开除公职的公安局领导也怀恨在心。

    杨勇说:那帮废物,我就不信他们能抓到我。

    鬼尖说:勇哥,这个小孩呢?

    杨勇说:也给警察送去,过年了,给他们送点礼,让他们过个好年。

    丧彪说:会不会太冒险了?

    杨勇说:咱们走上这条路,早晚被抓,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其实我想离开这里,干大事。

    丧彪说:啥大事?

    杨勇说:咱们有枪,可以绑架啊。

    鬼尖说:绑架谁啊?

    杨勇说:胡润富豪榜上的人,咱们绑架一个,就发大财了。

    丧彪说:嘿嘿,这主意真不错,咱们过了年就走,到南方去,到香港去,干大事。

    割脸案发,满城皆知,杨勇的叔叔当过警察,出于一种直觉,杨勇的叔叔第一个怀疑到了自己的侄子。所以,当特案组和督察去他家走访时,他故意挡住了挂在墙上的那张全家福照片。包斩发展了这点,根据照片上的线索,顺藤摸瓜找到了杨勇的液化气站。杨勇开车撞伤特案组三名成员以及高级督察,然后将他们铐在仓库。

    画龙搬起铁架床,砸向杨勇的脑袋,杨勇当场昏迷过去。

    包斩趁其不备,一脚踢中鬼尖的下身,鬼尖那布满鱼鳞的生殖器严重受伤,倒在地上惨叫。包斩猛的往下一坐,坐在鬼尖小腹上,鬼尖的身体一挺,头歪向一边吐了,喷出的脏东西在空中画了道弧形,呕吐物落在地上,散发着难闻的味道。接连两下重创,鬼尖站都站不起来。包斩的手虽然被铐着,但是身体能动,他调整姿势,搜出了鬼尖放在裤兜里的钥匙,打开了自己的手铐……

    杨勇特大杀人劫车案告破,团伙成员全部落网!

    画龙和包斩身上多处受伤,住进了医院,当地政府和公安部门的领导进行了慰问。

    画龙对高级督察说:哥们,真羡慕你,眼睛一闭就晕过去了,眼睛一睁凶手就落网了。

    高级督察讪笑道:抱歉,你们都受苦了。

    包斩说: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杨勇的妈妈,让他行刑前见一面吧。

    副队长说:能找到也不找,这些人死有余辜,不值得同情。

    政府和当地公安部门领导称画龙和包斩是英雄,表示要对特案组进行嘉奖。

    梁教授说:英雄身上的伤疤就是最高的荣誉。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病房,苏眉给画龙和包斩剥甜橙吃,她心里有一句话想问。

    苏眉说:在那仓库里,当时我想,我快要死了,死之前,我想问你们俩一个问题。

    画龙说:傻丫头,有我在,你怎么会死呢。

    包斩有些不好意思,他隐隐约约猜到苏眉想问什么,他心里已经有了回答。

    苏眉欲言又止,她想问的那句话终究没有说出口,泪水涌出来,渐渐地模糊了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