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163

    他会不好意思。”燃毅眼睛盯着舒耀,双手却是捏住了男人的胸前的凸起,耳边传来男人低弱的轻“唔”声。

    林越对此没什么兴趣,他到是不介意看着别人莋爱,只是舒耀面色变得非常难看,他扔下毛巾,就准备离开,他才没兴趣看别人亲人。

    燃毅不再等待,迅速地扯开男人的皮带,拔掉了男人的西裤,男人躺倒在床上胃里很不舒服,迷迷糊糊的感觉到下身一凉,接着内裤也被拔掉了,整个人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微冷的空气刺激他的肌肤,让他不由自主地朝温暖的地方靠去。

    燃毅把男人翻了过来,让男人正面朝他,把男人的双腿开到伸展到界限,男人的私密处全然的暴露在他眼前,男人的后面因为腿部肌肉的拉扯,而不停的伸缩,仿佛在邀请对方的进入,因为腿部肌肉的酸痛,导致男人不满的哼了几声。

    哼得燃毅更加火旺,燃毅提起身,压在男人身上,隔着裤裆摩擦着男人的下体,布料的摩擦着身体,那种刺激让男人皱眉,随着**的贴近,燃毅的下身勃起了。

    大叔遇上狼 番外 新婚之夜(中)

    哼得燃毅更加火旺,燃毅提起身,压在男人身上,隔着裤裆摩擦着男人的下体,布料的摩擦着身体,那种刺激让男人皱眉,随着**的贴近,燃毅的下身勃起了。

    男人双腿大张,姿势相当霪乿,他俯下身啃咬着男人的乳首,一只手放在男人的胸前玩弄般的捏来捏去,手指夹住男人的**,嘴里便不轻不重地咬了男人一口,那种感觉又麻又痒又疼。

    燃毅把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润滑剂,涂抹在男人的穴口,用力地在穴口抹了两圈,就迫不及待地挤了两根手指进去,搅动地拉扯了几圈,他就迅速地抽出手,掏出早已勃起的激昂,一个挺身,用力地捅了男人狭窄的渠道,一插到底。

    男人痛苦地动了一下身体,下体含着那巨大的激昂,燃毅的**把男人的后穴塞得满满地,他双手摁住男人的胸口,待男人稍稍适应他就开始猛烈的挺动腰部,男人被撞得剧烈的晃动,体内那接近界限的菗揷使得男人发出哽咽的呻吟。

    那声音低低的,似哀求,似痛苦,但有似乎极乐般的享受……

    舒耀听到男人的**的声音,开始控制不住,他大脑不听指挥的调转了方向,朝两人激情交战的大床走去,舒耀把男人抱了起来,男人的身体悬空却依然承受着那猛烈的菗餸,舒耀坐在床尾,抓住男人的小腿,让男人双腿后仰,下半身悬浮着,可以清楚的看见燃毅的**在男人的渠道进出的霪乿姿态。

    “要不要一起?”燃毅呼吸急促的邀请,男人的后穴紧密又柔软,把他夹得又紧又舒服,他简直快吼着进入男人,摁住男人的腰,急速而用力的挺动,震得男人腰部激烈的颤抖。

    那进进出出的激昂上粘粘着**的液体,泛着涩情而暧昧的光泽,舒耀轻吻着男人的小腿,舌头从男人的小腿一路下滑,来到男人的小腹,湿润的舌尖来回在男人腿间的那渐渐抬起头的地方轻轻的转动,他一边舔着男人的小球,一手捂住男人的**,轻轻地揉捏,时而添添男人的颤抖着滴露的铃口,他这个位置甚至可以清楚而近距离地看见燃毅进入男人时的激烈状态。

    男人的后穴红红的,他伸手去触摸男人的渠道,燃毅甩开他的手,抬起男人的圆浑的臀部,更加的贴近自己的进入男人,一声声清脆地撞击在充满喘息的房间里回荡着,那令人心跳减速的声音也让坐在旁边看热闹的林越,开始蠢蠢欲动了。

    舒耀分开自己的双腿,压在看的头颅的两侧,他嘴里含住男人颤抖的**,热烈的吮吸着男人的精华,“吧嗒”男人的**从舒耀嘴里乌溜溜的滑了出来,还粘着晶莹的唾液,伴随着燃毅在男人体内的热烈的冲击,男人的**的顶端颤动的滴泪。

    迷醉中的男人眉头紧皱,双唇细微的颤抖,喘息着吸气肺里都爬满了强烈快感,舒耀的吮吸着男人的大腿,落下一个个殷红的吻痕,他再也无法忍耐地拉开自己裤链,那早已蓄势待发的**“啪”的弹了出来,滚烫的物体打在男人的脸上,他扶住自己的**动作缓慢撬开男人的双唇,把自己**整个都塞进了男人的嘴里。

    被湿热的口腔包裹紧紧地包裹着,他上下的起起落落,在男人的湿热的嘴里菗揷起来,燃毅压平男人的双腿,扶着男人的臀部,**在男人体内菗揷、转动……

    四周手在男人的身上又摸又揉,不知道过了过久,舒耀爆发在男人的嘴里,呛得男人趴在床边直咳嗽,燃毅还在男人身上变幻着姿势僵持着。

    大叔遇上狼 番外 新婚之夜(下)

    林越站起身朝这边走来,刚开完一场三人表演,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看到男人被燃毅和舒耀不停的进入,他心中越来越不平和。

    他站在床边捏住男人的下巴,醉死没有意识的男人嘴角挂着浊白的液体,从那微张开的嘴角顺着流到下巴,男人的嘴角时不时发出被燃毅顶到敏感点时的呻吟。

    燃毅把男人从穿上拉起来,抱到腿上做几下,再借由着插入的姿势,那男人的身体转了过去,让男人的背靠在自己的胸躺,把男人的双腿搭在床尾,双手绕过男人的腋下,拉开男人的大腿,双臀地挤压让男人把他夹得更紧含得更深,燃毅大开大合地挺进男人的身体……

    林越侧坐在床边,把捏住男人的下巴,把手指深入了男人的嘴里,搅动着男人的舌头,大张的口无法闭合,导致唾液无法吞咽。

    “把他的朝向我,抱过来。”林越一边对燃毅示意要加入,一边抽出沾满唾液地手滑向了男人的后穴。

    燃毅大概是自己林越的想法,他坐在床上抱着男人,让男人双腿大张,两人身体相连的地方完全暴露在林越眼前,燃毅咬着男人的脖子,揉着男人圆浑的双臀。

    林越的手艰难地挤进了两人相连的地方,男人似乎觉得很痛,呢喃了几声,但林越和燃毅都没有理睬男人,专心地开拓着男人狭窄的渠道,舒耀温柔地捂住男人的手,侧身贴去轻轻地吻住了男人的双唇,尖叫搅动发出暧昧的响声,两人灼热的呼吸都融合在一起。

    “好紧。”林越低咒一声,这个笨男人的下面又窄又紧,咬得他两根手指头紧紧地,直到他挤入第三根手指的时候,他已经是满头大汗,还埋在男人内部的燃毅,此刻都快忍不住了!

    林越的手指在那紧致的渠道内动了两下,他摸到燃毅那快要燃烧的**,男人双腿不安的靠拢,却被林越再度掰开,林越抽出手指把自己早已勃起的巨大,抵触在男人的洞口摩擦了两下,看着男人提起胸膛吸气地模样,他非常满意地挺进了男人的身体,与燃毅并处与男人的渠道间,三人都深吸气,这强烈挤压地迟疑,简直让人想尖叫,男人体内那火热的巨柱,一刻也不停歇卯足劲在男人体内冲刺,男人被一前一后的夹在中间,被人两根巨柱同时的进入。

    两人交替的插入的频率,强烈的摩擦着男人湿滑的灼热内部,男人被抖得身体软绵绵,敏感点被不断的撞击,快感一波一波的传来,他头皮发麻,连脚趾都抓紧了,男人的穴口不断有**的液体滑落,顺着他的大腿滑,滴落在传单上。

    燃毅从后面搂住男人,把脸贴在男人的背上,用力地冲刺感受着那炽热内壁给他带来的无上快感,男人下体被菗揷而发出的水声听得人****,林越搂着男人的双腿,从正面抽入男人的身体,让男人满身吻痕的大腿环绕在他的腰上,双手扶住男人的腰,揉动着男人的敏感的躯体。

    男人脸颊通红,张嘴就是呻吟,男人的呻吟被舒耀柔和而热情的吻堵在嘴里,舌尖挑起转动,口腔内被湿软的舌尖扫荡着,舒耀抓住男人的手,让男人捂住自己再度挺起的**,上下的挪动,他舌尖勾勒的男人的唇线,原本温柔的吻,随着男人的喃喃的鼻音而变得越来越涩情,三个人,三张口,六双手,不停地男人身上又摸又亲,又揉又舔……

    这个夜是混乱的,三个交互的进入男人的身体,其实是燃毅和林越同时进入男人,再是林越和舒耀同时进入男人,燃毅和舒耀也同时进入过男人的身体,最后,又一人做了一次,直到男人射出的液体都变成清水为止,三人才停止了放纵的xing爱。

    离开林家之前,三人把男人身体清理好后,那男人抱了新娘的床上,男人睡得很香,让舒耀忍住不住深吻了他。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