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56

    >   “嗯,娘死前偷偷交了一张图给袁姨,说是一位皇奶奶临终前交给她保管的,娘死后,袁姨转交给我,让我好好收着,说这就是爹爹宿命的铁证。”她天真的说。

    “……那张图呢?”他不动声色的问。

    “在我衣柜里,袁姨说藏在那,您不会发现。”她笑嘻嘻的小声道。

    “喔?”他颔首,精光闪闪。

    “爹爹,谨儿好心告诉您,您不会去偷吧?”说完她不禁担心的问。

    袁姨可是交代她别让爹爹发现这张图的,这可是娘的遗物中唯一爹爹不知道的秘密呢。

    “当然。”他的笑容极为沁人心肺。

    小女孩不知怎地,手脚微微发凉呢。

    遍地绿意。

    墓碑前有座凉亭,亭内有着一主一仆,仆人直立于主子身后,默默尽职的守着。

    主人端坐椅上,缓缓慢慢的煮茶、沏泡,而空气中犹有由墓地前的花海中,飘散而来的茉莉香气,男人面容沉思的仰望前方花香传来之处……

    “爷,我不会死的!”

    “我不会死的!”

    他多喜欢听她迭声这么说,曾几何时,这声音如羽翼般远飏了,他的小水儿离开他六年了,他惊讶自己竟然没有疯。

    她人死了,他依旧被困住,困在她的墓碑前,他的心多想下山“纾解”一番啊,但脚步却怎么也走不出离她墓碑超过一哩远的地方……

    “爷,对不起,我食言了……”

    “谁许你食言背信,你敢死我先杀了你在并州的娘家一家老小!”

    “爷……”

    “我还会下山,将李隆基的头拧了,重设告密铜匦,从此严刑峻法,并且下令重赋三年,十五岁以上男丁离家从军——”

    “爷!”

    “……”

    “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让另一个人陪您久一点。”

    “我不要别人我只要你!”

    “我知道……但她不是别人,她是您我的结晶,见到她,您会如同见到我一般。”

    “胡说,没有人代替得了你!”

    “……爷,事实上,我不想食言,更不想离开您,我想永远在您怀中哪也不去。”

    “那就哪也别去,守在我身边。”

    “如果可以,我好想啊,但我天命已尽……爷,我怕……”

    “怕什么?”

    “怕您忘了我。”

    “……”

    “爷。”

    “嗯?”

    “您会忘了我吗?”

    “不会!”

    “那您方才为何沉默?”

    “因为……我也怕……”

    “怕什么?”

    “怕你成了仙,怕我再也抓不住了……”

    “我再也抓不住了……”他举着瓷杯,盯着前方的墓碑,喃喃的说着。

    她还是离开他了!

    微颤的双手,洒落了几滴茶液。

    愣愣的放下瓷杯。

    他公孙谋为了一个女人失魂落魄了多年,失魂落魄了多年哪!

    怅然若失的瞥向桌上他携来的一张图卷,匆地戾色满面。

    “大人,这就是您说的宿命铁证?”见他拿起图卷,尚涌忍不住好奇的问。

    “不是我说的,是水儿说的,也许是武则天说的。”

    “嗄?”尚涌听不明白,蹙着眉。

    “你不清楚,我也糊涂,要看看才晓得。”他薄淡的唇瓣不觉抿起,徐徐摊开纸卷后,不禁愀然变色。“《推背图》?”

    一旁的尚涌闻言也吃了一惊,探头往图上望了一眼。

    图上注明,第六十二幅推背图。

    “大人,公诸于世藏于深宫中的《推背图》只有六十幅,当年预言您与夫人姻缘的第六十一幅的出现,已教人惊讶,如今怎会又出现第六十二幅?”尚涌不解大惊。

    公孙谋也蹙起眉来,开始仔细观看起图像。

    图中绘着一名男子与一名女娃儿,男子手持孔雀羽扇,腰系铃铛型坠腰饰,风采夺目,眼露精光,却孤立于幽深峻岭之上;女娃儿笑嘻嘻,腰际系有环佩铃铛,一条紫色丝线缠着男子的手,咧嘴笑,男子状似又气又恼。

    图像下谶语——孤绝遗世,两代牵制;天下太平四十余。

    “大人……这是在说您吗?”尚涌嗫嚅的问。

    他犀目透凛。“真是天命?!”

    “是啊……大人,这真是神准无比,您如今孤绝于此,受着母女两代的牵制,您为了她们,再也走不出这座山顶,您的丰功伟业也从此消失于历史之中了。”尚涌愕然的说,想起当年要离开长安时,大人曾私下唤来史官,删去所有关于他的记载,难道,大人也有所感自己会有今日的结果?

    公孙谋不发一语,瞪着图卷,宿命铁证是吗……

    “大人,夫人怎么会有这张图?”尚涌好奇起它的来源。

    “……如果没记错,则天皇帝在死前曾召见过水儿,是那时候交给她的吧。”

    “可是为什么要交给夫人而不直接交给您呢?”

    “这东西若直接交给我,我这反骨性格必会有所反制,但若让水儿来制我,我必乖乖受缚,这宿命便是我挣脱不开的命运。”武则天早知道他的宿命,故意藏起图,计算了他一回,哼,这该能多少解一点她被他逼退含恨而终的怨恨吧。

    “原来如此……”

    “尚涌,你也随我困在这多年了,可曾后悔随我上山,断送前程?”他突然问起。

    尚涌想也不想的回答,“不后悔,属下就是因为随大人来到长白峻岭,才有机会娶得袁妞为妻,现在的我,既能伺候在您跟前,又有袁妞相陪,很幸福。”他远远已看到袁妞端着新鲜果子朝他们走来,忍不住露齿美满的笑了笑。

    “是吗……”目光望向妻子长居的所在地,蝴蝶飞舞,茉莉飘香,公孙谋深吸一口气,清隽双眸熠熠发光。

    惊天动地的兽吼声划破宁静的郁林,受到惊吓的群鸟纷纷冲飞而出。

    “爹爹,您快来看,林子里有两只白虎正斗得厉害,有趣极了,您可不要错过!”建造典雅精致的长廊走道上,一名十六岁的姑娘,迎面兴奋的奔来。

    放下自娱的棋奕,公孙谋黑潭般的眼睛闪烁着嗜血的光芒。“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会不会迟了?

    “正打得凶,谨儿要尚叔在那守着,别让两只虎给跑了,我是专程赶回来通知爹爹的。”少女娇喘喘,因疾跑而红咚咚的圆脸蛋,更显得与某人神似,唯独那双眼,晶灿灵精中带着顽邪……幼时的憨善不见了……

    “嗯,走吧!”男人持着不离身的孔雀羽扇,大步星移的前往血腥现场。

    到了那就见两只白虎已打得火热,厮杀的程度之激烈,几乎让两只珍贵的白虎都两败俱伤。

    公孙谋一赶到,便坐上尚涌早为他备好的“观战椅”。

    见主子看得专注,尚涌心想主子性子残佞,这不稀奇,但小主子也看得津津有味,这就……

    果真是父女啊!

    公孙谋原本专心观虎斗,但忽地精光犀锐的转向双眸闪亮、邪光四射的女儿,这娃儿六岁以前像她娘一样天真善良,六岁以后就逐渐像他了,拥有得天独厚的绝顶聪颖与……顽邪。

    她拥有他的一切遗传。

    他蓦地对白虎相斗的事不感兴趣了。

    “谨儿。”

    “嗯?什么事,爹爹?”她正瞧得精采,因为再不出须臾,其中一只白虎就要被击倒咬死了,多刺激啊!

    “你下山吧。”他突然说。

    “好——咦?您说什么?”听清楚他的话后,她吓得顾不得为那已胜利咬断对手喉头的虎儿欢呼,直接转头瞪着自己的亲爹。

    “你已经听得很清楚了,还要爹爹再说一次吗?”他不悦的淡眼瞪人。

    “可是……不成的,我答应爹爹要替娘陪您一辈子。”她讶异爹怎么突然有这想法?

    他噙着笑,笑里藏险。“爹爹想到一个比你这么陪伴还要有趣的事。”

    “什么事?”

    “你只要下山后,将你的所作所为鉅细靡遗地一一修书告诉爹,爹爹自然会乐趣无穷了。”他越发邪魅兴味。

    “咦?为什么?”公孙谨的小脸全皱在一起的思索着劣性的爹爹又想做什么。

    “你这娃儿的性子跟爹爹这么像,做的事能不精采吗?”

    她恍然大悟。“爹爹要我替您下山去搅和?”爹离不开娘,竟想出了这法子作怪。

    “你不愿意?”他斜睨她。

    慧黠的眼儿转了又转,公孙谨忽然对他绽开灿烂的娇笑。“爹爹要我四处见识见识,增广见闻自然是好事。”她眉弯眼笑,有趣,有趣的事儿来了!

    “嗯,说的好,你即刻下山吧。”他已迫不及待想知道女儿能代他闯出什么事来?

    “好!”她也兴奋不已,对头一回的冒险跃跃欲试。

    “等等。”他突然又叫住她。

    “爹爹还有事要交代?”

    “爹爹忘了告诉你,你不姓公孙,你姓李,你出世当日,现任皇帝玄宗也就是你堂兄,已御赐你为德贻公主,下山后,你可以恢复身分,也可以继续隐藏身分,都随你的便,但是遇有危险,尽管去找你的皇帝堂兄,他会帮你的。”

    “原来我还是位公主?”她极为诧异,从小便知爹爹的身分定为不凡,只是没想到原来还是位皇亲国戚,难怪爹爹平日……骄矜异常!

    “嗯,小心保存好你娘给你的环佩铃铛,有了它,无人敢欺负你的!”他含笑说,虽希望她下山为他找乐子,但也不禁为这心肝宝贝担心。

    她抚上从小就系在她腰间的精致坠饰。“好,谨儿会记住的。”

    【全书完】

    您好!您下载的小说来自 www.27txt.com 欢迎常去光顾哦!

    本站资源部分转载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请支持正版,版权归作者所有!

    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