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12

    煩,好歹還是回應了。

    櫻桃小嘴微的張開,錯愕的合不上,她第一次見到他會理睬她以外的人,難道是奇跡?

    顯然不是奇跡,因為老板隨即送上幾本冊子讓他翻看,說明了他們之間應該有著某種關系。

    她不想猜測,只是覺得有趣和驚訝,托腮觀看著他鎖著劍眉,一臉不耐煩的隨意翻了翻那小冊子又扔回給了老板,然後把老板直接揮手趕出去,接著開始他的用餐。不由得幹笑,這人,態度無比的惡劣,為什麼還會有人容忍得了他的存在?

    皇帝容忍他,是因為他的驚人統兵和戰爭能力。這個酒樓的老板容忍他,大概是因為下屬關系,而她容忍他又是因為什麼呢?

    喜歡麼?

    喜歡啊......安靜的,她垂下眼,看著面前褐色的茶水。是這樣一種感情讓她可以包容下一頭野獸,視他的殺戮天性為無物,視他的蠻橫霸道為理所當然,更加視他的攻擊野性為正常,一切的一切只因為喜歡。

    那他呢?他又是如何容忍她呢?

    皇帝容忍她,是因為她的好使好用,還因為想維持著皇恩浩大的假像,最近則多了個看中了她的身體的原因。其他人容忍她,是因為她的官高而且為人誠懇讓人感受不到虛偽。丞相府裏的仆人容忍她是因為她的他們的主子,妹妹容忍她,是因為她是妹妹的姐姐。

    而他呢?他又為什麼會容忍著她?

    從一開始救了他之後,就算她想再下殺手,他全然不放在眼裏,還找了個免費吃喝的窩賴在了她的臥室,後來呢?他擁有了她的身體,她的臣服,那麼他還想從她身上得到什麼呢?

    他又想從她身上得到什麼呢?還是只因為她免費又不會反抗?

    抬起銀色的美麗眼眸,她注視著他,這個狂妄自大,冷酷嗜血,不知人世情味,只喜歡殺戮的男人,他的眼裏,是怎樣的一個她呢?

    忽然有沖動想問他,他為什麼一直呆在她身邊,他是怎樣看她的,他......覺得她怎麼樣?

    正在大吃的他忽然抬起細美的血眸,鮮豔的眼似兩粒完美的紅寶石,濃豔的鮮紅血**滴。

    黑色的頭發短短的,在頭上亂七八糟的倒豎著,眉毛飛揚跋扈,鼻子直挺傲人,嘴唇菲薄好看,顴骨微高,面頰消瘦。他的身形是高健精壯的,渾身散發著狂野和煞氣,就算他有一張很英俊的面龐,也總是讓人不敢與他對望,遠遠的瞟他一眼,便渾身哆嗦著躲開去了。

    這樣一個男人啊......

    他那雙細長的紅眸裏是否有她的存在呢?那兩個小小的自己僅僅是倒影,或是還有著別的什麼呢?臉忽然熱了,只因為自己的胡思亂想,心微的酸了,只因為自己根本沒有那個資格去胡思亂想。

    他擰了擰眉,端起一盤青菜給她:"吃。"

    她無語的看著他面前的大魚大肉,再看看被擠兌到自己碗前的青菜素食,很緩慢的將已經往右邊看去,想什麼想咧?她在他眼裏的形象已經很明顯了,他是豹子,吃肉,而他不吃的草,由她解決就好了。

    忍不住噗嗤笑出來,至少她還是能有點作用嘛。

    對於她的笑來得莫名其妙,他只是揚了揚眉毛,繼續低下頭去吃吃吃。

    而她心情好了很多的夾起青菜送到嘴巴裏,知道此時的想法很愚蠢,她仍然覺得這青菜比以前吃過的任何都要好吃上百倍。

    完了,她墮落了!可為什麼這墮落的滋味是如此的美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