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154

    的他想起那时的喜悦都会忍不住抿出一抹微笑。只是那时候他没想到,越是狂喜就越是悲伤,从天堂到地狱不过一步之遥,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小梅花跑到未央宫,却发现他的珍珠美人不在了。

    小梅花突然想起今天是大美人的祭日,珍珠美人一定是去祭拜大美人了。

    小梅花不确定自己是要抱着仙果去大美人的陵前找珍珠美人,还是在这里等着。

    仙果不能落地,落地就没效果了。小梅花想了好一会儿,他还是决定在宫里等珍珠美人回来,免得一路奔跑让仙果坏了。

    从晨光初露到日上三竿,再到夕阳西下,小梅花守着仙果整整一天,他小心翼翼地护着仙果,只等珍珠美人回来。哪想到,当太阳收起了它最后一缕光线时,噩耗传来:皇帝驾崩了!

    小梅花错愕地看着眼前不断奔走的宫人,他竟无法明白,为什么,为什么昨天还安静躺在床上的珍珠美人突然就消失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珍珠美人只是去祭拜大美人啊,他并不是要去找大美人啊!为什么,为什么仙果明明都有了,他却不回来,为什么自己等了一天,等来的却是……

    “珍珠美人……珍珠美人……你、你为什么不回来……我在等你啊,小梅花在等你啊……小梅花已经把仙果种出来了,为什么你不回来了……珍珠美人……”

    仙果落地了,化作一滩水,渐渐的,消失了,不见了。

    小狐狸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原地出现了一个光裸的美少年。

    小梅花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五个指头,那样漂亮的人类的手掌。

    小梅花知道,自己的尘缘结束了,因为尘世里那个唯一羁绊着他的人已经离开了。

    六百年修行只为和他擦肩而过,他走了,他的修行也就圆满了。

    可是、可是……

    “珍珠美人,我宁愿一直做你的小梅花啊。”

    念水轻轻抚摸仙草鲜红的嫩叶,顿了顿,挥挥手,一面水镜浮现在虚空之中,念水对着水镜轻声念了一段咒文,那水镜里慢慢浮现了两个少年的身影,这两个少年长得一模一样,分明是对双胞胎,只是其中一个抱着另外一个亲个不停,一点也不像普通兄弟之间会做的亲密。

    念水看一眼不由得咬牙道:“混蛋美人,又趁我不在偷吃我的珍珠美人!”

    念水一跺脚,水镜一散,他也消失在了白玉宫殿里。

    “珍珠美人,我来了!这一世我可不会让你被混蛋美人抢走了!”

    于是,一千年后,狐仙念水下凡了。

    128、一个梦

    话说玄澈小的时候,某天晚上,玄沐羽寂寞难耐,终于按压不住兽性,翻窗进入玄澈的寝室,因为玄沐羽太久没做过这种龌龊的事情了,动作有些随意,不小心踢翻了一个花盆,好在玄沐羽一个倒挂金钩捞住了,但抬眼的时候却发现面前站着一个人——森耶!

    森耶惊愕地看着这位面露凶光的皇帝,心里却十分疑惑皇帝为什么半夜三更在太子寝室外玩杂耍?

    玄沐羽本想杀人灭口,但转念想到玄澈十分宠信森耶,如果他杀了森耶,恐怕他的小澈澈会炸毛,虽然是很想看小澈澈炸毛的样子——那一定很可爱,不过出于长远考虑,玄沐羽还是忍住了。

    玄沐羽瞪了一眼森耶,以目光示意:你要是敢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朕就杀了你!

    玄沐羽将花盆扔给了森耶,他自己则翻窗进入了玄澈的房间。

    森耶捧着花盆在窗外发呆:“陛下他怎么了?”

    森耶愣了很久,终于还是好奇地探头看去,却看到皇帝陛下点了太子的昏睡穴,然后——

    嗷呜呜呜~~~~~~~

    吻、吻、皇帝吻了太子?!!!

    森耶石化了。

    虽然玄沐羽将玄澈点了昏睡穴,只是将他的身体吻了个遍,没有更加深入,也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但这不代表玄澈完全没感觉。

    事实上第二天早晨玄澈起来的时候郁闷,他皱着眉头闷闷地发了好一会儿的呆,小狐狸跳到他手上,玄澈看着小梅花光亮鲜红的皮毛,他的心情稍稍好了一点,忍不住逗逗小梅花:“小狐狸,你有名字吗?”

    玄澈本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小狐狸真的有名字,而且它还会写!

    玄澈很惊讶,但转念想想,自己都能穿越了还有什么不可以吗?

    和小梅花玩耍过,玄澈又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感觉,不由得又开始发闷。

    这时玄沐羽来了。

    玄沐羽还沉醉在昨晚的小小亲密里,看到玄澈在发愣,便喜滋滋地上前笑问道:“澈儿,在想什么呢?”

    “呃……参见父皇。”玄澈起身行礼,对于玄沐羽的问话却没有回答。

    玄沐羽却又问:“怎么了,看你似乎闷闷不乐的。”

    玄澈迟疑了一下,才说:“没什么……只是,儿臣昨晚做了一个梦。”

    玄沐羽心里一跳:难道被发现了?

    玄沐羽状似好奇地凑上前来问:“什么梦?”

    “呃……”玄澈有些窘迫地说,“梦到……梦到一条狗一直舔我,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

    这晚过后,玄沐羽再也没有翻入玄澈屋中做什么不轨之事了,而关于玄澈那个梦的真相,也成为玄沐羽心中一个小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