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55

    ,而他则是第一次用这样的目光,这样正视的看着自己的父母。

    “她说,”林风眼底的泪水终于无声无息流下面颊,“她还爱你。”

    林风到底没有跟着陈荣离开,临走的时候罗冀在门口等他,看到他和父亲说了几句话,然后摇摇头,拒绝了父亲的什么建议,然后向自己走来。

    在车上罗冀终于没能控制住自己,忍不住问:“你父亲想带你走?”

    “我跟他说我要跟你回去。”

    罗冀有那么几秒钟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跟你回去!”

    罗冀猛地扭过头去看他,林风神情安然,一动不动的望着窗外。

    “……你不是说一看到我就觉得恶心吗?”

    “是啊。”

    “还有一看到我就想起我有多么可恶?”

    “是啊。”

    “那你还……”

    “嗯,因为你那天有一句话说得很对,后来我想了一下,的确应该是那样,”林风吸了吸鼻子,回过头,扬起下巴,“像你这样又离过婚、又这么老了的老男人,能有人要就已经谢天谢地了,所以高高在上的那个人就应该是我嘛。连我这么优秀的人都屈尊纡贵的要你了,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罗冀张大嘴巴,直觉这番道理很诡异,但是具体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

    “而且你照顾得我很好,当牛做马,任劳任怨。”小林少爷伸手去大力拍打罗冀的肩,“请继续这样保持下去。”

    “……”罗冀说:“等等……”

    “再说,如果哪一天你背叛我了,我还有父亲在呢,大不了揍你一顿然后拍拍手走人。”林风威胁性的挥了挥拳头,“现在我跟以前不同了,可不是非你不可了,所以你搞外遇的时候小心点!”

    罗冀张了张口:“……你该不会是想说现在你有娘家了吧?”

    林风看他一眼,一拳挥过,轰隆一声巨响,车门上凹下去四个清晰的关节印。

    “……”罗冀沉默半晌,缓慢而危险的摇头:“臭小子,其他事可以由着你,只有一件事的上下位置不能搞混淆。”

    “啊,什么事?”

    车在大门前戛然停下,罗冀瞄了林风一眼,突然一脚踹开车门,猛地把林风扛起来摔到肩上,就跟扛一口袋面粉一样大步往楼上走。

    面粉还尖叫着挣扎:“慢一点!轻一点!啊!头好晕!”

    罗冀顺脚踢上卧室的门,把林风往床上一扔,然后慢条斯理的解开领带、捋起袖子,跨坐在林风身上,“——就是这件事。”

    林风脑海中警钟狂响,呆愣两秒钟,爬起来就往外溜。

    罗冀拎着脖子把他抓回来,按倒在床上:“往哪儿跑?”

    “跟我爸爸回去!”

    “没事别回娘家。”

    林风看着身上越来越少的纺织品:“这还叫没事吗?!”

    “好了,好了,”罗冀亲吻着他的脖子,含混不清的道,“已经是我在你面前唯一一件保证地位的事了,你就乖点吧,啊。”

    在家庭生活的主动权中,林风同学取得了百分之九十九的绝对地位,偏偏在最关键的那件事上屈居下风,不得不说是战略上的巨大失误。

    小林教官,你真是白混了这么多年!

    而罗冀在签署了一系列丧权辱国条约之后,终于在关键问题上保住了主动的地位。罗家长深觉威风凛凛,可喜可贺。

    “你不要太得意了!”小林教官一边哽咽着一边喘息,“我还没说原谅你了呢!你还在我的仇人名单上呢!”

    “是是是,”罗冀只得亲吻着哄他,“我还是阶级敌人,现在正努力改过自新,被你这个小祖宗留用察看,是吧?”

    林风在床上的关键问题中一败涂地,带着哭腔没什么气势的警告:“你知道就好!……哎呀,轻点,小心我一会儿揍你!……等我下床以后真的揍你哦!……”

    ……虽然是以残忍的背叛作为开场,但是雨季中的人们在泥泞中摸索着,慢慢找出了一条通向晴天的路。

    没有哪一个雨季是永远不能结束的。总有雨停放晴的那一天,也总有回归到初始的爱。人心经历过背叛,并不意味着再也回不到过去;在雨中迷失了道路的人,说不定也能找回曾经拉住过自己的手。

    以背叛为初始,却未必一定要以背叛为结局。

    两个人之间的爱是这么复杂的东西,虽然磕磕绊绊的,但也许会一直这样走下去,直到永远也说不定呢。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