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19

    />

    相貌平凡怎么样,他喜欢就好,身材走样了怎么样,他心疼就好,不是窝里草了怎么样,他还爱吃就好。

    林家小子满月了。好像他们工作的大厦里的人都来了,因为他们这种比较奇怪的婚姻组合,结果好多当初制造八卦或者散播八卦的人都自认为自己是媒人,然后壮壮就多了N个干妈。

    还好干爹这个位置被张东洛蛮横地霸占,而且不许人跟他分享。理由是他曾经很多次保护干儿子免受他不良老爸的骚扰,半天才听明白什么意思的林朗马上打破他不再欺负张东洛的誓言,一脚把他踹到桌子下面。

    任成飞带着萧若也来了,结果他只看了一眼就万分嫉妒拖着恋恋不舍的萧若离开了。他也想要孩子,可是那个变态的孟飞虎说,除非让他随时监测他们的身体,以完成他对人类胚胎如何受精发育的研究,否则就让他一辈子不能再起雄风。可恨呢,不过看了那个可爱的孩子,他估计也要去找那个变态医生谈条件了吧。

    兔子爱吃窝边草那叶 正文 第68章

    章节字数:1129 更新时间:08-12-25 20:58

    张绵绵和林爽真的送了一张一年份尿片的提货单,真是最实用的贺礼。不过两人送得哀怨,林朗指使吴菁菁真的差点把他们闹分了,结果没办法只好给瘟神送大礼花钱消灾了。

    由于来的客人比当初他们结婚来的人还多,结果酒店太拥挤只好在花园里摆上露天的几桌。然后就有个女人偷偷去挖坑想下面条,结果被酒店警卫抓住以为是同行派来专门破坏草皮的。又好气又好笑的老公只好承诺以后一定经常全家去野餐,这才安抚了她。条件是要给他下一碗面,他还耿耿于怀当初没吃到的面条。

    苏明小收红包收到手软,更别说其他小孩子的用品,儿子至少在一岁前都花不了一他们个子儿了,而且还可以开店寄卖。她比较喜欢是好多可爱的玩偶,林朗本来说太多了送别人几个的,因为看她实在喜欢就决定把家里改出个游戏间,然后这些玩偶消毒以后就丢进去,让她和儿子一起玩。

    客人散了以后,苏林两家族就带着小壮壮去照过满月照,然后一家人杀到小夫妻的爱窝。这时候大家才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们叫了这个小子一个月的壮壮,但是居然没给他起正式的名字。

    “叫林建国。”严谨的公公如此说。

    “太土了,叫林安家。”婆婆的品位和公公也差不多,到底是一个床上的人。

    “叫林壮壮不就行了。”丈母娘是个懒人,难怪养出个这么个女儿。

    “都不好,我看叫……”怕老婆的老丈人在老婆眼中自动消音。

    最后还是林家长子笑道:“还是叫他们夫妻俩起吧。”

    林朗沉思半天开口:“叫林小明吧。”他就是觉得这个名字好亲切。

    不要!众人全部否定。

    只见小妈妈很兴奋地喊:“我来起我来起,叫林平地……不好听,就叫林波澜吧,波澜壮阔很有气势啊。”

    林朗斜眼看着她,她现在还念念不忘她的“平地起波澜”。

    苏母狠狠给她一个爆栗,“小时候给你起叫名字叫苏明晓,多好看多好听,第一天上学前班就迟到,放学哭着回来要改名,说人家丁小小的名字不怕被老师罚写名字非要把日尧晓改成大小的小。搞得人家都以为我不会起名字,把苏小明起成苏明小!结果你真的迟到那么多年被罚写了那么多年名字,真不知道改名字是对还是错了。现在你当妈了,给我外孙起这么难写的名字,想死啊!”说完又要来一爆栗。

    林朗连忙护住老婆,她够笨了,再被敲便更笨,他不是又要养儿子又要养女儿。

    “手下留人,岳母且听我说,鉴于儿子至少还要和我们生活十几年,所以从小磨练他的耐性和意志是必要的,所以这个名字起得很好。”古人云: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先劳其心志,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然后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儿子,为了你能顺利地活到十八岁而不被你妈搞疯,多练练字学学忍耐的本事吧。

    兔子爱吃窝边草那叶 正文 第69章

    章节字数:1831 更新时间:09-02-13 13:40

    大家同情地看着在母亲怀里笑得不知死活的林波澜,唉!那个波澜的“澜”几画来着?

    六年后

    放学回家的林波澜哭得眼泪一把地扑到看报纸的老爸怀里,背后是一脸不好意思的母亲。

    抱起儿子,把老婆拉到身边坐着。林朗挑眉看向老婆,怎么回事?第一天上课就这样子啊。

    “爸爸,给人家改名字啦。”林波澜哀痛不已。今天第一天上课,本来他要求老爸送他去,但是老妈非要尝试小说里送子上学的感觉,路上却吐个没完,害得心疼老婆的老爸把他忘记了,结果明明提前出门还是迟到。

    迟到没什么,老师却要罚他写名字一百遍。旁边王小兰一会就写好了,可怜他边哭边写了一个上午。

    林朗听完后瞄了下心虚的老婆,当年起名字就知道会这样了。

    “那你说怎么改啊?”

    “我要跟王小兰一样,把我那个十五画的‘澜’换成她那个五画的‘兰’,好不好啊,爸爸。”

    儿子一脸期待地主张,可见思索很久了。老婆也拼命点头,想弥补地全力支持儿子。

    那就不就是林波兰了?!还挪威呢。林朗无可奈何地看着眼前两双晶亮的眼睛。不管了,是男人就要承受自己行为的后果,十年后看他还喜欢不喜欢自己改的名字。

    “好,不过我有个要求。以后有人问起你的名字,一定要注明帮你起名字的是你老妈。”

    “……”

    这是我第一本现代稿的浪漫小说,当初真的是想写一个很理性很感性很知性的白领丽人,就像我这样的。

    人家叶子我啊,早在七岁的时候就感慨过,“我真是太成熟了,我都受不了我自己。”

    这么成熟的人怎么可能写不出来个成熟的女人呢,我就很努力地以自己为范本写了下去。偶租的小屋有个很可爱的大一的学弟。他喜欢半夜看,我喜欢半夜写书。然后就把写了一半的稿子给他看,结果是他笑得在床上打滚。

    咦?我写的是搞笑小说吗?不至于吧,难道你不觉得女猪关于婚姻那方面的理论很深沉很有想法吗?你不觉得她关于恋爱那方面的辨证剖析很精辟很独到吗?

    学弟一本正经地问:“你是不是看过你《读者》上关于美国逻辑专家劝公民服兵役的那个文章?”

    什……什么?我研究多年的终极秘籍原来你也有看啊,我一直都当压箱底的杀手锏的!

    学弟压根不知道那个女猪就是我,继续大放厥词,她是一个被残酷的婚姻现实谋杀掉勇气,又被浪漫的小说勾出对爱情和婚姻的贪婪之心的女人,所以她是不正常的、是变态的、是畸形的……所以我就给了他一拳让他成为这个变态手下的第一个受害者。

    可是随着继续写下去,连我自己都汗颜自己的不正常。没错,女猪完全是我的化身,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受得了,所以我要创造一个完美的好男人给我……的女猪。

    因此本来只是个办公室里很平凡的两个成年人的爱情故事,最后却成了一本搞笑小说,我其实是很郁闷的,第一次颠覆了自己二十多年来的信念:难道我其实真的是变态的?

    里面关于女猪怀孕的事情是真实的,我真的知道一个这么白痴的孕妇,肚子疼了半夜,还叫老公下碗面给她,以为是饿了,甚至还是坐在马桶上吃的。笑她笨蛋的时候,她就告诉了我还有个比她还笨的孕妇,以为老公跟她亲热就可以缓解肚子的酸涨。真是乌龟笑王八。

    因为大哥的女儿三岁了,一直想给她写几个短篇做特写,结果因为懒,一直没实现,以后尽量在书里帮她写了。关于孕妇真的是很伟大的,我看到她们怀孕七个月的样子就。。。。。。

    脸发青,肚子真的好大啊。又因为身边好几个女人都怀孕生孩子,所以对孕妇就比较了解,忍不住多写了些。

    看到自己身边的女人一个个都想不开地结婚生子,叶子其实很失落。为什么大家都想不开呢,结婚有什么好的?而叶子还在为自己被延毕的毕业证努力,人家连初恋都没有,呜呜呜呜——

    我是真的晕车,所以我的爱好就是呆在屋子里,不是我不向往外面的生活,事实上我要女猪忍半个小时再吐是怕男猪受不了她,我其实是超过五分钟就会反胃的,有次居然连续坐了六个小时的车,到地点的时候真的是胆汁都吐完了,人也昏昏沉沉像六魂出窍一样。所以我压根不敢尝试轮船和飞机。某段时间我甚至严重到看到汽车汽油等字都会干呕,可怜的女人啊!

    最后,本来因为嫉妒女猪想叫他老公出轨一次,但是在男猪扬言要罢演的分上只好作罢,嫉妒心很强的叶子经常会很变态地给男女猪一些折磨,好要他们痛苦痛苦再痛苦,呜——哈哈哈哈,我就会很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