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骡马牛羊

    天才壹秒記住『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此刻正是午休时间,我直奔教师公寓而去,汤贝贝这么整让我觉得很难受,我要当面问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走到汤贝贝宿舍,我掏出钥匙插在钥匙孔里,然后轻轻扭动。

    并没有听到想象中的开门声,我的心突然凉到谷底,低头一看,汤贝贝竟然把门锁给换掉了。

    看着那把崭新的门锁,我异常愤怒,直接用力拍在门上,发出重重的响声。

    “谁啊?”里面传来汤贝贝疑惑的声音。

    “我。”我很不耐烦地回答道。

    “你是谁呀?”

    “罗阳。”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什么骡马牛羊的,还请你离开。”屋里传出汤贝贝厌烦的声音,只不过她说话声音很低沉。

    听着她的声音,我焦急地敲着门,说:“贝贝,你把门打开好吗?”

    “不好意思,这个时间段我在休息,你有什么问题请下午到办公室问吧。”汤贝贝一丝情面不留的说道。

    “到底是为什么,你突然对我变得这么冷漠?”我同样在心里寻找着原因,本来我们好好的,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汤贝贝在屋里轻哼一声,说道:“这个问题应该问你自己?”

    “难道是因为我撞破你那个啥吗?”我好奇地问道,她那么浪还害怕这个。

    “……”汤贝贝没有任何回应。

    “还是因为我当着其他女人的面推到你?”我尝试着再次问道,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为什么生气,甚至连个解释的方向都没有。

    顿了许久,屋里的汤贝贝才回应道:“罗阳,我不知道你竟然喜欢夜店里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现在的你我真的有些看不清楚,所以我们还是保持正常的师生关系吧。”

    保持正常的师生关系?我听着她冠冕堂皇的理由真的很想笑,自嘲的说道:“你果真是因为那个女人的事情在生气。”

    “你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我只不过说她水性杨花,跟你又没关系。”汤贝贝冷笑着说道。

    听着她张嘴闭嘴都是水性杨花,我心里不禁生出一股怒气,骂道:“说别人水性杨花,你不也是吗?在我看来,人家至少敢面对现实,而你就是个虚伪的婊子罢了。”

    “你说谁婊子呢?”听到我的话,汤贝贝彻底急眼,说:“请你说话注意言辞,不然我要告你诽谤!”

    “诽谤?”我气急反笑地说道:“你尽管去告呀,恐怕我说的都是事实,而你心虚的不敢去告吧。”

    被我语言刺激的实在受不了,汤贝贝霍地把门打开,然后伸出食指指着我的鼻子说道:“姓罗的,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

    我不客气地啪掉她的手,然后讽刺着说道:“证据,还需要证据吗?你的那些丑事,早就弄得满城风雨。”

    “丑事?你才有丑事呢!”汤贝贝气的酥胸直颤,脸都被我气成青色的。

    我干笑一声,将憋在心里许久的话说出来:“靠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去傍大款,还看着身体上位,你说你到底恶不恶心?你……”

    “啪!”我话还没说完,汤贝贝直接重重甩我一个巴掌,嘶吼道:“你滚!”

    “我凭什么滚,这里又不是……”

    话还没说完,汤贝贝又重重给我一个巴掌。

    我感受着脸蛋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心里怒火中烧,然后继续骂道:“贱货,婊子……”

    “你滚!”汤贝贝疯狂的嘶吼着,要把我推离她宿舍门口。

    我比汤贝贝体重要多许多,再加上昨天她脸刚刚扭过,没把我推走反而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发出重重的响声。

    一见到这种情况,我就不由自主地想去扶她,结果汤贝贝直接冲我吐口水,骂道:“滚,我才不要你这种腌臜碰我。”

    “切,谁乐意碰你,你不过就是个隐藏在社会当中的小姐罢了,我花钱就能玩到,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躲开她吐出的口水,然后嘲讽地说道。

    “噗~”刚刚躲开一口,没想到她又吐出一口,不偏不倚正好吐在我额头上面。

    我想我当时的脸色恐怕比猪肝还要难看,好在她吐的是口水和津液而不是浓痰,不然的话我非得要她好看。

    “你有种再吐一口,我……”

    话没说完,汤贝贝又冲我吐出一口口水,不偏不倚还是吐在我的额头上。我当时真想揪住她好好问问,这一招是不是专门为了对付我而练习的?

    吐完这一口,汤贝贝慢慢想宿舍里面爬去,我看她穿着裤袜的双腿跪在地上,心里很不是滋味,想要过去扶她一把,结果被她狠心推开。

    她推开我的那一瞬间,我面如死灰,心直接沉到谷底,就那么眼睁睁看着她爬进宿舍,重重的将门摔上。

    我伸出的手僵在半空,嘴角微微张开却吐字无声,半晌我才微微转过身,一步一步向外面走去。

    我曾经憧憬的一切,就就这样结束了吗?我不甘心,刚刚走出教师公寓的我身体一个踉跄,然后重重咳出一口鲜血。

    我看着手心里的那一抹鲜红,迈着虚弱的步伐缓缓向教室走去。

    教学楼此刻空荡荡的,我径直回到教室,趴在我的座位上呼呼大睡,这一刻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疲惫,仿佛只有睡着后,我才能静下心来。

    不知睡了有多久,我被人推搡醒来,睁开眼一看,是于馨站在我身边,一脸奇怪地看着我说道:“罗阳,真的是你呀?我还以为眼花了呢,你可好久没来上课了呢。”

    我看着扎着马尾辫的于馨,微微笑道:“前段时间家里有些事情,一直在忙,直到今天才来上课。”

    于馨来的挺早的,她向来有早到教室的习惯,现在教室里面只有我们两个,她放的比较开,就说:“嗯呐~还有,昨天班主任还来教室问你来没来,还以联系你为借口把吴越手机给没收了呢。”

    “啥?”我看着于馨,直接站起来说道:“班主任什么时候没收地瓜手机的?”

    最@新%章k节上we酷ki匠~网$《

    “就是昨天下午活动课呀,当时吴越正在看小说,班主任进来后应该没发现,还是强行把手机给没收掉,说是用来联系你的,但后来也没还给吴越。”于馨眨眨眼说道,很奇怪我刚刚的反应。

    “下午没收的。”我自言自语地说道,如果真如于馨所说的话,昨天和我聊天的就不是地瓜本人,而是汤贝贝。因为“地瓜”微信和我聊天的时候,三中已经开始上晚自习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觉得有些可笑,和地瓜相处这么长时间,我竟然把地瓜的秉性都给忘掉,他那种见女孩都会脸红的人,怎么可能说出要和我一起去把妹的话呢?可能当时我心情有些糟糕,就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当然,这些都不是我最纠结的,我在想汤贝贝是把自己看成那种角色去找我的?班主任?朋友?情人?我实在想不清楚,觉得心里乱糟糟的。

    “唔?你手上怎么有血迹?”教室里没有别的同学,于馨直接抓起我的手问道。

    “没什么,可能是刚刚流鼻血忘记洗手了吧。”我下意识地收回我的手,记忆中我和于馨并没有太多亲密的行为。

    见我把手收回去,于馨红着脸说道:“罗阳,你不是还说过要请我出去玩吗?”

    唔?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可于馨不是那种空口说白话的人,我仔细回想这个细节,突然想起于馨突然把我叫出教室质问我和韩诗雨关系那天,我好像真的说过要请她玩的话,于是当即拍着脑门说道:“哎呀,最近事情太多都给忙忘掉了,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看你这么长时间没来上课,想必肯定有很忙的事情要做,我很欣赏忙碌事业的男人哟。”于馨很大方的说道,没有任何不满的表情。

    我很感激她的理解,就说:“这样,等我消停下来,一定会请你出去玩。”

    “嗯。”于馨乖巧的点点头。

    又闲聊几句,班里陆陆续续有同学进来,于馨怕影响不好,就没再在我这里待着,而是回到自己座位预习功课。

    我看着于馨一脸认真的模样,有些钦佩她的毅力,我从小就对书本不感冒,觉得里面讲的都是绣花枕头没什么实际用处。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