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苏倦言也不答话,只是长吁了一口气,道:「如今,我又有什麽可选择的余地?」

    苗族鄢澜公主,在他心目中不及千细细三分之一,更不敌金璃汐的十分之一,但情势所迫,他还是勉强能接受的。

    「你总算说了句像样的话。」万萌萌道:「也不枉费细细的心都系在你身上。」说着,她站了起来,道:「等细细解脱桎梏的那一天,我希望你能给她一个满意的交代。」

    苏倦言见着冷若冰霜的万萌萌,倒不敢说话,只是闷头坐着,他看着自己衣摆上的茶花绣样,毫无徵兆地,他的心突然刺痛了一下。

    苏倦言抬头,望着已经开始下起雨来的窗户外,心中涌上一丝怅惘,有时,人真的不能做错事,错了一步,永世便不得翻身。

    回首来时路,他苏倦言已经错了太多了,唯一没有做错的,便是当初爱上金璃汐的那一刻,但时光不能重头,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他不敢奢望将来有一天,她还能再回到他身边,但是,他的心中又带有一丝期翼,明知是奢望,他也要去索求。而这些慾望实现的根本,就在於手握权力,有了权势,他所想要的必定会实现。

    苏倦言站起身来,抖落了方才一时的颓废,也拂落了他衣摆下精致的绣茶花,那美丽的图样一闪而过,便消隐在苏倦言腿侧边。

    苏倦言回答着万萌萌:「以後的事,我自会给细细一个交代,如今我们比较棘手的是,假若璃汐不愿意与我们合作,我们就不好向秦穆阳交代,我想,不如……」苏倦言摸着下巴,似乎下了决心一般,道:「不如就同意秦大人提出的第二个条件。」

    万萌萌看着苏倦言,半晌,才徐徐道:「你又想第二次送她进秦府吗?」

    苏倦言的脸上有过一丝羞惭,但很快便面无表情,「与其让她和蓝远铮在一起厮混,不如送她去秦大人府中,早晚有一天,我会把她再夺回来的。」

    万萌萌瞠目结舌地看了苏倦言半晌,才道:「你……你真是好人,苏倦言,你厉害!佩服!」万萌萌说着话,後脊背却觉得有点发凉。

    假如她是金璃汐,她一定宁可跟着蓝远铮当山寨蛮夷,也不会去跟眼前这个毫无一点人情的苏倦言,在这一刻,万萌萌开始有点同情金璃汐了,她曾经爱过的,是个怎样的男人啊?

    不过,即使心中有些对金璃汐的同情,万萌萌还是叹了一口气道:「就按你的方法去试试吧。」

    清晨,雨过天晴,空气中带着潮湿的清爽,还混着泥土草木的气息。

    金璃汐缓步走到窗前,推开紧闭的窗子,让清新的空气充溢到屋子里来,她迎着风,深深吸进了一口气,她的腰忽然一紧,一双有力的臂膀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蓝远铮带着热息的身体紧贴着她,他在她耳边道:「这麽早就起来了?」

    金璃汐颔首,没有说出自己是因为忧虑而失眠一整夜,她向後靠在了蓝远铮的怀抱里,觉得自己全身慵懒无力,她闭着有点浮胀的眼,承接着蓝远铮温柔地亲吻。

    「现在马帮的事处理得如何了?」金璃汐抬起眼,转过身,用手捂住蓝远铮的唇,不让他再挑弄她,她认真地问着他。

    蓝远铮一怔,但随後一笑,道:「你别操心那麽多了,事情我和祝酒祭司已经在着手处理,应该很快便有眉目了。」

    「需要赔偿的数目要很多吗?」金璃汐问着蓝远铮。

    蓝远铮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如今不仅是要赔偿三倍的价钱,更主要的是现在市面上早已没有我们想要的春茶,最近一阵子,据说普洱城里的茶叶都被抢购一空,我们就算想要茶叶,也要等今年的秋季了。」蓝远铮蹙眉道。

    「为何这麽凑巧?」金璃汐问着蓝远铮,「是有人故意的吗?」

    蓝远铮抬眼看着金璃汐,道:「你别操心那麽多了,好好休养,由我处理就好了,你看,这几日我无暇照看你,你就这麽苍白憔悴了。」说着,他怜惜地将金璃汐拥在怀中。

    「我让厨房给你炖点补品来吧?」蓝远铮低声道。

    「不用了,忙你的事要紧。」金璃汐拉起蓝远铮的大手,贴在自己的脸上,低声说道。

    蓝远铮粗糙的掌心触碰到金璃汐嫩若花瓣的俏脸,手中光滑如水的触感让他有点沉迷,他轻抚着她,怀中将她拥得更紧。

    「小汐儿。」蓝远铮低柔地唤着金璃汐,低下头,想亲吻金璃汐的红唇。

    但金璃汐却掩住了他的唇,她看着他道:「远铮,其实我们苗王寨地处高山地带,气候适宜,土壤肥沃,与普洱的地理环境是差不多的,但普洱城却是有名的茶叶之乡,而我们苗王寨却并无什麽特色的种植物。」

    蓝远铮闻言,饶有兴致地含笑看着金璃汐道:「你有什麽想法,说来听听。」

    金璃汐微微红着脸,道:「我跟娘亲以前也栽种过茶叶与药材,在这方面懂得一些皮毛。这次茶叶被劫,无处买茶,也让我想到,假如我们苗王寨也能出产好茶,就不用四处求人了,不仅可以自用,多余的也可以出售,用来盈利。」

    「此时是春茶结束後的初夏时段,正好可以进行茶园的开耕与移栽,我想……」金璃汐说着话,转过脸,却发觉蓝远铮正用赞赏的目光看着她,她红了脸,连忙收了声。

    「你说得很对,继续讲下去。」蓝远铮鼓励着金璃汐,道:「这件事,你若是有闲暇的话,可以着手进行,我叫人来帮你。」

    见蓝远铮这麽快便毫无异义地同意了她的提议,金璃汐有点出乎预料,她看着他,有点口吃道:「你……你不斟酌一下吗?」

    「斟酌什麽,你的想法其实我很早以前也想过,不过因为没有合适的人才再加上我琐事太多,才搁置一边的,你若是有兴趣,可以去做,我派人供你差遣,你又为我们苗家人做了一件好事。」

    「我,我……」金璃汐站着不知说什麽。

    蓝远铮爱怜地捏捏她俏挺的鼻子,笑道:「想做什麽便去做吧。」说着,他回身穿上外袍,束好腰带。

    金璃汐跟在他身後问他:「你要出门去吗?」

    蓝远铮回首,点头道:「我和祝酒要出门去一趟,很快就回来。」附近没有茶叶,他和祝酒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到更远的地方去寻找货源。

    金璃汐不语,半晌,才轻轻道:「那你出门要小心。」

    蓝远铮笑着答应了,尽管心里焦躁,但他还是不想让金璃汐看出他的心思,免得她为他担心。

    见着蓝远铮穿戴整齐,就要出门去,金璃汐在门边叫住了蓝远铮:「远铮。」在这一刻,金璃汐想将万萌萌与秦大人的阴谋向蓝远铮合盘托出。

    「怎麽了?」蓝远铮回过头来,问着金璃汐。

    「没,没什麽。」金璃汐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她怕蓝远铮知道真相後,依他的脾气,反而会将事情闹得不可收拾。

    蓝远铮远远看着金璃汐,道:「多注意保重自己的身体。」

    金璃汐答应了,望着蓝远铮远去的高大背影,她暗暗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