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就在金璃汐拚命扭动着身体,僵硬的身体开始软化的那一瞬间,蓝远铮的胀大坚硬已经猛地挺进她的身体深处,尽根没入。

    「啊……」金璃汐低叫了一声,她的身体一僵,睁着受惊吓的如水眼眸,看着蓝远铮,拚命想挣开他的桎梏,他全身都压在她身上,沉重得根本就推不开。

    「不……出……出去……」金璃汐用双手撑在蓝远铮的胸膛上,想叫他与她分开,但蓝远铮用大手揽着她盈盈一握的纤腰,挺动下身已经开始缓缓**起来。

    她软滑得不可思议,他在她身体深处,他下身的慾望如啜饮着香醇的温暖花蜜,在不由自主地抽拉,贪婪地汲取带动,慢慢引出了她神秘花园里湿滑的蜜液。

    蓝远铮舒服惬意地不住呻吟,那张俊脸因为慾望而涨得通红。

    尽管火热的情慾让他神智渐失,但蓝远铮还是顾虑到了金璃汐是初承春泽,她娇嫩的身体抵挡不住他太狂野的肆虐。

    因此他还是强忍着想奋勇驰骋的冲动,他撑起下身,挺动着精壮的腰臀,一深一浅,富有规律地在她紧窒的甬道里缓缓律动着,他和她贴合得紧密无缝。

    蓝远铮俯瞰在金璃汐的上方,看着她柔发散乱,脸颊酡红,光裸的身体仰躺在如毯黄花上,显得那麽晶莹剔透。

    嫩绿的油菜花枝杆饱含着浆汁,被压折後渗出了淡绿的汁液,带着淡淡的植物清香,在蓝远铮的眼里,金璃汐如同一颗也灌满了甜美浆汁的浆果,正等待着他去采撷与品嚐,他怎麽也爱不够她。

    随着蓝远铮的撞击耸动,带动着金璃汐纤柔腰肢的娇颤,她那对饱满高耸的**也跟着晃动,洁白浑圆的山丘上,粉红小巧的蓓蕾如同雪地上的红梅,嵌在如玉的胸脯上,晃动出最动人最魅惑风姿,诱发他狂野与激狂的掠夺。

    「不,不……」金璃汐无力地喘息,但她的话语到了嘴边却成了破碎的低吟声。

    醉酒那晚和蓝远铮在一起的画面金璃汐已没什麽印象了,眼下蓝远铮对她所进行的亲密行为让她又羞又惊又怕,她只能以纤纤玉手紧抵着蓝远铮的厚实胸膛,努力推拒着他在她身体最深处的不断膨胀的慾望。

    蓝远铮坚挺的慾望如一把烧红的烙铁,从金璃汐最不设防、最脆弱的地方一直烙到了她身体最深处,让她颤栗,喘息。

    金璃汐的双手被蓝远铮一把拉起,攀住他宽阔的肩背上,她的纤纤玉手触碰到他肩头那条凹凸不平的伤疤上,她的手一缩。

    蓝远铮握住了她发颤的小手,低头贴住她的红唇,低声道:「小汐儿,让我好好要你。」

    金璃汐转动着头,避开蓝远铮灼热的呼吸,她颤声求他道,「蓝远铮……求你,求你放过我……」

    「到了这个时候,你竟还想着离开我?」蓝远铮俊脸一沉,他捏起了金璃汐的下巴,声音恼怒中带着沙哑,道:「你还是忘记不了那该死的苏倦言吗?你休想再和他在一起,这辈子,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永远都只能有我这个男人!」蓝远铮蹙起剑眉,惩罚性地猛然加快了他冲刺撞击的速度。

    承受着蓝远铮如暴风骤雨的肆虐与撞击,金璃汐的娇躯不断在蓝远铮身下晃动,她修长的双腿被发了怒的蓝远铮用力握住,大大叉开,毫无遮蔽地迎接着他不餍足的索取与冲刺。

    「不……不……」金璃汐在蓝远铮邪佞与狂野的撞击下,羞泣得语不成声。

    蓝远铮跪在金璃汐的双腿间,捧着她的粉臀,将她用力拉向自己。

    蓝远铮的小腹用力挺动,在金璃汐幽深的花径里越来越凶猛地撞击着,他对准她私处最深处,最娇嫩的那个神秘所在,连续不断地用力撞击,狂野邪佞得让金璃汐呜咽着,娇喘连连。

    空旷的黄花海中除了风风,便只剩下男人的粗喘与女人低泣般的呜咽声。

    金璃汐紧窒的幽深甬道与蓝远铮滚烫的坚硬剧烈地摩擦着,产生出一浪接着一浪强烈的快感,蓝远铮只觉得脑海一片空白,全世间都不存在了,只剩下他体内在猛烈冲击的狂野,他只愿这样一直在金璃汐身体里融化,融化……

    金璃汐微启着红唇,她在蓝远铮狂野而激烈的进攻下,神志开始模糊,她的力气已经让他抽尽,只能由着蓝远铮将她疲软的双腿挂在他强壮的双臂上。

    她像快溺水似地攀附着他,她的纤纤玉指紧紧陷入他的肩胛,全身娇软。

    蓝远铮俯身吻住了金璃汐银牙紧咬的红唇,不让她伤害她自己,他喘息着,粗嘎道:「别强忍着,发出声来。」

    但面色绯红的金璃汐用力咬着自己的下唇,就是不肯发出那种让人脸红的妩媚呻吟声。

    蓝远铮见状,一边跨骑在金璃汐的**上纵横驰骋,一边将灵活的唇舌转向金璃汐的玉颈。

    蓝远铮加了力道吮吸着金璃汐的耳垂,亲吻着她的精致锁骨,他的一只手移到金璃汐的胸前,揉捏着她的浑圆,另一只手则悄然滑到她和他交合处,摸索到了她隐藏在花丛中的花珠儿,曲起手指,猛地用力一弹。

    毫无防备的金璃汐被蓝远铮肆意的多管齐下,她的娇躯蓦地一震,整个人犹如被抛上了高高的天际,在全身激颤的眩晕中,她忍不住尖叫出声,雪白娇躯晕染上了娇媚的粉红,如花瓣的私密处重重地收缩痉挛着。

    但蓝远铮依旧不肯放过金璃汐,他咬牙忍住自己也要崩溃发泄出来的慾望,握住她的纤腰,依旧猛力地挺动着他不知疲倦的慾望,向金璃汐重重进攻。

    他让她冲上了一波又一波的慾望颠峰,接二连三感觉到那种死去活来的快感,就是不肯让娇弱的她有任何喘息松懈的机会。

    金璃汐终於发出了如哭泣般的呻吟声:「啊……求……求你,不要……不要了……」

    「叫我铮,叫我!」蓝远铮那张俊脸通红,汗水不停从他额头上渗出,他命令着金璃汐,故意又用自己的烙铁,用力顶动了一下金璃汐依旧在抽搐与收缩的花径。

    「远铮……铮……」金璃汐哭泣着,叫出了蓝远铮的名字。

    蓝远铮抱着金璃汐,捧着她细白的粉臀剧烈地挺进抽出,在最後重重的几次撞击下,终於,他在金璃汐的身体深处激射出来……

    再也不能动了,激烈的沉寂过後,黄花海中的两人犹如死去一般,相缠着,任凭着飘落下来的黄色小花将他们掩埋,直到天荒地老……

    夕阳西下,古道,西风骏马。

    晚霞染红了天,将金黄的油菜花海染得一半是金红色的,一半则笼罩在浅浅红的光芒中,连人,都带上了浅金红色的光芒。

    白马鞍上,俊朗的男人一手抱着娇弱的女人,一手拉着缰绳,在无垠的油菜花海中策马漫驰。

    远处,碧绿的梯田盘旋着山麓而上,形成了鲜明的阶梯形状,如同一块块玉翠点缀在广袤的金红色的花海面上。

    原野中,吹拂着的是微微带着凉意的风,男人用手拉了拉怀中女人身上盖着的大氅,将她包得严严实实。

    他怀抱中的女人因为疲惫慵懒,已蜷伏在他宽阔的胸膛上熟睡过去,她那张美丽出尘的俏脸上还带着春潮过後的晕红。

    一场无节制的欢爱掠夺走了她全身的气力,当喧嚣狂野激荡的纠缠结束时,她连一句呢喃的话都未开口,就陷入了倦极的昏睡中。

    而马背上,男人那张俊美的脸上却带着一丝满足的愉悦。

    蓝远铮低头看着怀抱中的金璃汐半晌,放了缰绳,用一只粗糙的手背轻抚着她若鲜花般柔嫩的俏脸,他放缓了动作,感受着她的脸在他大掌中如丝缎般的细嫩。

    若是可以,他愿和她在油菜花海中缠绵到永远,他抚摩着她的脸庞,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不过她太娇弱了,抵挡不住他如火般的热情太久。

    即使这样,他也喜欢,他喜欢她在他身下的娇羞与喘息,喜欢她**时的呻吟与颤抖,甚至连她因推拒他而眼角含泪,晕红双颊的娇态,他都爱,喜欢到骨髓里。

    一念及那油菜花地里的火热,蓝远铮只觉得自己小腹一紧,又开始心生荡漾。

    蓝远铮连忙收敛了神智,若是放任自己的慾望蔓延,那他和金璃汐不知何时才能回到苗王寨。

    蓝远铮抬眼望着远方蜿蜒的崎岖山路,一拉缰绳,带着金璃汐便往山坡上疾驰而去。

    苗王山寨,那原只是他占据的势力地盘,但如今,他带着她的感觉,却好像要带她回家。

    天开始黑了,所以没有人会看见,蓝远铮线条优美的嘴角又开始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