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22

    还真小看你了,你这副皮囊,的确能迷惑男人。”

    我知道他在讽刺我,可我只觉得好笑,他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

    “你又他强得了多少?要不是因为我这张容貌,我会有这个‘荣幸’当你的宠物?说到底,你可是我这张脸的最初受害者呢。”

    我们彼此互瞪着。

    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感觉骨头都快被他握碎,很疼,却咬牙忍着,我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出弱势。

    过了很久,手上的疼痛渐渐消除,他手松开了写,执起我的手把玩着,却恰好的控制力道不让我抽回。

    “我记得,那时,你就是用这双手,推开了我的手,是吗?”

    我讽刺的笑着,不推开你,难道还要抓紧你,继续回去受你折磨吗?

    “所以,我对自己说,要是再遇见你,决不让你推开我,决不。”他突然看向我,眼中迸射出摄人的光。

    他的话让我皱眉,隐约中,好象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快的让我抓不住。但潜意识里,我却想逃,他的话,让我内心不安。他想带我回去吗?

    另一只手慢慢握紧了汤匙。我现在已不像以前那样软弱无能,三个多月的训练,让我学会如何保护自己,而且,还有外面的保镖,要是他敢硬来,我会毫不犹豫的向他攻击。

    林言秋没有强行带我离开。感觉手上的力道消失,我立刻抽回自己的手,仍防备的看他。

    “我知道你在那里学了很多,但不要试图把它用在我身上,否则你会后悔。”

    我脸色微变,身体更加僵硬。

    他什么意思?他是说,我那里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吗?怎么可能?!

    在我还没从错愕中回神时,他站了起来,整了整衣服,看着我开口,“菲菲,不要妄想从我身边逃离,你逃不掉的,别忘了,你姓林,名义上,你始终是林家人,总有一天,你会回来,一定。”

    他转身,刚踏出一步,就停住,“还有,别以为有了那些资料就可以板倒我。你会再回到我身边的,心甘情愿。”

    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咖啡厅。

    盯着他的背影,阴狠的笑着。你总是那么自信,可是,并不是所有的事都会如你所愿,我,绝对不会让你称心如意。

    在林言秋离去不久,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我不由的微笑,向他招手示意。

    平时挂满笑容的脸上,此刻憔悴很多。

    “怎么了?怎么愁容满面的?”我问他。

    杜辰之没有说话,只是近似贪婪的盯着我,一动不动。

    我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立刻被他拉住。

    “这些日子都去哪儿了?这么长时间没有电话没有音讯,你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吗?去你家找你也找不到,学校又说你休学,你到底干吗去了?”他情绪有些激动,问话又急又快。

    看他为我担心、憔悴的样子,一股暖流在胸腔游荡。

    那次在学校,说了那么重了话,本以为会失去这个朋友,没想到他还一如既往的关心自己,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

    我知道自己欠他一个解释,但要对他说出实情,却又难以开口,想了想,只借口说自己惹到一个不好惹的人,正在避风头。

    杜辰之看着我,神情满是怀疑,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问,只是无声的握紧我的手,给我安慰。他说,“菲,我想你知道,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在你身后支持你。”

    那一刻,有流泪的冲动。

    是的,我不是孤单一个人,我还有朋友,有亲人,他们,始终会站在我身边……

    我也握紧他,认真的看着他,开口,“辰,我有件事要拜托你……”

    ……

    回到凌云门,被人拦住。我头疼的看着来人,知道麻烦又来了。

    不得不承认,凌紫心有张非常漂亮的脸,乌黑的长发配上她明亮的眼睛,就像一个精致的娃娃,可这个娃娃对我充满敌意。

    “你怎么又回来了?”她皱眉看着我,表情很不耐。

    耸耸肩。我也不想回来,只要扳倒林言秋,我立刻离开这个地方。只是现在,我找不到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而已。

    “不要妄想勾引奇,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说他会娶我,我们会结婚的,而你,只是他一时兴起的玩具。”她恶狠狠的说着,表情因嫉妒变得扭曲。

    “哦?是吗,那就先恭喜你们啦。”我一点也没为她的话生气。与那个男人,本来就是因为利益关系在一起,一旦利益达成,关系自然会结束,她大可不必因我而伤脑筋。

    但她似乎并不理解,认为我的祝福是在讽刺她。天地良心,我真是一点要讽刺她的意思都没有。我只是有些同情她,毕竟爱上一个没心的男人,痛苦的,是她自己。

    我的那句祝福无疑触怒了她,我已经明显的看到她眼中的杀机。

    她不会想把我就地解决吧?

    我吓的小退一步,想着该跑还是大声呼救。

    前方突然出现的白影让我眼睛一亮,“师父……”我惊叫着跑过去。

    风扬没有看我,只是紧紧盯着我身后的女子,轻启薄唇……

    “紫心……”

    他轻柔的唤她,仿佛怕惊扰了眼前的佳人。我第一次听见师父如此温柔的呼唤一个人。那一瞬间,我明白了,他……爱她。

    凌紫心没有看他,只是径直地向我走来。

    “我听说,你最近在跟扬学习,切磋一下如何?”

    切磋?我开始头大。我才跟风扬学了几个月,而她可是从小就接受这方面的训练,切磋,摆明就是欺负我,当我傻的么?

    “我只是个外行,才跟师父学了三个月,怎敢与凌小姐切磋。”我赶紧拒绝。

    “扬教出来的人,怎么会有差的呢?你说是吗,扬?”

    最后一句虽然是问风扬,但眼睛始终没离开我的脸。

    我求助地看向风扬,他却始终没有看我一眼,只是专心地盯着凌紫心……

    真要打吗?切磋我倒是不怕,输是肯定的了,就怕这个女人借着切磋的名义教训我,让我有苦难言啊……

    就在我苦恼之际,她出其不意的出手,身体本能地做出反应,避开她的攻击。她的招式很快,而且似乎能察觉到我的动机,不论我要往哪里躲,都被她截住,肩膀、腹部和大腿都受到她的攻击,而我却一点反击的能力都没有,只能被动挨打。

    突然,一个趔趄,我扳倒在地,眼看她的手刀就要落下,我闭上眼睛……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我睁开眼睛,看见停在空中的两只手。

    “紫,够了。”背后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我长舒口气,他来的还算及时。

    第21章 囚

    摆脱了那个女人的纠缠,凌子奇带我回到房间。

    一进门,他就抓起我的手查看。

    “伤的怎么样?”他问。

    我抽出手,走到床边坐下,看他……

    “我今天见到林言秋了。”我说。

    他没有回答,来到我身边坐下,伸手解开我的衣服,查看肩膀。我没有阻止他,只是紧紧盯住他的眼睛,想在里面看出蛛丝马迹,但里面除了平静,什么也没有。

    “看来没什么大碍。”他抚摩着那块青紫的地方说。

    他在岔开话题,我知道。不看他,我自顾自的说,“他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自信和嚣张。凌云门也斗不过他吗?他就那么厉害么?如果真是这样,我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我留下来干什么?不如去寻找新的寄主,找个能击倒他的人……”

    “你在对我用激将法?”他扳过我的头,让我看着他。“你这个小女人真不知感激,若不是我保你,你能逍遥快活至今?”

    逍遥?我闷笑出声。每日困在这房子里,像个情妇似的等着他临幸,这叫逍遥?现在这样的生活,与在林家有什么不同,只是换了个地方,换个个主人而已……一样,都一样的,我仍是被他眷养的宠物……

    好想要自由,好想甩开这所有的人和事,自由自在的畅游翱翔……

    这时,凌子奇捂住了我的嘴,把我拉到怀里。

    “别这样笑,我不喜欢你这样笑。”

    不喜欢?何必要你喜欢?我连笑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想推开他,却被他搂的更紧。

    叹了口气,靠在他怀里开口,“真的就没办法了吗?你们是黑社会,怎么会对付不了一个商人?被他利用的屈辱,还有那些被害死了的兄弟,被截去的货物,这些,你甘心吗?”

    “菲菲,你太激动了……”

    激动?!我怎能不激动。又见他,他还是那么自信,那势在必得的样子让人不安。好不容易从那里出来,我决不再回去。

    凌子奇的说轻抚着我的背,奇异的感觉,竟让我平静不少。

    见我平静下来,他又开口,“他不是普通的商人。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但他决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那么大的一个企业,你真的认为只靠他一人就能撑起来,后面牵扯的人太多了。不过,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就好。我凌云门也不是好惹的角色,既然他当初敢那样对我,就该有接受背叛的准备。”

    我静静地听着……是啊,我现在除了等待还能做什么?现在的我,只能不断加强自己,为将来做好准备……

    “如果真打败了林言秋,你会让我走的,是吗?”我问。

    抚着我背的手骤然一僵,接着慢慢移动,罩上胸前……

    “你想去哪儿?”他低沉的声音擦在耳边,暧昧的语调,却又夹杂某种危险的信息。

    在他怀里沉默。

    去哪儿?哪里都好,只要远离那个男人。

    “在我身边不好吗?”他说,“别忘了,我说过,你是我的女人,除了我身边,你还想去哪儿?”

    我低笑起来。

    你是为什么要我作你的女人的呢?为了那一点利用价值不是吗?一旦除去了你的敌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维系?你的女人?不过是你自欺欺人的称谓罢了。

    身体被平放在床上,黑似深潭的眸紧盯住我。手顺着身体滑下,唇也随着手指落在我微凉的皮肤上,有技巧的撩拨,轻柔的碰触……

    “这具美丽的身体,是我的了,我不会放手……菲菲,你听到了吗?我不会放手。”

    这具身体,这个皮囊真那么好吗?可是,我也很喜欢我的身体,我想用我的身体去享受,去感受这个世界,我不想给你。

    凌子奇,你说,该怎么办?

    手仍在徘徊,来到在大腿内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