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闹了一整夜

    第四百五十六章闹了一整夜

    虽然是人算不如天算,但林峰才不会感觉失落,跟这美女躺一起,瞧她只穿着背心的身子那叫美。那股平日里闻着独特的淡香,夜深人静时,好像香味更浓。

    “哎呀怎么睡呀?”林天娇小声说又翘着红唇。

    “你傻吓,跟老公睡一起,没让老公搂紧了,怎么能睡着。”林峰说着,抬起手真的要往她搂。

    “不要!”林天娇也抬起一条修长的雪臂,在空中就抓住他的手。她知道,睡不着的原因,就是第一次跟男人睡一起不习惯。

    “所以呀,我说得演习是不是。”林峰笑着说,眼睛却是往下瞄。他也是休想睡得着,满鼻腔都是从她身子散发出的香气,这种香气越闻越发让他感觉神清脑醒。

    “别看。”林天娇见他的眼睛老是往下,小声说还将被子拉高点。

    “你去问问,男女一起睡还有怕让男人看的嘛。”

    林峰才不管,继续瞧,她背心上方的一片美景,平时或是站或是坐都是美得不行,侧身躺着更美。柔柔的两边弧出一片美,最美的还是那条线,侧身躺着,那条线又长又细。

    “还看。”林天娇一说,伸手朝着他的鼻子捏,干脆将身子往他怀里钻。

    “啊!”这美女突然又是一声叫,急忙抬手又捂住嘴巴,感觉叫得太大声了。抿着嘴巴“吃吃吃”地笑,反正她的身子往他怀里钻,脚也感觉碰到什么了。

    “啊什么啊?那是夫妻之间正常的碰撞。”林峰的口气很大方,有你再碰我也不讲究的意思。

    林天娇又是笑,嫩嫩的手往他的胸口一放,轻轻地抚,小声问:“你那些股票,什么时候卖呀?”

    林峰听不见,这美女娇娇嫩嫩的手,在他的胸口上轻轻地抚,那种舒服感已经爆表,让他全心身都在感觉,怎么能听得见她说什么。

    “我在问你呢。”林天娇见他没回答,突然说身子还猛地动一下。

    老天爷!这美妙的身子这样一动,那已经跟林峰的胸口接触在一起的前面,也是狠狠地撞一下。这一撞的感觉,也让他回过神,小声也问:“说什么?”

    林天娇一个娇嗔再一个翘嘴巴,才将刚才的话重新说。

    “股票啊,什么时候卖我没想。”林峰也说,还是伸出手往好后背搂。

    “那要注意,不要辛辛苦苦赚的钱,都被蒸发了。”林天娇小声又说。

    林峰搂着她细腰的手也悄悄往下,才说:“到时赚个五六百万的,我就买一幢别墅,你就辞职吧,我要金屋藏娇。”

    “你又臭美了。”林天娇一说美脸也皱一下,这家伙就是会得寸进尺,她是让他搂了,他的手却还放在她只穿着他送的最小的东西上方。

    “我们这样,才是小俩口的窃窃私语。”

    林峰笑着说,让林天娇皱脸的手,却还在轻轻慢慢地游行。尽管眼睛看不见,手的感觉太棒了,棒得他禁不住手还轻轻地按一下。

    “嗯!”林天娇轻轻地一声透出,也从双唇间带出一阵清新的气息。朝着这哥们又是一嗔,这样子轻轻一按,让她心跳加快,想睡更加不可能。

    “哎呀睡觉。”这美女一说,娇美的身子一转,后背朝着着林峰,美眸也闭上。

    后面的林峰却在偷笑,她这一转身,后面不也美得不行,谁叫她只穿着背心的。这哥们偷偷地脸往她的后脖子凑,亲一下然后赶紧也转身。

    “啪!”林天娇身子没翻,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朝着他就拍。只是闷闷的声音响起,这一拍的落点是在被子上面。

    “别影响我睡觉。”林峰也笑着说。

    “喂,你偷亲了我,还说我影响你。”林天娇也还一句,身子突然一拱,刚刚被他的手按下去的地方,也朝着这家伙的后面撞一下。

    “我的天,你那地方撞我,我怎么睡。”林峰又来,也真是的,这一撞她可能没用上多少力,但弹回去的力道好像比那一撞还足。

    林天娇两声“咯咯!”身子又是一拱,再撞一下。

    林峰腾地转过身子,脸往她耳后趴,小声也说:“刚才是进洞房,现在就成闹洞房了。”

    “去!”林天娇小声说,放在被子上的雪臂一抬,又要朝着他打。

    “哎……”这美女突然叫,不过只叫了一声,急忙伸出另一只手往小嘴巴捂。好家伙!这一声叫得有点大,怕她的姐听见。脸不敢转雪臂却在挣扎,这家伙抓住她的手臂,还亲。

    林峰却是“嘿嘿嘿”低声笑得相当得意,谁叫她要打的。手里的雪臂真美,皮肤如脂,香气如花。

    “嗯……”林天娇小小出声,雪臂也在挣扎。

    林峰却是笑,就欺负她不敢叫大声,手往透出白玉般的雪臂亲一口,那种感觉真的娇柔中还闻出淡香。

    “嘻嘻,睡觉啦……”林天娇又是拉长声音叫,手一挣赶紧往被子里藏。

    林峰往下躺,伸手又往她搂,笑着又说:“结婚了,是不是每个晚上都是这样闹呀。”

    “闹你个头,你是神仙不用睡觉呀?”林天娇说着闭上双眸,但嘴角却是在笑。

    “半夜闹半夜睡就行。”林峰一说,手还更加搂紧。

    老天爷!林天娇空然又是“嗯”吓一跳,这家伙搂紧了情况就很不好,搭在她前面的手收紧了还不说,重点是下方。真有他的,重重的一下,将这美女出了一声之后赶紧也坐起来。

    “怎么了?”林峰还笑着问,他也有感觉那一下了,不过这也算是合理的碰撞。

    林天娇坐着双眸还嗔,一头长发也有些零乱。那种神气,真有刚刚经历过什么情况似的,呼吸声中,那独傲群芳之美,也带起一片柔泛。

    “你这样让我怎么睡呀!”这美女说完了,双手齐抬,“啪……”一对粉拳,急如雨点般朝着这家伙的身上就打。

    林峰也是笑,她打人是不疼的,他愿意被打。瞧她双手一用力,那前面带出的美景更猛。

    “不打了?”林峰看她停住双手,又笑着问。

    林天娇打了一阵自己都累了,坐着“呼呼”在呼吸,双眸却是瞪中带嗔。

    “哎呀别着凉。”林峰笑着又说,不过这可是说真的,双手一伸,将她往被单上按,然后拉着被子往她的身上盖。

    “你欺负人。”林天娇说着又是翘嘴巴。

    “喂,你还比我大两岁,还是领导,敢说我欺负你呀。”林峰说着也往下躺。

    “哎呀,我怎么睡觉呀?都是你这家伙坏。”林天娇一说也翻过身子,不管了,整个身子都往他身上趴。

    林峰笑着也来个故意的:“不闹了,睡觉。”

    “不准睡,反正我睡不着你也别想睡。”林天娇一说,红艳的双唇对着他的嘴巴就亲,不过两只嫩嫩的手却突然朝着他的两边肋骨挠。

    这样怎么睡,真的就如在闹洞房一样。林峰也被挠得坐起来,看她上身都露在被子外面,拿起被子往她身上包。

    “喂,你说,我们要买房子的话,买在那里?”林天娇干脆往他身上靠,小声也问。

    “找个环境优美的小区呗,买一套大的。”林峰也是小声说,低下脸,亲一下她美腮上的酒窝。

    林天娇也点点头:“那将来要生个女的还是男的?”

    “姐姐,我说你有一个多月了,你还不爽,我那知道男的女的。”林峰说着又往下躺。

    “啪”!林天娇粉拳又一次往他身上打,压低声音又说:“你还说,没有的事你就乱说。”

    “嘿嘿,现在我说你还没有,你姐相信吗?”林峰说完了,赶紧拉起被子蒙着脑袋,她要怎么打随便。

    林天娇笑着朝这家伙翻白眼,也往下躺了,可是真的睡不着。

    两人都睡不着,躺下了又是闹。

    “哦天,我的头好昏啊!”林天娇看着天色已经发白,也听到外面她姐的脚步声,坐起来又说。

    “原来洞房是这样累,我一辈子也不敢洞房了。”林峰也坐起来,说话还眯着双眼。

    林天娇笑着咬嘴唇,她睡不着他也没有睡,让她没脾气,这叫心里平衡。

    “到下面花园里走走吧……”林峰说话还尾音拉长,两眼却还没睁开,逗得林天娇手掩着嘴巴又是笑。

    这美女溜下地板,穿上衣服,打开门的时候,看她的姐正站阳台上活动身体,有气无力地说:“姐,这样早呀?”

    “哇,你搞成这样!”林天娇的姐回头就说,好家伙,瞧她妹妹头发散乱,两眼迷糊,拖着脚步往她这边走。为什么这样,她这个过来人相当明白。

    “一整夜都不睡呀姐。”林天娇睡不着觉那叫有冤无处伸,只有朝着她的姐撒娇。

    这当姐姐的看着林峰也出来了,先朝着他笑一下然后冲着妹妹翻白眼,小声说:“你不要命了,才一个多月,就搞成这样,还敢跟我说一夜都睡不着。”

    “不是的姐!”林天娇不但说还跺脚,表情冤得六月还下大雪。

    “不是什么?搞成这样还不是。”林天娇的姐又说,看林峰从卫生间出来了,又是笑一下,不说了。

    老天爷啊!都是这坏家伙干的好事!林天娇转身往客厅里走,朝着林峰直翻白眼。

    林峰笑大,以他聪明的脑袋,敢保证这美女一定是被她姐说一顿。有一个多月孩子的身子,还敢这样闹。

    “笑你个头!”林天娇小声朝着他就说。

    “洗脸吧,到外面散步。”林峰忍着笑也说。

    “对呀,多散步,特别是早上起来。”她的姐还帮腔。

    “我太爱老婆了。”林峰小声又是冲林天娇说,然后往沙发里坐手捂着嘴巴笑。

    林天娇前面很夸张地往上升,突然又是笑:“我不想散步,你自己到外面玩吧,我想睡觉。”说完了又走进那个卧室,进门了还回头朝着林峰笑一下,“砰”一声关上门。

    林峰眨着眼睛,这样子,他还不如往回跑下午再来接她。

    本文来自看書網小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