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浪漫侵袭而来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浪漫侵袭而来



    从学校出来时,天色已经阴沉沉的了。

    冬天的雨不常见,但一出现,就是那种沁到骨子里的凉,让人从脖子开始就感觉一阵寒意。

    紫堂樱拒掉了麦哲靡手下打来的第三个电话,没有去专门有车接送的学校后门,而是走向了前门的车站边上,雨点噼里啪啦地落下,她紧了紧颈间的围巾,将今天新完成的作品与彩绘设计放在边上,然后坐下,等巴士。

    这天气有点冷,冷得她的手都快僵了。

    车站上学生来来往往。

    阿随发来短信说她回去见见S颖,她戴上耳机,将原本上课时扎起的深咖色长发放下,柔软地披散在肩头,然后播放音乐。

    轻柔迷情的旋律与低哑回旋的嗓音来自mum的《WeepingRock,Rock》。

    雨滴沿着车站顶棚垂下,形成薄薄的雨帘。

    冷风拂过她的脸颊,她将双手撑在身侧,淡色针织连衣裙的长度不及膝盖,软皮靴褐色在这个冬日添加一点自身的温暖,针织外套长长的袖口裹住她纤细的手指,她微微仰头,这场凉凉的冬雨便幻化地很淡,很美。

    雨帘依旧不止,学生的脚步仍然忙碌,欢声笑语,低声细语。

    耳间回绕的音符干净而神秘。

    她缓缓靠上椅背,合着飘渺的音符,闭上眼。

    巴士又来一辆。

    空气中弥散凉凉的浪漫。

    男生下车的脚步不紧不慢。

    音乐里,敏感而细腻的感情随着迷幻的嗓音慢慢倾出。

    Intheloofnights

    Stirhimatyourbreast

    Insilence - rowhim, rowhim……

    她的手交叠着搭在她的裙上,脑袋随着意识的熟睡而微微倾下,深咖色柔软的长发慢慢,慢慢地,滑落到她的脸颊。

    当她终于睡着的时候,男生坐到她的侧边上,她倾下的脑袋轻轻地碰着了男生的肩膀。

    那股舒爽的味道浸入了音乐,飘绕在她似幻似真的梦中。

    ……Onthebleakestofmorns

    He&39;llbreakatyourrocks

    Andweeping - rowrow……

    她身上有他一直都忘不了的体香,他看着她安静清雅的睡脸,将她的发丝拂到她耳后,斜下脑袋,触碰她的唇。

    她睡着,她很安静地睡着,很安静地接受了他的吻。

    车站上学生的脚步微缓。

    他们看不见他是谁,也看不见她是谁。

    只知道,他握着她放在膝上的手,她的脑袋枕在他的肩上,然后,他们在亲吻。

    男生灰黑色的大衣与金色的头发在这样冷的天气显得多么温暖。

    即使看不见她的脸,他们也知道,那定是个很漂亮的女生,就像他们知道那定是个很好看的男生一样。

    .

    这场冬雨,多浪漫。

    .

    ***

    .

    她醒来的时候,周身很暖,等她撑起身子,才发现她睡在一张床上。

    这张床,被设置在一个很明朗的大房间中。

    玻璃墙外,天空是灰色的,雨滴滑落在玻璃面上,朦胧唯美了整个城市。

    宽敞的空间,发亮的木地板,柔软的白色绒毯,沙发,厨房,吧台,客厅,这里没有墙,但有很多绿色盆栽,什么都是随性摆放,又像别出心裁的设计,她甚至看见了一个凹陷的泳池。

    亮堂的玻璃墙将微光引进,即使下雨天,不开灯,也很亮。

    她下床,走到玻璃墙前,透过朦胧的雾气与斑驳的雨痕,俯瞰整个里尔。

    她身处这个城市的最顶峰最低调奢华的房间,不知何时。

    .

    .

    “你感冒了。”麦叶希清澈的嗓音响起的时候,她回头。

    他站在她的五步之外,穿着灰色系的长裤与V字领针织衫,一手拿着杯热水,一手放在裤兜中,颈间黑色的坠饰搭着锁骨,多好看。

    “你住这里?”她开口直问。

    他点头。

    “我怎么来这里的?”她紧接着问第二个。

    “你在车站睡着了,我觉得,你感冒了。”

    她看着他,他也淡淡地直视她。

    很久很久,她抱起臂来:“谢谢。”

    他低头,笑了一声,将温水递给她,然后又将床头的药盒拿来拆开:“喝水。”

    “我不喜欢吃药……”

    “我知道。”

    她纳闷地看着很熟练地打断她话的他:“你知道?”

    他仍旧低着头,专注着帮她将药丸取出:“你先喝水。”

    “我不想吃药。”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那一眼很温和:“是糖水。”然后,继续低头将药丸放在她的手心。

    她盯着他垂下的睫毛,感受他指尖细腻的碰触:“你好像知道我很多。”

    他不回答,直到她喝了水,吃了药,他才开口。

    “因为我女朋友也是这样。”他说。

    “怎样?”她问。

    “她不喜欢吃药,一点都不喜欢,我喂过她一次,用她可能直到现在都不知道的方法。”

    “为什么她不知道?”

    “她那时候胃痛,痛到快晕过去,没有意识。”

    她微微歪下脑袋:“那你是用什么方法?”

    他抬起头来,毫不掩饰地看着她的眼睛:“下次告诉你。”

    她将双手放进外套口袋,背靠上凉凉的玻璃墙:“我们还有下一次啊?”

    “你说过……”他这时候,单手放在裤兜中,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渐近她,直到她感受得到他的呼吸。

    随着他的接近,她有些不自然了,后背紧紧地贴着玻璃墙,直到被他压制到无空隙可退。

    “只要我再给你多一点,你会怎样?”他在她耳边说。

    她放在衣袋中的手心微微湿了,睫毛微颤,说不出话。

    即使时过三年,即使换过那么多的男友,世界上这个叫做紫堂樱的女生在面对那个叫做麦叶希的男生时,仍旧是羞涩的,紧张的,全身心都要受制于他的。

    .

    他的手伸进她宽松的衣袋,握住她微湿的手心,说:“跟我上床。”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