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49

    的骨血没掉就很说不过去了。“儿子,已经这样了,你就别难过了。妈如果知道她有了孩子,也不会……”

    韩震听力全失一样,只是单膝跪地,默默握着叶晴的手,楚玉的话就像毛毛雨扫过,丝毫引不起他丁点反应。楚玉就算想说什么,也说不出了。

    “阿姨,你知道今天叶晴来找我的时候情绪有多低落吗,不是那种状态她怎么会晕。如果你事先知道叶晴有了孩子又能怎样,韩家那么高的门槛能收这么一个儿媳!”夏花前所未有的咄咄逼人,把纵横政坛数十年的女铁人逼到一个死角。

    “如果早知道,我怎么也不会拦着他们的,他们想结婚也好,怎么也好,都随他们……”再铁腕的女人当被冠以母亲名号的时候,她都会不自主的分些目光到孩子身上。韩震的背影,让她这个做母亲的,既懊悔又心疼。

    “伯母……”犀利女王脸一变,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几个人,笑了,“你可要说话算话啊。”

    马鸣和唐安柏本来约着一早一起去医院看韩川,可谁也没想到马鸣这个不靠谱的昨晚吃坏了什么,自从上了唐安柏的车,中途停靠在各大商场、店铺前无数次——找厕所。

    等马鸣彻底痛快了,唐安柏车里的油量指数也快告罄了。在二哥威逼之下一路忍到医院的马鸣刚想去厕所,就从大哥嘴里知道了叶晴的事情。拗不过大哥的要求,马鸣连个厕所面也没来得及见,就又被打发到奔向另一家医院的路上。

    从医院到医院,从一点向另一点移动,马鸣觉得再这么移动下去,自己就好直奔第三点了。

    不用说,还是医院!

    叶晴的病房号韩川并没说太清,所以到了医院,两人又找了会儿才找到。

    进门前正好赶上一堆医生护士乌泱泱的朝里涌,马鸣也忘了找厕所的事,与唐安柏对视一眼几步跟了过去。

    白大褂除了象征纯洁的白衣天使外,还一层含义就是疾病。不算大的病房一下多了这许多人,屏息的气氛顿生。

    本来就紧张半天的楚玉更是把衣服口险些扯破了,孩子没了就没了,她要是有个什么事,儿子不得和她怎么招啊。大儿子失踪,小儿子和家里的关系本来就……

    一个领头的老大夫指挥着身边小大夫把“碍事”的呆滞韩先生扒拉开后,就拿着听诊器在叶晴胸口一阵鼓捣。半天过去,老大夫放下听筒,满脸疑惑,“肺子没有杂音啊,不像有肺病的人啊。”

    “谁说她肺有毛病了!”从医生进来身子就开始发僵的韩震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

    “不是说妇产科一个病人肺子异常,找我来会诊的吗?小李,这是怎么回事!”发现事情不对劲的老大夫开始问责刚刚找自己来的那个大夫。

    这时,远远从门外急诊室走廊里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刘老,错了错了,肺病的在隔壁,那间住的只是个低血糖晕倒的孕妇!”

    低血糖……晕倒……孕妇!!

    把路让个再次鱼贯而出的白大褂们,众人目光所向的夏花耸耸肩,“我刚刚说的是孩子没事,一个多月大了,是你们自己误会的,怪不着我。”小夏狐狸眼神一晃,转身朝还在回味状况的老唐狐狸使了个眼色,出了门。

    刚刚还面目呆滞的韩先生抹了把脸扯住进来换床牌的小护士,大声问,“我太太和孩子没事吧,没事吧……”

    突然被人抓住胳膊不放不说,胳膊快被摇散了不说,对方还是个大帅哥,小护士一时有些招架不住,只能含糊不清的说,“病、病人只是有点低血糖,孩子和大人……都没事。”

    谢天谢地。楚玉松口气,随即刚被压下去的那股东西又从心底被提了起来。

    约计过去十五分钟,消失的夏花拉着唐安柏一脸笑容的回到房间。

    像是等着一场好戏,夏花干脆和唐安柏坐在一旁看着神情复杂的楚玉。

    没多一会儿,楚玉的手机和夏花预计的一样响了起来。楚玉看眼儿子,出去接电话。

    楚玉的这个电话讲的并不久,可再回来时,楚玉的脸却是说不出的苦。

    “儿子,你真打定主意娶她了吗?”楚玉尽量把声线控制在一个更容易说服人的频率上对韩震和颜悦色,“王部长的女儿刚从国外读书回来,人长的年轻大方,你王伯伯还说……”

    “我只会娶她,也只有叶晴才可以做我孩子的母亲。”韩震看也没看母亲一眼,手细细的抚平叶晴散乱的头发。

    楚玉彻底泄气了,如果韩震这里有松动还好说,可现在不止儿子坚持,就是家里卧床的韩老爷子也知道了他有重孙的事情。这事儿,是板上钉钉了。

    传说,每一个有儿子的妈都是王婆转世,这辈子总打着给儿子乱牵红线的主意。楚玉这个“王婆”,不成功。

    ********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种事情,叶晴以前一直只当就会发生在家里墙上那个四十七寸大液晶里。

    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晕醒来,整个世界都变了模样,韩妈不再是韩妈,家也不再是家了。

    韩震的家,恐怕除了他们这们这俩大活人外,能换的全部都换了:床单被子,纯棉全新;木质椅成布艺软凳,全新;最要叶晴理解不能是,干嘛消毒碗柜净水器都要换?

    病从口入,一切从源头控制。楚玉说这话时的神情,要叶晴这个平头老板姓第一次见识了什么是“领导人”的风采。

    站在婚纱店对着镜子试婚纱的叶晴,把韩妈要她倍感无奈的桩桩件件一一说给夏花听,女王听了邪笑一下:“叶子,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内裤理论吗。其实婆媳关系是一样的道理。当BRA的尺寸同内裤大小不是同时适合你的时候,你有两种选择。一:换件尺寸合适的内衣。”

    叶晴一摆手,“按你的意思我再去给韩震找个妈?那根本不可能的嘛。”

    “所以,你就剩下第二个选择了。”夏花贴在叶晴耳边,比划着一个极二的手势,“调节自己的尺寸。”

    叶晴顺着夏花眼睛方向往下一瞧,脸腾的就红了,“瞎说什么呢!”

    “我是很认真的在向你介绍婆媳之道,你这个还好,小是小了点,要韩先生多按摩按摩再生个小豆豆,就大了。最可悲的是那种只长胸不长脑的女人,只有一副要婆婆看不顺眼的大SIZE。”话糙理不糙,说的就是夏花。叶晴偷偷瞄了眼下面,是小点,但她是有脑子的。

    今天只是夏花陪叶晴过来选婚纱,韩先生去开E计划成功的新闻发布会了,而今天也恰好是白皙年宣判的日子——窃取国家机密,涉嫌多起谋杀绑架案数罪并罚,几个死刑都够了。

    但白皙年是美国国籍,最终的宣判是什么,还没确定,唯一知道的是恶人一定有恶报。

    叶晴试了几套,人有点懒,散散的坐在椅子上没精神。拿水回来的夏花见了,坐在她旁边问怎么了。

    “没什么。”叶晴摇摇头,“左右婚礼的时候孩子是四个月,刚过完年,婚纱也是穿不上的,就是拍照选的,随便试试就好了。说话人的精神不是很好。

    夏花递来瓶打开的水,“是不是担心叶绍?医生说他只是暂时昏迷,并不一定是植物人的吗。”

    心脏受损而非大脑受损的人迟迟不醒,原因只能是一个——病人本身不愿醒。

    知道自己怀了孩子后,叶晴不是没试图去和叶绍说话,他们说他喜欢自己,可为什么她去了哥还是不醒。

    眼泪开始止不住的流,不是为了所有人的大团圆结局,而是众多大团圆里唯一的那个悲剧。

    “好了好了,发布会也差不多该结束了,我们回去吧,别哭了。”夏花说完扶着叶晴进了更衣室。

    十二月,S市最阴冷的时候。给叶晴里三层外三层包裹严实了的夏花,挽着她坐在婚纱店门口的沙发上等着来接他们的车。

    俩人毫无所觉的时候,一男一女衣着狼狈的出现在了婚纱店里。

    “小晴,求求你救救你爸爸和弟弟吧!”不是这万年不变的恶心声音,叶晴真认不出这个像刚打了一场大仗、浑身上下被扯满口子的人是孟瑶娆。

    今时往日,妖娆已经不再妖娆,有的只有长相妖怪的女人。

    叶晴不敢置信的意外眼神也许刺伤了好容易建起“贵妇”自信的乡下女人,她把领口被撤掉一大溜的毛裘往脖子上搭了搭,声泪俱下:“小晴,我知道以前的事情你怪我,我勾引你爸,我知错了,可耀杰他是你弟弟啊,他被人诬陷偷了东西,气不过就把他给捅了,求求你、求求你救他!”

    “女儿啊,女儿,还有你爸爸我啊,你一定要救救我。爸爸的公司被人骗了钱,现在债主上门逼债,裴家已经不管我了,爸爸听说你嫁了好人家,这次你可一定要救救爸爸啊,不然我死定了……”

    声泪俱下的是两人,却异曲同工的一样恶心。

    “你们还真把她当临时救世主了,用的时候又跪又求,用不着时好吃好喝都是自己的。”叶晴被吵得头疼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掷地有声的从门口传来。

    劈开层层冰雪,总有一人不远不近的守候着她。裴元抖抖身上的雪花,“你们来我家的时候我是不是说过,发现你们来骚扰她的后果是什么?”眼缝一眯,威严自成,叶知秋夫妻俩人彻底软成团泥。

    裴元护着叶晴出门时,夏花不忘回头说了句,“要救叶晴也最多能救你们其中之一,儿子、老公,孟阿姨你会选哪个呢?”

    离间计不只是小三的专利。

    婚礼定在年后的三月一号,而之前这个春节,叶晴理所当然的是在韩家过的。

    三个多月的身孕,肚子却早早显了出来。B超做过,双胞胎的消息让快八十岁的韩老将军一蹦跶直接从病床上下了地。

    没有什么事情比活着的时候四世同堂更让老爷子开心的了。

    有韩家大BOSS罩着,叶晴就像打游戏开了免杀怪外挂,在韩家住的比原来还舒坦。如果有什么不舒坦的地方,那就是王子公主还有雷碧一家算是彻底被隔离出了叶晴的生活。

    动物不干净,影响胎儿健康。这次对韩妈的话,叶晴是笑着点头的,等宝宝出生了,她会好好抱抱王子的。

    ********

    就在DH大的同窗们为工作奔忙的时候,叶晴在跨出校门前提前的把自己捎进了婚姻的这道门槛。三月的温度说不上高,但看着特意被韩家接来的外公以及已经恢复许多的母亲,叶晴觉得自己是前所未有的幸福。

    跨进婚宴现场前,两通电话让准新娘小小的悲喜交替了一下。

    悲的是就像夏花预料的那样,孟瑶娆为了她那个飘渺的承诺一脚把叶知秋踹开了。而韩先生在没告诉她的情况下处理好了两人的事情,还清了叶知秋的欠债,对伤者进行了补偿。虽然没有亲情,毕竟有血缘。

    但不争气终究怎样都是不争气,被孟瑶娆踹了的叶知秋总算明白了什么,不再嗜赌却开始酗酒,终于在一晚买醉之后彻底失踪。

    而叶耀杰则自此成了局子里才常客,从此社会上多了个不良少年。

    喜的是哥哥有清醒迹象了!

    眼前的聚光灯有点耀眼,光明中,叶晴感觉着扶在后腰上韩先生的手温,说出了那句:

    我愿意!

    ——写在一叶正文最后:

    幸福是什么?幸福是夕阳下的我手牵你手。

    幸福是此时的一句我愿意。

    幸福就是牵你的手,简简单单的走完一辈子。

    【全文完】

    <!--

    --------------------------------------------------------------

    书籍名称:一叶倾晴  作者:梧桐私语

    本书籍由网友“izcc”上传  日期:5/8/2012 11:13:05 AM

    书包网 http:// - TXT电子书免费分享平台

    Web2.0小说网站,和好友一起上传、下载、分享TXT全本小说。

    所有小说仅供试阅,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阅读全本请购买实体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