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136

要滴出血来:“你……你娘怎么这样?他……他们,不怪我?”

    易凝雪好笑地看着他说道:“没见过这样的爹娘吧?其实我们长住漠北,民风开放,我爹娘亦是很开明的,你是我自己选的,他们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好,怎会怪你。”

    “对了,云姨总是有很多奇怪的言论,你那个什么近亲不通婚也是她说的吧,表哥为什么是近亲,不是要同族的才是么?”单无寂问道。他很庆幸,要不是云姨有这番言论,以凌乐对雪儿的那份宠爱来看,只怕雪儿早就跟了他,又怎么轮得到自己,他不禁对此起了兴趣。

    “这个嘛,是这样的……”易凝雪开始了伟大的教夫过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