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93

    r/>   ——————————————————

    “你娘才不知羞呢,第一次见面便抱着你爹不放手,唉。”易轻寒对着襁褓里的两个小娃娃摇头自言自语。

    “怎么着,你知羞,你知羞你怎么不放开我呢,怕是舍不得美人在怀温香软玉吧。”蓝语思不服气地说。

    “美人?美人在何处?”易轻寒边说边探身看向床底下,又做了疑惑不解四下寻找的模样,实在气人。

    “有两个呢,一大一小。”蓝语思揪着易轻寒的耳朵将其拉回来,指指自己和其中一个娃娃说:“我和金子都是美人。”

    “我的女儿肯定是美人,也多亏了我这个爹,这么地玉树临风。”易轻寒抱起金子亲了一口。

    “哼,我儿子也不差,因为有他娘,肯定比你英俊。”蓝语思抱起银子。

    “月子里莫抱孩子,躺下休息。”易轻寒轻嗔道,将银子接了过来。

    两个孩子似乎是商量好了似的,一同哭了起来,小腿还乱蹬着。

    易轻寒很是熟练地换尿布,拎起金子的两只小腿,趁机在她的屁股上面拍了一下。

    “等女儿长大了,我告诉她你打她的屁股。”蓝语思一副小人样。

    “自己爹爹,打一下又怎样。”易轻寒又给银子换尿布,却不小心被他突然开动的水龙头浇了满脸。

    “老爷,庄子里的庄头来送年货了,易总管叫奴婢来问问,是不是即刻放到库房里。”小丫头站在门外。

    “叫易总管自己看着办吧。”易轻寒头也不回,只顾着自己的娘子和孩子。

    “你都不是东厂的人了,不怕那些庄头哄骗你吗。”蓝语思还是不放心。

    “躺好,你便只管休息好,易安是那么容易被骗的吗?”易轻寒满不在乎地说:“我就算不是东厂的人,我也是他们的东家。”

    蓝语思躺在床上看着忙忙碌碌的易轻寒,及早从东厂抽身而出,一家子才能回到老家过上安稳的日子。

    这世里,自己没有救李天照,易轻寒虽没有亲自动手,但那些仇人却因种种原因,一一不得好下场,这便是命数吧。

    徐止究竟是不是自己的亲人,还是不得而知,就算是,那也是个不值得相认的亲人。这辈子,蓝语思的亲人,只有三个人。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