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你能我就能

    第章

    “说、说了。”

    王淑兰被抓得手疼,可看见小闺女着急的样子,却还是下意识回道,

    “我都照着你告诉我的说的,雪儿你别担心。”

    顾雪闻言靠着冰冷的墙壁长长出了口气。

    说了就好。

    扭头看着老太太被带走,顾雪眼底深沉。

    她现在恨不得这老东西干脆就别醒过来,这样等蒋云朗真的来了,她想怎么找借口就怎么找借口。

    也不用担心这老东西回头会咬她一口,虽然咬了她也不会承认。

    “雪儿……”王淑兰还想问问小闺女怎么样了,跟出来的公安连忙要带着她回去。

    王淑兰眼看着被带走,一转头看见顾夕,眼里顿时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顾夕!”

    隔着窄窄走廊的距离,顾夕跟王淑兰面对面站着。

    公安要拽走王淑兰,她却突然来了力气,用力挣扎不肯离开:

    “你别拉我,你让我问问她,让我问问她。”

    “顾夕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王淑兰又恨又痛地盯着顾夕,“我哪里对不起你了,我养你这么大供你吃供你喝,我不求你回报,结果就换来你这么对我?”

    “你想干什么,我问你你想干什么,你想害死我们全家是不是?你看不起我这个当妈的看不起你大哥妹妹没钱我知道,我们高攀不起你,可我们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这样恨不得弄死我们?啊?”

    顾夕一言不发站在那里,顾之行走过来冷着脸道:

    “顾夕你别听她的,等下我会告诉你当年的真相。”

    王淑兰转头恨恨地盯着顾之行。

    刚想要说什么,被两个公安硬带着往旁边去,眼看着要进屋了,王淑兰急得大哭。

    “我不走,我不走,你们放开我,顾夕妈错了,妈给你认错,都是妈的错,妈求你了,看在妈养你一场的份儿上,你放过你姥吧。”

    王淑兰哭得撕心裂肺的,

    “她年纪大了身体受不住的,你姥没骗你,她就是抱错了,她真是抱错了,顾夕,妈求你了,妈求你了。”

    “你跟他们说,说你不告你姥了,你快说。”王淑兰急得不行,又回头抓着公安道,“同志,她不告了,她是我闺女,是我养大的闺女,我们自己家的事儿,不用你们管。”

    公安同志皱眉:“这位同志,现在是涉嫌拐带儿童,如果确认了就是刑事案件,怎么能说是你们自己家的事儿?”

    “可以的,可以的。”王淑兰才不管那些,转头又慌得去拽顾夕,“顾夕,你快,你快跟公安同志说,说你不告了,你快啊。”

    顾夕站着没动。

    顾之行挡在她身前:“有什么话跟我说,是我报的警。”

    “你!”

    王淑兰见她这么求顾夕都不说话,怒极地看着顾夕,突然挣脱了公安冲上来厮打她,

    “你怎么这么狠心啊,顾夕你没良心,就算当年你姥抱错了你,可我不知道啊,我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你就这么对我,你就这么对我?”

    公安同志看王淑兰疯了一样,连忙过来拦着:“这位同志,不许打人。”

    “你们放开我,我打我自己闺女怎么了?”王淑兰真的疯了,用力撞开公安又朝着顾夕打过去,“不是我亲生的你也是我养大的,我想怎么打都行,我打死她都没人能管。”

    这一次王淑兰冲到跟前的时候,顾夕没有再躲,而是一把抓住王淑兰的手。

    “怎么,你还想打我?”

    王淑兰笑得渗人,

    “好啊,你打啊,你打死我啊,反正你就是这么狼心狗肺,你要害死你姥,你妹妹怀着孕你也把她弄进来,还有你大哥是不是也是你干的,你干脆连我一起杀了吧,你打死我吧。”

    王淑兰通红着眼睛恨极地盯着顾夕:“早知道这样,当初你姥抱你回来,就该掐死你。”顾夕就算心里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可到现在还会因为王淑兰的话难受。

    闭了闭眼,顾夕放开王淑兰的手。

    王淑兰已经哭得脱力,一下子坐在地上。

    顾之行冷冷地看着委顿在地的王淑兰:

    “到现在还敢这么说?凭什么?就凭你口口声声疼我妹妹,却在知道我妹妹是被偷来的情况下,还要用你那个恶毒的女儿换了我妹妹?”

    “还是你这么多年惯着你大儿子小闺女,却让我妹妹整天累死累活干活儿,最后还偷她的学费,还在你那个恶毒的女儿害我妹妹之后跟她一起怨恨我妹妹,或者是凭着你们一家整天算计我妹妹靠自己本事开起来的店?”

    顾之行说一句,王淑兰脸上的泪跟着滑落。

    顾之行冷笑出声:“我妹妹不说话,是因为她心软,你不就是仗着你那点儿养恩天天,我告诉你,在我这里没用。”

    “我告诉你,那是因为我妹妹心软,到底念着你养她一场。”

    王淑兰一听眼睛亮了,动了动嘴唇爬起来要说话

    顾之行却又冷笑道:“但是这所谓的恩情,早在你一次次为了你的亲生儿女算计我妹妹的时候,被你消磨殆尽了,”

    “还有我警告你,最好老实点儿。”顾之行仰起头,难得表现出玩世不恭的样子,“不然就算我妹妹不动手,我可说不准会私下做点儿什么。”

    “你、你敢?”王淑兰已经吓得不会哭了,又惊又惧地道。

    “我不敢?不如你试试。”顾之行冷笑地低声道,“你儿子还在里头,我不介意找找人,在里头好好关照关照他们。”

    王淑兰吓得再也站不住:“不要,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

    “你能我就能。”顾之行脸色冷得吓人,“当我妹妹还是从前那么好欺负的呢,我告诉你,只要让我发现你再来找我妹妹闹,我就朝你儿子女儿下手,你不是最心疼他们吗,不是为了他们肆意伤害我妹妹吗,咱们就看看谁手段多。”

    直到门被关上,王淑兰呜呜的哭声还能听到。

    顾雪也被要求进刚才的屋子。

    审了一早上,老太太从没跟公安这样打过交道吓得话都说不明白,现在更是直接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