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105

    是你叫我回来了么,我就回来了。”

    凌霄将褚奕峰洗好的头发挽起,道:“去玩玩没事,别没个度,听着了?”

    “嗯嗯。”褚奕峰答应着,讨好笑道,“我今天不是没事做么,就是喜欢玩这个,我心里有数,伤不着的。”

    凌霄轻笑,小心的弹去溅到的衣襟上的水珠,道:“知道你无聊,我正想跟你说呢,檀溪封地今年收成不错,那的百姓都很感念你呢,我替你给舅舅求了情,让你出巡檀溪,也让这一路的百姓见识见识龙威。”

    “真的?!”褚奕峰“哗”的一声从桶里站了起来,喜道,“舅舅答应了?他能答应了?”

    凌霄被褚奕峰溅了一身的水,月白色的衣袍上水渍斑斑,凌霄气结:“没答应,不去了!”说着转身进了里间,褚奕峰嘿嘿笑着,一手撑着浴桶的边缘一个跃身利索了翻了出来,扯过一边的里衣披上也往里面来,笑道:“没留心没留心,我给你擦擦……”

    凌霄将衣裳脱下来换了件,褚奕峰笑着凑过来往凌霄身上蹭:“我只穿了这点,冷呢……”

    正值初秋,确实是有些冷的,凌霄无法,自己也不换了,跟褚奕峰一起上了床拉过被子来盖着,见褚奕峰这样也没了脾气,只得慢慢道:“舅舅开始是不答应的,跟我说了半日,最后还是同意了,我和舅舅护驾,其余的人你看着来,来回一个月。”

    “一个月?!”褚奕峰觉得最近他的日子实在是太幸福了,也不问路线是什么去了做什么,只听说要出去一个月就美的要嗷嗷叫了,扑到凌霄身上没头没脑的一阵乱拱,边拱边嚷嚷:“一个月!一个月!一个月!”

    凌霄哭笑不得,揽着褚奕峰由着他发疯,褚奕峰撒了半日欢终于冷静了点,掰着指头跟凌霄商量,要带着谁要带着什么东西,最后又道:“再带着贤儿吧,我看他总是文文弱弱的样子,你平日里又照顾不到他,勤带着出门也好。”

    凌霄无可无不可,点头:“你喜欢他就行。”

    褚奕峰不知道又想起什么来开始发第二轮的疯,凌霄无法,最后将褚奕峰压在身下就地正法……

    要出行一趟光是准备就半个月,太后找钦天监算了好日子,千叮咛万嘱咐的,生怕两人在外面磕着碰着了。

    “母后就放心吧。”褚奕峰笑笑,“有凌霄陪驾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太后嗔了褚奕峰一眼:“若不是霄儿跟着我才不会让你去,说好了,最多就是一个月,不可再多了。”后面一句是对着凌霄说的,凌霄颔首:“姨母放心就是,我心里有数。”

    太后又拉着褚奕峰叮嘱了半日,让他万事要听凌霄的听韦铮辅的,褚奕峰都答应了下来,万事俱备,翌日皇驾携六千精兵

    出城,直奔檀溪。

    凌霄在外面护驾,马车里褚奕峰跟凌贤一处坐着,凌贤已经快一年没见着褚奕峰了,心里很是想念,见着褚奕峰几乎要哭出来,拉着手就问:“皇上你平时都在哪?怎么都见不着的?”

    褚奕峰笑笑:“我在皇宫里住着呢,平日里出不来。”

    凌贤点头:“我父亲说,若是我读书用功,得了功名入了朝堂就能见着您了。”

    褚奕峰笑道:“你父亲倒是会教导你,不用得功名,等着小皇子长大了,我就接你入宫来跟着一块念书,当年我与你父亲就是这么过来的。”

    凌贤听了这话高兴起来了,这可比父亲说的要快多了啊!凌贤凑近褚奕峰说着亲热的话,褚奕峰心思却跑到别处去了,悄声问道:“你父亲还说过关于我的么?说过么?”

    凌贤不知褚奕峰何意,想了想道:“父亲说……说让我争气,他说日后我是要继承梓君侯爵位的人,要继承这个爵位,要能吃苦,能受罪,能为皇上你拼命。”

    褚奕峰心中不知怎么的蓦然疼了下,点了点头:“还有呢?”

    凌贤久不见褚奕峰,只想好好表现,搜肠刮肚想着凌霄过继他的头一晚上说的那些话,又道:“我父亲还说……嗯,还说,梓君侯要像皇族亲卫韦家一样……”

    那夜凌霄没有将凌贤当做一个孩子,只将他当做自己的亲骨肉,继承人,正色告诉他:

    梓君侯是大褚皇帝给凌氏的一个至高无上的荣耀,只要大褚还在,凌氏的梓君侯就会在,此支万世,与国休戚。承袭这个爵位的人,要一生为皇上流汗流血,誓死效忠。

    梓君侯不会打仗,手里没有兵权,但要像皇族亲卫韦家一样穷尽一生为皇族。生于朝堂,死于朝堂。

    凌霄将话说的明白,我将你当做继承人,只是因为褚奕峰于你有恩,你要对得起皇帝的大恩,对得起梓君侯的名号,终此一生辅佐他,帮扶他,最后,还要再挑选一个同样对皇上忠心的人,将梓君侯的爵位传给他,做好了这些,才算是报答了皇帝待你的恩情。

    凌贤仰着头看着褚奕峰,童言无忌:“皇上……我是您救的,所以我一定会报答您的,但父亲也是您救的吗?我父亲也欠着您的大恩吗?”

    褚奕峰眼中发红,摇了摇头:“没有,这辈子是我欠你父亲的,欠了一辈子。”

    沿途不乏有奇观异景,出发的第三日赶上了一场秋雨,凌霄趁势跟韦铮辅求情在白水江停了一日。

    “下雨天,留客天。”凌霄打开窗子看外面的小雨,笑道,“峰儿来看,看那个芭蕉底下……”

    褚奕峰定睛一看,笑了:“有只小蛤蟆。”

    “嘘……”凌霄从一个小箱柜里拿出来两套衣衫一把油伞,轻笑,“不要惊动舅舅,我带你出去玩。”

    两个人,不坐车不乘轿,在影卫的掩护下番强而出,直奔着市集就去了。

    褚奕峰脸上红扑扑的,又是兴奋又是紧张,不住的回头看,笑道:“没人发现吧?”

    “没人。”凌霄打着伞,空出来的手揉了下褚奕峰的头,“后面的人是影卫,不用理会他们。”

    褚奕峰点点头,还是很兴奋,大大方方的拉着凌霄的手,从白水江的东市慢慢的开始逛。雨下的不大,集市上并没有怎么收摊,零零散散的还是有些买东西的百姓,褚奕峰也不是没逛过集市,但这回就是觉得新鲜,觉得自己和凌霄像是私奔的小夫妻似的,又亲热又紧张。

    褚奕峰看着什么都想买,凌霄就都给买下来拿着,实在拿不住了再交给后面一路跟着的影卫。

    两人一路走一路吃,哪种小吃都尝了些,褚奕峰爱吃炸豆腐,凌霄爱吃糖榛子。凌霄向褚奕峰许诺,等到小皇子长大了,我就带着你出宫,天下之大,每一处每一地都要逛过来才算完。

    褚奕峰说好,到时候我就是太上皇,带着你个退了位的梓君侯到各个封地里白吃白喝去。

    凌霄点头,说等逛累了再回北部封地,那里给你修好的园子和猎场都还没怎么用过呢。

    两人走走停停,雨停时正走到一处庙前,褚奕峰问行人这是什么庙,那人笑道:“咱们这的观世音娘娘庙,可灵着呢!”褚奕峰拉着凌霄进去,恭恭敬敬的一起给观世音磕头。

    凌霄问褚奕峰,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你没有的?还要求观音,你还想要什么,我总有法子给你弄了来。

    褚奕峰说不是,这世上最好的一样东西我已经有了,我得拜拜观音,谢谢诸位神灵如此庇佑。

    观音庙的签据说很灵验,褚奕峰催着凌霄求一支,自己也求了一支,一起拿给老神仙解签,老神仙先拿过了凌霄的,摇摇头半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道:“公子的命数由人不由天,无处可解。”

    凌霄淡然一笑。

    褚奕峰又让解他的,老神仙更是疑惑了,明明是一支上上签,如何解出来竟是寿数不全呢?

    老神仙给褚奕峰解释:“这位小公子命中有大劫,十七岁上万万不可从军,只好在家中藏锋避世才可避过这大劫难。”

    褚奕峰和凌霄都撑不住笑了出来,褚奕峰笑道:“还都说你这灵验呢,我今年已经二十有二了,十七岁上的大劫怎么破?”

    褚奕峰显小,但要说是十五六的也差太多了,老神仙定睛看了看确实不像,自己也奇怪,今日的签都怎么了?无法只得将褚奕峰的签纸给了他,凌霄拿过一看:浴血沙场,不死为谁?

    凌霄和褚奕峰看了心里都是一动,褚奕峰十七岁那年,正是出兵讨伐张继叛军那一年!

    褚奕峰抬头看凌霄,就是那一年,自己受褚奕瑾的挑唆傻里傻气的拼着一身的意气去了战场,却被人处处掣肘,若不是凌霄冒死前往,自己怕是真的会死在那里了吧。

    褚奕峰看着凌霄依旧绝色年轻的脸,心里想着那一年,在一望无垠的库沙尔湖平原上,凌霄一路策马自东南而来,对自己说:“臣自皇城来,奉旨辅助皇孙抗敌。”

    从那日开始,多少次的腥风血雨,都是他陪着自己闯过来,一路走到了现在。

    褚奕峰哑声道:“这庙果然灵验,这本是我的命数的,凌霄,是你改了我的命。”

    凌霄轻笑:“我命由我不由天。”

    褚奕峰不顾庙里旁人惊异的神色,揽着凌霄将脸埋在凌霄的肩膀上,将眼中的泪水藏去,片刻后起身,拉着凌霄一起又端端正正的给观音磕了个头。

    两人起身,凌霄随意将两张签纸扔进香案中,笑道:“看,天晴了,我刚听人说往南再走一条街有家饭庄做的一手好松鼠鱼,想不想吃?”

    “想吃!”褚奕峰眼中放起光来,“走走,快去……”

    凌霄轻笑,将油伞收好,任由褚奕峰牵着他的手离去,身后的庙中神台莲花座上,观世音菩萨宝相慈祥,普渡众生依旧。

    刚才两人跪下时,褚奕峰虔诚虔诚又虔诚的拜了下去,谢谢大慈大悲观世音,谢谢大慈大悲观世音,谢谢大慈大悲观世音,把凌霄给了我。

    刚才两人跪下时,凌霄携着褚奕峰的手深深深拜了下去,感谢大慈大悲观世音,感谢大慈大悲观世音,感谢大慈大悲观世音,把褚奕峰给了我。

    就为了那年少时的惊鸿一瞥,褚奕峰甘愿折服,一生信任。就为了那份纯粹彻底的眷恋,凌霄放弃了一世安稳毅然追随,刀光剑影的战场,尔虞我诈的朝廷,从皇城到柴儿庄到八台桥到龙贵到白石江到库沙尔湖到赫赫沙,千里之地,奈之若何?!

    不管是在携手大获全胜攻陷皇城的意气风发时,还是在太祖驾崩后受困于北部不得回皇城戴孝的愤恨中,宠辱与共,不离不弃。

    秋色微凉凉如水,记忆奔流流成河。

    “一会儿吃鱼,能再要点酒吗?桂花酿!”

    “好好的喝甚么酒?!”

    “喝点吧?啊?”

    “嗯……就能喝二两。”

    “行,二两也行……”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