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一辈子的约定 大结局

    叶鼎寒把车随意的停在路边,牵着辛遥就朝对面的那家饺子馆走去了。

    一走近那老板娘先是有些惊讶的看着叶鼎寒,然后就热情的招呼道,“叶少爷很久都没来了,看着比以前成熟帅气了不少啊……”

    叶鼎寒也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位老板娘还记得自己,辛遥慢腾腾的更在后面,心想果然像叶鼎寒这样的人无论过多久都是影响深刻的啊!

    “以前跟您在一起的那小姑娘没一起来啊?”那大娘依旧热情的问着,“记得以前你们那可是形影不离的啊!”

    叶鼎寒默不作声的侧过身子,走了进去,让出了一直被他高大身影所遮挡的辛遥,“哎呦,我是说呢,原来是一起的来的啊……”

    辛遥刚想跟她问声好的,那大娘就抢先一步的说道。

    还颇为激动的拉着辛遥,“哟!这是……”

    那大娘一眼就看到了辛遥那微微隆起的小腹,惊讶的张了张嘴,随后咧着嘴笑了起来,“今天校庆我就想着你们会不会也回学校来,还没想到真就看到了,看到你们现在孩子都快出来了……大娘心里也开心啊!”

    可能以前辛遥在校时就比较热情随后,这位大娘看着她就跟看着自己的小闺女似的,亲切的拉着她说东说西的,辛遥听了她的话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坐在里面的叶鼎寒,看着他正盯着自己,眼神深邃的让人望不到底的,不知他在想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大娘才放开她,催促道,“快点进去吧,不然等会儿让你家丈夫等急了不好啊……”

    “哦。”辛遥红着脸点了点头,进去了,默默的坐到他对面。

    辛遥拿起菜单看了眼,随即开口问,“要吃什么馅的?”

    “你看着点就好。”他随意的开口道。

    “那就白菜和香菇馅吧!”辛遥不客气的做了主。

    不一会儿,饺子就上来了,辛遥首先就是找醋……

    叶鼎寒无奈的盯着她把人家桌上的半瓶醋都倒没了,都说酸儿辣女的,这胎不会又是个男的吧!

    ……

    出了饺子馆,叶鼎寒就带着辛遥散步到了教学楼。

    走到楼下,辛遥仰着头往五楼望去,那儿曾是他们的教室,虽然后来也换过教室,但他们却是在那儿最初相识相知的……

    “上去看看?”

    辛遥点了点头,两人一起慢慢的往楼上走去。当走到那道墨绿色的门前时,两人很默契的同时停了脚步,站在那儿抬头看着门上的牌子——二年六班。

    原来时间过了这么久,这里的东西还是一如往常的保留的下来,依旧还是二年六班……

    至今都还记得第一次推开这道门时心里的忐忑与期待,初到陌生的地方的她怀着懵懂与期待的心情推开了这道厚厚的门,却不想在这里邂逅的人会成为她生命里的刻骨铭心的记忆。

    如果她能预料到后来的一切,她还会像当初那样匆忙的毫不思考的就推开吗?

    也许时光倒流,让她重来一遍,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的。

    因为她一直认为他们的相遇,就好似是命中注定的缘分样。

    出了教室,他们兜了个圈子又回到中午吃饺子的那条路上,他如来时一样载着她往回走。

    她依旧是轻轻的把头靠在他宽大的背上,就如每次被他载着时一样,会找个最舒适的姿势把头靠在他背上,或是闭目养神或是看着眼前倒退的风景,只是无论怎么,被他这样载着都是舒适惬意的……

    一直不断变换着歌曲的校园广播,此时放着一首刘若英的《给十五岁的自己》

    知道吗,我总是惦记,十五岁不快乐的你

    我多想,把哭泣的你,搂进我怀里

    ……

    那一年最难得习题,也不过短短的几行笔记

    现在我却总爱回忆,回忆当时不服输的你

    ……

    天空会不会雨停,会不会放晴

    会不会幸福在终点等着我和你

    ……

    有一天我将会老去,希望你会觉得满意

    我没有,对不起那个,十五岁的自己

    ……

    听着那回荡在耳边的旋律,辛遥的眼睛不禁有些模糊不清了,与相遇的那年,她十五岁,如今她可以对自己说一声:她没有对不起那个十五岁的自己么?

    ……

    “进屋坐坐,再回去。”

    到了公寓小院,叶鼎寒停了车,就从花盆下拿了钥匙打开了已经有些锈迹的门。

    辛遥跟在他身后,屋里本就有些暗,却不想人才踏进屋里,眼睛就猛然被一只大手给捂住了!

    “啊!叶鼎寒,你干嘛!”眼前猛然一黑的看不见东西,辛遥急的叫了起来,在空中挥动的小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袖!

    “喂!你干嘛捂住我的眼睛……”

    “咔——”辛遥正说,就听到身后咔的一声,门被关起了。

    随即……

    “叶……唔!”

    话语没说完,他的吻已经落了下来,身子被他揽着抵到了门上。

    那吻轻柔,细腻的不像他。

    他的唇一点一点,在她唇上碾磨着……温柔的就好似春风拂面般,让人觉得痒痒的。

    这是辛遥第一次与他接吻,没有感到呼吸不畅的,然而,那种温柔竟让人着了迷的有些情迷起来,辛遥鬼使神差的搂上了他的脖子,使自己更近的的贴近他宽大的身子,听话的跟着他的舌尖一起……

    感觉到他身子有着一瞬间的僵硬,随即而来的,是更加绵长的吻……

    也不知过了多久,辛遥终是有些支持不住的身子软绵了下来,还好他的一只胳膊一只拖着她的腰肢。

    叶鼎寒稍稍离开她的唇,辛遥趁机喘了几口气儿,身子软软的靠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干嘛要把我眼睛蒙上?”

    辛遥气息不稳的开口问。

    其实,心中依然猜到,可能是有惊喜给她。

    “嗯,就是突然想到,之前某人说,我还欠她一个求婚。”他凑近她耳畔声音暗沉沙哑。

    辛遥:“……”

    跟她心中猜的差不多。

    “所以呢?准备蒙着我的眼睛求婚?”辛遥故意语气不满的开口。

    下一刻,辛遥的身子就被他揽住,牵引着往里走了走……

    “好了,睁眼吧。”

    叶鼎寒把手松开来。

    辛遥眯着眼慢慢的睁开来……

    跟她脑海里想象的那种场景有些想,却又有些不一样。

    小房间的顶端上都飘满了气球,气球下面的纸条上,统一的写着:星星,我爱你;或者是:星星,嫁给我吧!

    虽说她早已他的妻子了,但看得出来,他还是做足了准备,弄得还……挺像模像样的。

    四周的墙上贴着他和她在一起的照片,已经很自恋的贴上了,她画册上画着他。

    地上摆满了红玫瑰。

    清一色的火红玫瑰花,摆成一个大大的爱心,以及一束束的摆满了整个屋子。

    “虽然我也觉得红玫瑰很俗,但是人们都说,也只有红玫瑰,是最象征爱情的。”

    说着他牵起了她的手,把一枚银色的戒指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辛遥瞪大了眼盯着那戒指,下意识的就抬起了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这混蛋!

    什么时候把她戴在脖子上的戒指给取下来的!

    “喂喂喂!叶鼎寒,我有说要答应你的求婚么!而且,你都没用说……”说出口好吧!

    就这样强硬的把戒指往她手上套的!

    “肚子都这么大了,你确定要不答应?”那男人不容分说的,就把戒指给她套牢到手上了!

    这女人,就是被他给惯的!

    要求婚,他都给弄了,还摆谱的!

    看她又欲张开反驳的,叶鼎寒利落的适时地把她的嘴巴又封住了。

    温柔的吻蓦地落下来,吻上她微张的嘴角,辛遥的话全被他悉数给堵到喉里。

    这腹黑的男人!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听到他缓缓的叫道她,“辛遥……”

    那声音有些沙哑中满是柔情的。

    辛遥微微抬起了头来,看到他眼里有些情迷,“答应你的事,一定会一一都去兑现的……”

    他想他该把他们之间没有兑现的约定都一一的去兑现,把那些本该属于他们的回忆一一的补回来,那些属于他和她之间的约定与回忆。

    “那你还记得我们还有那些约定没有完成的呢。”辛遥成功被他那话给蛊惑了,甜甜的开口问道。

    “恩,我想想啊……”男人故作沉思的一脸认真道:“比如某人说要给我做一辈子的饭,陪我过每一个生日、节日……给我一个温暖的家……这些约定是不是等着某人去为我完成呢?”

    他说完就低头含笑的与她对视着,那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辛遥愣了一下,就好笑的给了他一拳,“真是个小气鬼,就给我了一个形式的求婚,就来找我索要……”

    说道一般辛遥止住了话语。

    空气中静默了两秒,响起了男人的轻笑的声音,“索要什么?”

    看她语塞的低头不语,男人得意的笑着追问道。

    “……”索要我的一辈子!

    “那你也说过要……要……”

    “要给我一个盛大婚礼,要让我成为世上最美丽的新娘,要带我去厦门度蜜月,要我成为世上最幸福女子……”

    辛遥抬起头来,鼓起腮帮子,一口作气道!

    “嗯,我答应你的,从没忘,都会一一去为你实现的。”

    男人低头吻上了她柔软明亮的眼角,辛遥闭了闭眸,耳边只剩下他深情的低喃……

    “那些属于我们一辈子的约定,我们要用这一生这一世,去共同实现它。”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