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63

    后面一起到了大堂,并把他们围在了里面。

    现在,派派被两个力大无穷的士兵扭着,挣都挣不动,眼前的军官还拿着微冲虎视眈眈的瞪着他,听着楼上乒乒乓乓砸店的巨响,想必那间包房“书客居”更是被砸得个稀烂了。

    看到楼上楼下,屋内屋外的武装士兵,派派心里暗暗叫苦,后悔不迭。

    小燕哥啊小燕哥,只有你能救我了,快点来呀。早知道老头是个军长,给他一千个胆子也不敢扣押军长啊!

    燕哥接到电话,他出资的月半弯大酒店有人闹事砸店,不由得火冒三丈,谁吃了豹子胆敢骑在老虎头上拉屎!

    当下他纠集了一百多个手下,都是些小混混小流氓,带着砍刀铁棍就往酒店赶。其中几个得力的手下还带着几把五连发的手枪。

    气势汹汹的一伙人里,不乏把自己想象成香港黑帮片里蛊惑仔的小混混。

    隔着酒店老远,他们看见酒店门口一圈身穿迷彩服,手持冲锋枪的士兵,不由得吓呆了。尤其是见识过特种兵厉害的一些混混,更是悄悄转身溜掉,还生怕脚长得不够长。

    这时,有人打了110后几十个警察赶到了,可是一看是军队,没人赶站出来,公安局长上前一问,不得了,这家店不但是家黑店,还扣押部队军长,那个派派还对小姑娘耍流氓,忙道:“砸店没关系,可千万别伤人!”同时命令几个警察去把酒店的监控录象全部取来,然后带着警察们走了。

    不一会,武警也赶到了,一看是军队,武警大队长问清是XX军,忙进去给军长敬礼,他以前也是军长下属部队的。

    再一会,市政法书记来了,问了下情况,也不敢多说话。

    燕哥赶忙给他认识的一个省级高官打电话求助,电话里那人说了:“这事我可没办法帮你。”

    挂了电话小燕哥气得直骂派派,不是看在他姐姐丫丫的份上,他那里会扶持他这个混蛋。

    上次惹了特种部队不说,害得他把酒店名字都从丫丫港湾改成月半弯了,哪知道这个混帐王八蛋这次竟然扣押了军长……

    现在也顾不得他了,只希望可以找关系疏通,别让军长迁怒到他身上就好。

    至于丫丫,他也耍厌烦了,是时候把这两个灾星姐弟一脚踢开了。

    最后,吓软的派派被押上了军车,猥亵少女涉黑的事情先不说,光勒索、扣押共和国少将,就足够将他送上军事法庭审判。

    特种部队保护着军长一行安全离开。

    看看已经是夜里8点多了,江大队把钟树叫过来:“你去医院看看你老婆吧,明天上午归队!等你当爸爸了再给你两天假。”

    钟树高兴的敬了个礼,把武器装备交给教导员,打了个车直奔军区总院。(本章情节纯属乱编,请勿对号入座)

    下午的时候,何月就开始了阵痛,一阵一阵的。

    她按照学习的生产知识,在妇产科医生的指导下,深呼吸什么的,还是痛得直叫唤,可把何妈妈心疼的。

    这个过程十分的漫长,到了晚饭时间,她还乘着阵痛的间隙吃了晚饭。

    体力消耗得惊人啊,不补充能量怎么生。

    钟树赶到医院的时候,就听老婆在产房里疼得嗷嗷叫。

    他一下紧张得不得了,产房外的钟妈妈和丈母娘连忙安慰他,女人生孩子都要过这一关。

    母亲真是伟大啊,不过老婆的叫声他听在耳里,疼在心里,除了焦急等待,他什么忙都帮不上。

    这种时候,他真想替老婆把孩子生下来,他相信,自己肯定比老婆更受得了痛楚。

    正着急得手足无措,产房里突然传来婴儿的啼哭声,钟妈妈何妈妈一起道:“生了生了。”

    钟树抓着头发,心里乱跳:哎呀,我当爸爸了,我当爸爸了!

    过了一会,产房门打开,护士抱出一个肉团团的小宝宝,笑道:“恭喜啊,是个漂亮千金!”何妈妈忙上前接过,钟树也忙挤过去。

    看着轻轻蹬着小脚咿呀哭着的小宝宝,他一下就爱上这个宝宝,这个和他血脉相连的宝宝,同时心里涌起了复杂的情绪:这个就是我的孩子,我的女儿,我跟何月的结晶!

    他眼里满是柔情,一颗心也变得格外柔软,他伸出大手,轻轻的摸了摸那个小小娃娃的小脚脚、小手手,又生怕弄痛了他。

    就是面对炸弹,他都没这么紧张过。

    何妈妈笑咪咪的对着怀里的娃娃道:“宝宝看看,这就是你爸爸哟!”

    孩子的眼睛睁得还不太开,但是黑亮得惊人,就像黑宝石一样。晃眼瞧见凑到面前的人影,竟然不哭了。

    何妈妈笑道:“哟,看到爸爸就不哭了,你爱爸爸呀,真是个乖宝宝。”

    钟树连忙轻声道:“宝宝、宝宝,我是你爸爸,是你爸爸!”钟妈妈也在边上说:“嘿,树娃,宝宝的眼睛像你,其他地方像妈妈!”

    教官一头汗,都当爸了,还叫他树娃……还好周围没战友==!

    何月被推出产房,一看到门外的教官,吓了一跳:“你怎么来啦?”

    钟树笑道:“我有事来省城,江大队叫我明天再回去,正好碰上宝宝出生了,真巧。他说等我当爸爸了再给两天假,我可以陪你了。”

    何月忙道:“宝宝呢?”

    “妈妈抱她到病房了。”说着他一直跟在病床边,温柔的看着妻子,心里想,真是辛苦老婆了。

    病房里,两位妈妈一位抱着孩子哄,一位在手忙脚乱的兑奶粉。

    看到何月被推出来了,钟妈妈忙道:“对呀,等会叫宝宝吃妈妈的奶。”

    何月被安放到病床上,还没办法起来,宝宝闭着眼睛左边一口右边一口找奶吃,到处咬没吃到,又开始哭起来。

    钟妈妈跟何妈妈忙把宝宝放到何月身边,这时候也顾不得害羞了,何月解开衣襟,在两个老人的帮助下,好不容易让宝宝叼住了奶。宝宝一口咬住就不撒嘴了,小嘴儿使劲的在那里吮吸。

    教官在旁边看着,心道:不愧是我的女儿,很会找吃的呀!

    何月是顺产,在医院呆了两天就出院了。

    一家人包了个车子,浩浩荡荡的回家了。何妈妈开始还担心钟家重男轻女,可是看到钟树非常的爱宝宝,两个亲家也对宝宝紧张得不得了,一颗心也放了下来。

    原来钟树长期在部队,老两口的女儿平时常来看望父母,他们觉得养个女儿也很亲近,何况已经有个调皮的外孙儿了,来一个乖巧的孙女,这男女都齐全了。

    宝宝的名字,也定下来了。

    小名叫六六,因为宝宝生出来6斤6两。

    大名么,原来想的100多个名字都没用,宝宝是夏夜出生的,何月想到宝宝姓钟,干脆叫钟夏夜好了。

    钟树是没意见,老人家以为叫钟夏叶,觉得也好听,于是也没意见。

    舒老师知道何月生了个妹妹,何月在网上把宝宝的照片传给她看了,她忙打电话过来,笑得格外灿烂:“哟,这么水灵的小妹妹,以后就是我的儿媳妇啦。哈哈哈,就麻烦先在你家养着啦!”

    何月哭笑不得,这个豪放的舒老师哟!

    就这样,一家人加上新出生的宝宝,钟家现在是空前的热闹。

    宝宝是越长越好看越灵气,可让一家人喜爱的不得了,真是当个宝贝捧在手心里。

    钟树更是疼这个宝贝女儿疼得不得了,有一次居然凶了何月,原因就是何月嫌宝宝老是哄不住,哭得烦人,生气了骂了宝宝,宝宝哭得更厉害了,可把教官心疼坏了,就数落了何月。

    5555,有了宝宝,老婆就退居第二位了,哼哼哼,晚上别想偷偷的吃宝宝吃不完的奶了,何月心里恨恨的想。

    就这样,宝宝一天天长大,幸福的日子水一样流去。

    她能翻身了,能坐起来了,能咿唔呀晤含混不清的喊爸爸了(为什么是先喊爸爸?这小家伙还真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能摇摇晃晃的走路了……

    家属院里,小钟教官更是被评为了模范爸爸。

    只要有空,他就会带着宝宝四处走走,给她指这样,讲那样,一个铁血教官,脸上的神情是无比的耐心与温柔。

    大家都说,见过疼女儿的,没见过小钟教官这么疼女儿的。

    99年的国庆节,陈卓和冷绢在部队举行了婚礼,小两口带着已经能摇摇摆摆跑来跑去的小宝宝参加了婚礼。

    宝宝穿着精致的白色公主裙,雪白粉嫩,眼睛又大又黑,小脸粉嘟嘟,就像一个可爱的瓷娃娃。

    在整个婚礼上,除了漂亮的新娘,就是宝宝最受关注了。

    不论是部队家属院的,还是新郎新娘外地赶来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看到宝宝都忍不住惊叹到她长得漂亮可爱。

    那些婆婆阿姨更是忍不住要摸摸她藕节一般的小嫩手,啧啧赞叹着,听得两夫妻嘴巴咧得都收不住了。

    这里面,要属快两岁的张放最兴奋了。

    出生后,他都是在省城大学校区度过的,爸爸每个周末都赶回来看他。

    他早知道爸爸部队里还有个漂亮妹妹,以后要做他媳妇的。

    今天到部队参加什么阿姨的婚礼,终于看到了漂亮妹妹。

    六六妹妹真可爱,真漂亮,真好玩,他一看到妹妹就舍不得走了,一直要在旁边跟妹妹玩。

    他妈妈说:“你这么喜欢妹妹,就把你送给阿姨当儿子,这样天天都可以看到妹妹了,好不好?”

    他忙点头,奶声奶气的说:“好!”

    惹得一桌大人哄堂大笑。

    婚礼进行得差不多时,闹了一中午的宝宝也闭着眼睛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

    钟树一看,赶紧说:“我们抱她回去放床上睡。”

    何月点点头,跟新人打了招呼,一家三口一起往家属院走去。

    微风轻吹,绿荫如盖。

    身边的男人接过她怀里的宝宝,熟练的轻拍着,一脸的温柔。

    他们沿着林荫道,沿着撒落细碎阳光的林荫道,往自己的家走去。

    想起初来部队的那个大年夜,钟树带着她,沿着这条道去家属院的空地放烟花,那时候觉得一切美丽得像个梦幻。

    4年,快4年了,现在,她有顺利的事业,如意的家庭,更有疼爱她的丈夫,她心爱的宝贝。

    这就是家,她的家,她的三口之家。

    身边的人,是她永恒的所爱……

    想得出了神,走在前面的小钟教官回过头,抱着天使一样的宝贝女儿,在细碎的阳光下温柔的等她,眼神清澈明亮。

    她快步追了上去,牵着老公的衣服,一起往前走去。

    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