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82

    了11章,我也不是太罗嗦麽,只是有点罗嗦而已: P

    白家的珍宝 111 尾声(正文完)

    五年之後,地中海。

    白臻坐在窗前 懒懒抱著一只猫,对著满街的阳光发呆。

    ”白臻,你做我模特好不好,我想画你,就一次也行。”坐在他对面的年轻男人双手托著腮,又笑嘻嘻的来缠白臻。

    ”你不是画过吗?再说现在也可以,你画啊。”白臻转过头,淡淡的笑了笑。他穿著一件深蓝色衬衫,领口微微松著,露出一小片白得让人心痒的皮肤,即使实际年龄已四十出头,他看起来依旧还是从前的样子,甚至因为剪了短发,笑起来时更显得年轻。

    这样的他,让年轻人看得双眼发直,呆呆的看著他半天说不出话来。不过白臻倒也不恼,笑著问:“怎麽,你还不满意?”

    这小子是半调子画家,总缠著白臻说要画他。虽然有些让人头疼,但白臻知道他没什麽恶意,一来二去的还成了朋友。

    ”不是不是!”年轻人急忙摆手,”不是这种,是想……”他顿了顿,偷瞄了眼白臻,麻这胆子说:“我是想画你的裸……不,不,你的身体……”

    “!!”白臻闻言立刻变了脸色,撇开脸:“你请回,以後不必再提。”

    “不不不!你别误会我没是别的意思!只是,只是觉得你的身体一定很美!像艺术品一样……”年轻人急忙解释,略带稚气的脸颊微微有些红。

    “没有,没什麽特别,你找别人.”白家冷下脸来,打算起身赶人:“你走吧,我要关店了。”

    青年见白臻生气,激动起来:“别啊!别生我气!我是真的觉得你很美,你很特别,你很性感,你的身体每一根线条都是上帝的杰作,既是男人又是女人……”

    “够了!”白臻简直被这难缠的家夥气笑了,越说越过分,偏偏还一脸正经,眼底一片纯真。他只好威胁道:“你再说我弟弟弟该打你了!”

    “可不是!我老早就想打他了!”话音刚落,白憬推了店门走进来,冲年轻人恶狠狠的挥了挥拳,走到白臻身边弯下腰在他唇上印了一吻:“哥,我回来了。”

    “嗯,今天好早。”白臻没有回吻他,微笑著碰了碰弟弟的鼻尖,无比的亲昵。

    可这还不够,白憬笑嘻嘻的从背後抱住他,把脸蹭到他颈间,半垂著眸在他发迹耳朵不断的落下亲吻,“我想你了。”

    “有什麽好想的,这才多久。”话是这麽说,白臻还是转过头,轻轻拍了拍弟弟的脸颊,再笑著吻他的唇。

    年轻人在对面红了脸,不,连耳朵都红了。

    他做了透明人,心里颇有不甘,但眼前这画面太过美好,他实在舍不得走。

    他知道这两人是兄弟,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可他们照样和所有人一样,肆无忌惮的相爱,旁若无人的接吻。

    白憬抬眼一看,对面的傻小子还坐著,又是一声冷哼:“你还不走?谁允许你来打搅我哥了?”

    “喂!白憬!”傻小子叫了起来:“你不可以这麽霸道!白臻又不是你一个人的!”

    “谁说不是?!”白憬骄傲的扬起头,捉了白臻的下巴又吻上去:“他就是我的。”

    白臻温柔的看著弟弟,微微张开嘴,伸出舌尖与弟弟纠缠。亲吻绵长而柔软,不必太过热烈,也一样可以让人知道他们亲密无间。

    两人吻够,相视一笑,再转头一看,果然只剩彼此。

    “小憬,我想到海边走走,你帮我看会儿店。”白臻起身,面上虽然笑著,但刚才听到的话,还是让他心里有些难受。

    见到白臻眼底难掩的落寞情绪,白憬有些担心,忙道:“我关了店陪你去呗!”

    “你在家做饭!”白臻摆摆手,不由分说的往外走:“我去去就回。”

    “喂……”白憬无奈的站在门边,眼睁睁看著哥哥深蓝色的背影消失在街角,目光久久无法移开。

    他还是那麽瘦,白憬的心脏微微的发酸,看起来还是那麽的孤独。在这里住得久了,白憬时常会以为这世界只剩他们彼此,可惜不是,至少在白臻心里,完全不是。

    如果当时死的是自己就好了。

    白憬不止一次这样想,如果今日陪伴他的是大哥,他一定会得到真正的幸福吧?

    就算说再多我爱你,白憬也知道,白臻的心里缺的那个巨大的空洞,他无论如何都填不满。

    如果当时死的是自己就好了。

    白臻也这样在想。

    他这样的人,活了一世,也没半点长进,还不如当时死了。

    他独自一人在沙滩上走著,没有看如画的美景,只低头过看自己一步一个脚印,陷在沙子里。

    原本该是两个人,天天手拉著手,留下两串长长的足印,海水冲了又留,留了又冲,日复一日,没有尽头──这是白擎曾经许诺给他的一世的温柔。

    可是哥哥,你现在又在哪里?

    虽然知道白臻偶尔也需要独处,但白憬还是觉得不安,於是关了店门出去找他,反正这间咖啡店开来原本就是给白臻消磨时间的,要说当初白擎也想得够周到,选的是地中海最美的旅游胜地附近岛屿,风景稍微差一点,但少了人打搅,祥和平静。

    白擎已经准备好一切,打算用自己全部的余生来陪伴白臻,白憬不得不承认,若单说对白臻的爱,这世上恐怕没有任何人有他来得深。

    他一直记得当年的发生的事,他看见子安背著子宁出来,赶紧冲进去救人。可火势越来越大,整个二楼都著了,白擎抱著白臻冲出来,见到他了就直接从楼上往他怀里推,他自己却还没来得及下楼,房梁垮下了,砸到他身上。

    兄弟二人都是重伤,白擎不光烧伤,脑部也受到重创。

    有很多个夜晚,白憬都以为他们再不会醒来,没想到几周之後白臻醒了,白擎却没能挺过来。

    白憬想瞒著他,可他只是流著泪摇头,不用任何人说,他都完全知道──他最爱的人已经不在。

    “哥──!!”白憬走到海边,却看见白臻直直的往海里走,海水已经淹到他大腿!

    白憬冲过去一把拽住他:“哥──!!你干什麽?!”

    “我──”白臻转过头,似是被人从梦中惊醒,他看看弟弟,又看看海面的夕阳,抬手指著远处说:“弟弟你看,大哥在那里,我去找他。”

    “找他,找他做什麽?”白憬抓紧了白臻的手臂,生怕稍微一放松,他的哥哥就被海浪卷走。

    “我问他……我问他……”白臻看著茫茫海面,轻声说道:“我只是想问他为什麽不要我了……”

    “这样啊……”白憬叹了口气,眼角止不住有些湿润。他拉起白臻的手,转身带他往大海深处走去:“好,我带你去找他。”

    水越来越深,没到胸口,渐渐站立都艰难,心脏紧得发疼,无法呼吸。

    突然间白憬脚下一滑,立刻没到水下,手也瞬间松开。

    白臻眼睁睁看见弟弟消失,总算有了半分的清醒,在海面上大喊不!!不要!!

    白憬不要!!不可以!!

    没有回应,空荡荡得海面,哪里还有弟弟的踪影?白臻怕到了极点,他不要,不要连他也失去!

    白憬你回来!连你也不要我了吗?!

    我爱你我爱你啊!

    白憬像是终於听到哥哥的呼喊,在水下游到他身边,拉起他就往岸边带。

    “咳咳!!白憬!三弟!我错了!我错了!你别这样!”白臻躺在沙滩上,像只八爪鱼一样攀在弟弟身上,眼泪止不住的流。

    “没……哥,”白憬温柔的为白臻拭泪,“我怎麽可以让你一个人去见大哥?他会怪我,怪我没照顾好你。”

    “小憬!”白臻捧住弟弟的脸,胡乱的吻他:“你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

    两人在沙滩上滚做一团,白臻把自己的衣服扯了,脱了裤子抬起双腿环住弟弟的腰:“来,白憬,快来,我要你,我要你……”

    他的两条长腿,在那场大火中烧伤,从前白皙诱人的腿根处,留了永远无法磨灭的伤疤。

    即使是这样,白憬仍像从前一样,喘著粗气趴在他腿间亲吻他身体,亲吻他双腿之间那个最羞耻的秘密。

    在给白臻治疗时,白憬想过给哥哥做手术,让他真正做个男人,可白臻却摇头,算了,白憬,我怎麽来的,就让我怎麽走。

    “啊……小憬……”白臻在男人身下低低的呻吟,泪却是怎麽也止不住,“小憬……”

    “刚才我听到了,哥哥……”白憬直起身子,抬高白臻的双腿,肉木奉对著他的花穴深深的一挺,插了进去:“我听到了,你有说你爱我。”

    “啊……我爱你,我爱你啊……”

    两人在夕阳的海边缠绵了许久,然後在夜幕下抱在一起,什麽话都没再讲,安静的听著海声风声,与彼此的呼吸。

    白臻望著星空,心底一片澄净,恍惚间他有种错觉,好像他的一生并不漫长,也不过就是短短的一瞬。

    不管经历了多少疼痛与伤害,至少此刻,他还活著。

    他推了推身上的男人:“小憬,我们回去吧。”

    “好!”白憬背朝著他蹲下:“来,我背你。”

    白臻趴到弟弟宽阔结实的背上,像只猫一样蹭著他的脖子,鼻端似乎在弟弟身上又闻到多年前少年的味道,心底无比的安宁。

    “小憬,我们回家吧。”

    “嗯,这就回去。”

    “不 我们回s城,回白宅,那里才是家。”

    “你会不开心,不要。我觉得现在很好。”

    “白憬你还年轻,我不想我的弟弟到老了发现,除了守著我这个没用的哥哥,什麽事都没做。”

    “而且……”

    “那里有大哥,有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小憬,带我回去吧,带你的哥哥回家,然後我们永远在一起。”

    “……好。”

    几天之後,白家兄弟回了家。白臻白憬一直住在白家大宅,白憬继续做医生,白子安继承了家业。

    他搬了出来,把白家留给了相爱的两个叔叔,只在过年过节才回来看他们,做为一个侄子。

    他很多年都孤身一人,把所有的经历都放到事业上,白家的企业到了他手里,才真正发扬光大,比他的父亲不知强了多少倍。

    只是他一直孤身一人,过了很多年之後,才遇见真正属於自己的爱人。

    而白子宁远走他乡,他们父子,终究还是无法彼此谅解,再也没回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