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79

    合上。

    电话忽然想起,叶芳菲看都没看,立刻接通,结果不是苏景默,而是佟易安。

    “又没睡。”佟易安低低的笑声传过来,“你也知道自个儿不年轻了,身体哪儿能这么折腾?”

    “睡了,谁让你丫给我打电话,又给我叫醒了。”叶芳菲嗔道。

    “睡了?睡了电话刚响一声儿就接了?丫头,你以为这电话是谁打的?”

    “佟易安!”叶芳菲忍无可忍。

    “我在。”

    “难得糊涂不懂么?”

    “不懂,”佟易安又笑了一声,道,“丫头,你就是个傻子。”

    佟易安知道叶芳菲要反驳,立刻又道,“你听我说完。苏景默这些天上上海,是跟我谈生意签合同去了,苏景默回家才过一个礼拜,瘦得厉害。你这头儿过得照样儿不怎么的,一到晚上就睡不着,一到白天就睡不醒,丫头,你就是个傻子。”

    等了一阵儿,叶芳菲还是不说话儿,佟易安这才道,“其实我觉着,自个儿也是一傻子——哪儿有我这样儿的,把自己老婆孩子往外人怀里推,老婆不乐意,我还硬是要推,忒傻了。”

    “嗯,你是不大聪明。”叶芳菲回了句,然后开怀地笑了。

    “佟易安,”叶芳菲握着手机,轻声道,“你也是个傻子。”

    佟易安挂了电话,扯出一个笑。他知道叶芳菲指的是什么,这一句傻子,既不是反驳自个儿的话,也不是自己刚才的意思。

    佟易安回想起那双熟悉的笑眼,从那一年开始,就是自个儿眼睛。佟易安笑笑,他觉着,自己当真就是个傻子。

    第二天,天气晴好,叶芳菲带着叶子安外出散步,午后的日光很充裕,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叶芳菲拉着叶子安,一直沿着河畔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桥边。

    还记得那天晚上,华灯初上,她走着走着,就走到了离这座桥不远的地方。

    桥上立着的那人,有好看的眉眼,还有凉薄的唇。

    苏景默那天对叶芳菲说,“就这样儿一辈子?我心疼你。”

    然后叶芳菲就逃了,落荒而逃。

    心里特别慌,有慌、有涩、有疼,还有自个儿想要逃避的东西。

    叶芳菲领着叶子安,走上那座桥,她在想,佟易安凌晨跟她说的,佟易安说,丫头,你就是个傻子。

    可不是?她就是个傻子——从前想要跟苏景默死磕到底的时候,她是傻子;后来跟佟易安来了苏黎世,她还念着苏景默,她是傻子;现在苏景默来了苏黎世,她却逃了,她还是傻子。

    她跟苏景默,似乎总是在错过,就那么一步之遥。

    在锦城,她追逐苏景默;在苏黎世,苏景默追逐她。

    可偏偏,苏景默是个念旧的人,所以在锦城,叶芳菲跟他隔着的,是苏景默和顾从月的过去;而叶芳菲是个喜欢向前看的人,所以在苏黎世,她想抛开一切,不想再过从前的日子。

    一步之遥,步步错过。

    叶芳菲立在桥上,看风景,看过往的行人,甚至去看河面上的倒影,却始终没有看见熟悉的身影。

    许久,夜色阑珊,夜幕垂落,各处灯火再次亮起。

    叶芳菲正准备走下桥,刚一转身,看见河畔的苏景默。

    叶芳菲牵着叶子安往桥下走,苏景默顺着河畔向桥边儿走来。

    这一次,是不是还要错过?

    苏景默抱起叶子安,很自然的动作,然后在叶子安的脸上亲了一下儿。

    叶子安对苏景默倒也是亲近,甚至主动亲了苏景默的脸。

    “苏景默,”叶芳菲开口喊他,“佟易安说,我是个傻子。”

    “嗯。”苏景默过来牵过叶芳菲的手,一旦牵起,就紧紧地握住,不给叶芳菲挣脱的机会。

    “苏景默,我们以后怎么过?”叶芳菲斟酌了半天儿,始终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一步,怎么跨过去?

    “好好儿过。”

    “过不了呢?”

    “不会过不了。”苏景默松开叶芳菲的手,改去搂她的腰,“叶子,往后的日子,我们好好儿过,你乐意在苏黎世,我就陪你在苏黎世;你乐意回锦城,我就陪你上锦城。你乐意干什么,我都陪着,成不?”

    叶芳菲想了想,这是她曾经说过的话儿。

    叶芳菲又细细想了会儿,她不年轻了,她三十三岁了,她没有多少时间再去错过,再去挥霍。

    她把最好的那些年岁都耗在苏景默身上,现在既然她终于捂化了苏景默这座冰山,她没有道理再把苏景默推开。

    心里别扭和委屈还是有的,但不能因为这个,配上幸福,配上自个儿这一辈子,不值当的。

    叶芳菲认真想了个明白,然后伸手搂住了苏景默。

    叶芳菲在苏景默耳边低声说了一句,然后苏景默吻了吻她的额头。

    静谧的河畔、宁静的桥上,就是这样儿一副绝妙的景儿——景里,不再是只有叶芳菲一人,还有她的爱人和孩子。

    故事说到这里,就算说完了。我想讲述的这个故事,其实是一个关于失去与珍惜的故事。

    或许,每个人的年少,都会有这样一段几位难忘的回忆、这样一个终生不忘的场景。那一年,垂杨柳下、清溪河畔,是最初的懵懂;那个金秋,满目的暗红色,是成熟与收获的颜色;那个夜里,漫天的星子,炫目的笑;那年冬天,恣意妖娆,如火一样灼了人的心神。多年以后,我们想起这些美好的过往时,会握着身边人的手,会心一笑,这些,我们错过了,可眼前人,我们把握住了。懂得惜福,幸福就会被我们牢牢抓在手心。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