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49

    傻。”他了悟得说道,“我就是爱她那份傻劲。”

    挂了电话,谢英姿唇间抹出一抹释然的笑,再次眺望了眼月色,站起来转过身准备回房,不料却发现她娘虎视眈眈得站在昏暗的门边,好似威武门神。

    她嘻嘻哈哈得凑近,她娘出手狠狠敲了下她的头,气势汹汹得问道,“跟谁打电话呢?说。”

    她继续卖笑,手挽住她娘,“妈,是你女婿,我在和你女婿打电话。”

    她娘叉着腰,开始盘问,“什么来路?清白不清白?二婚的老娘我不要的。”

    “妈,清白得很呢,”神秘兮兮地凑到她娘耳边,“是金龟婿。”

    她娘的双眼顿时睁大如铜铃,不可置信得问道,“真的?金的?”话说出口又觉得容易被子女误认为见钱眼开,清了清嗓子道,“什么金不金,你老娘我怕是没有金龟婿的命,不用金龟,是王八就行。”挥挥手,走进里屋,“我不相信你,你娘我必须亲自鉴定才甘心,最好是能煞煞隔壁王家的锐气,一个小白脸女婿,得意成什么样了。哼。”

    谢英姿当成竖立成雕像,有口难言。娘,你其实你那女婿除了有点金外,还有点白。

    见家长

    她娘看似不动声色,其实在谢英姿回A城后的两个小时,就打点行李迫不及待得买下个班次的火车票奔到A城,美其名曰看望杜醇生病的母亲。谢英姿能不明白两个老头老太的盘算吗?于是在老头老太的翘首企盼中,终于将朱盟隆重推上舞台。

    老头老头看到这等女婿,眼睛都看直了。她爹早已经忘却了“城里的小白脸都有副毒肠子”的理论,见到朱盟热情如火,左一个“小朱”,右一个“小盟,”自来熟的速度令人瞠目结舌。朱盟在未来丈母娘面前彬彬有礼,她老娘也忘了自己曾经十分痛恨“小白脸”这种生物,满意得几乎要流出口水。

    私下里,谢英姿问她娘,“妈,你不是老嫌男人白不可靠吗?怎么这回大嫌弃了?我本来希望你嫌弃一下,然后我俩搞个私定终生玩玩。”

    她娘炒着菜,白了她一眼,“蠢货,小盟那叫白吗?那是我们老年人喜欢的白,多干净的小伙啊,这么好的男人,你老娘我恨不得明天就把你俩捆一块拜天地。”她娘已经笑得如菊花开,“这次太出气了,下次带小盟回去气气王家,哼,跟我们家的比,你们一个脚趾也比不上。”

    最后她娘颇为感慨得说道,“我今天还见着了醇醇的对象了,哎哟,也是很好,跟小盟不想上下,看起来你俩命相好。”

    她俏皮得抱住她娘的腰撒娇,“妈,我俩除了命相好,最主要还是人品好。”最后亲了她娘一口,“当然最最主要的是,是你教得好。”

    这马屁拍得,真是拍到人心坎去了。

    谢英姿去见朱盟父母的时候又是另一番热闹。朱盟父母都是温文尔雅的大学教师,架着副眼睛,笑起来和蔼可亲,毫无架子。那天她穿着跟朱盟买的白裙,好似恬静淑女,十分的中规中矩。她坐在朱盟父亲身边寒暄一阵后,因老先生是研究飞机发动机的工程师,她投其所好,扯到“搞不明白为什么小鸟撞上飞机后,飞机会坠毁”时,老先生的学术精神上来了。立时拿出纸笔,画着图开始讲解各种物理原理,她状似感兴趣得听着,偶尔还点点头,其实已经叫苦连天。

    朱盟母亲颇为亲和,虽出自名门,好在思想自由,从来都不干涉孩子的选择。再加上谢英姿在人前总是人见人爱,拍起马屁来不露声色,也越加欢喜。

    洞房

    两家老人最后把婚礼定在十月。因杜醇比她早结婚,那天她做伴娘,耳濡目染了婚礼的劳累。不过女人最重要的一天又怎能泄气,她以百分百的面貌迎接婚礼,并隐隐期待着香槟、玫瑰的洞房夜。

    因为朱盟悄悄告诉她了,“要给她一个特别的洞房夜。”

    当她穿着白色婚纱,疲惫却精神抖擞得欲打开那扇门时,谢英姿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而当她打开那扇门时,她尖叫了起来。

    “啊!!!!!”她的妆容扭曲着,“姓朱的,我要剥你的皮!!!”

    此刻梦幻般的大床上,赫然铺着一堆硬币,在吊灯的照耀下,闪烁着银色冷硬的光。

    “你你你!!!”她手指着身边正在街领带的西装男人,只见他十分邪恶得眨眨眼,“老婆,你当初说有钱人只爱铺一堆钱在床上充浪漫,不巧,我还算是有点钱,就替你这样安排了。”他又眨了眨眼,眸子泛着恶作剧的光,“怎么样?很浪漫吧?”

    怀孕

    谢英姿怀孕的时候,她的妊娠反应很严重。她晕吐得很厉害,常常一天下来就跟虾弓似的猫在床上,想吐得时候吐得昏天暗地,恨得盯着自己隆起的肚子,寻思着这孩子一旦呱呱落了地,她得往死里打,解解她的怨气。朱盟很心痛,却无能为力,所以只能轻言轻语安慰她,还举起手发誓,“放心,孩子生出来了,你怎么打我都不管,该打该打。”

    这一天是情人节,还是个周末,天气晴朗。为了专心照顾怀孕的女儿,谢英姿爹娘把她爷爷奶奶也接来了A城,算是让两老出来见见世面。这一天,朱盟专门安排了人陪着四个老人观光,自己专心在家照顾怨妇。

    怨妇刚吐完,望着窗外的明媚眼神呆滞,对什么也提不起劲。朱盟有些无奈,抱着她问,“今天情人节,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她的眼神起先还是呆滞,突然晶亮如星子眨眼,朱盟有些不好的预感。她唇角微翘,咧着白牙坏笑,“真的?什么都答应?”

    说出去的话覆水难收,朱盟点点头,“anything.”

    她指了指里屋,“去,把那件超人的衣服穿上。”别的女人送爱人礼物无非手表领带,她则另辟礼物,在游乐园和杜醇各买了一套超人衣服,然后两人一脸坏笑得回了家。

    但是朱盟死都不肯穿,这让她很是生气。所以现在机会来了,她终于要赢了。

    所以那天下午,一个一脸苦笑的帅气超人穿着红蓝相间的超人服,在女魔头的要求下,摆出各种威武的姿势。而大着肚子的女魔头咔嚓咔嚓得拍下这些精彩照片,大呼小叫,“对,摆出有腹肌的样子,太差劲了,你是我见过身材最差的超人。不过凑合着用吧,将来万一你有什么对不住我的地方,我就把你这些照片全传出去,我要搞一个山寨般的‘艳照门’”。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