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9章 谈婚事

    第0799章 谈婚事

    “你不愿意入宫,也不用担心,等过个十几年,待大明的局势稳定了,朕就不需要再自己亲力亲为的总是出宫了,到时候,朕就给咱们的皇子和公主们都恢复名号,给你也恢复名号,朕不能委屈了朕的琳琳。”崇祯皇帝朱由检深情的在郑月琳的耳边道。

    此时的郑月琳呼吸都困难了,轻轻的咬着下唇,只觉得浑身发烫,不自觉的挺动着纤细的腰肢,柔软的粉背,一对丰满的酥胸,因为衣服被皇上弄乱了的关系,露出了大半,其中的一边红晕都已经在肚兜的侧边可以看见,雪白中的粉红色两点,格外的惹眼,格外的娇艳。

    崇祯皇帝朱由检一方面觉得有很多的心事,有很多的抱负,想告诉郑月琳,想让一个人真实的了解自己的想法,另外一方面,看见郑月琳难以自持的样子,微微的有些好笑,他自己的情绪,他自己是随时能够操控的,这也是一个成熟男人和一个小年轻之间的区别,成熟男人在关键的时刻,随时能够刹车,对什么事情都多了一份冷静,而不像是年轻人一般的热情澎湃,不管不顾,经常会刹不住车!

    其实,崇祯皇帝朱由检说十几年的时间,但他心里面并不认为需要这么久,要么行,要么不行,他预估的时间是,崇祯王朝的十年左右,应该就可以见到分晓,攘内必先安外,这是崇祯皇帝朱由检从来没有改变过的总体战略思路,上一世是攘外必先安内,这个思路已经被历史证明了,是错误的!是行不通的!这一世,他绝不会再走老路,双线作战行不通。攘外必先安内也行不通,也就只能是任用国内形势自然发展,将精力主要放在辽东。主要放在京畿地区的建设上面,主要放在沟通大明南北经济。加强对大明南部的控制,积极拓展海外贸易!这是崇祯皇帝朱由检一个非常明确的思路!

    在将自己的重心重新放在大明,在将自己的心重新沉在大明之后,崇祯皇帝朱由检正在恢复他的雄心壮志!纵然他不是一个天生的帝王,他不是一个雄才伟略的帝王人选,他却是一个意志力坚韧不拔,责任心看的比生命还重的人!他是绝对不会给自己卸掉肩头重担的人!不管有多苦,生命和生活的痛苦。朕都将坚决承担!

    “只要能够跟皇上经常的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求,不求名分,不求富贵,只希望今后要是跟皇上有了自己的孩子,孩子不能受委屈。”郑月琳一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动,身体轻微的颤动,一边跟皇上说着心中的忧虑,她不想有什么心事瞒着皇上的。

    崇祯皇帝朱由检微微的一笑,将郑月琳抱着搂在怀中。停止了对她香洞的扣弄,在郑月琳的粉脸上面轻轻的一吻,“傻姑娘。朕会委屈了自己的孩子吗?其实,朕也想换一种方式教育子女,也许脱离了传统的宫廷式教育,教养出来的孩子,将来的出息会更大呢。”

    崇祯皇帝朱由检已经立下了朱慈烺为太子,后世储君的事情,其实并不是他眼下所关心的问题。

    郑月琳在听见了皇上的亲口承诺之后,再也没有了什么心事,轻轻的靠在皇上的怀中。“那我再也没有什么顾虑了,其实皇上可以参照解决张慧仪的事情。同样的解决我的事情,您就再多出一个民间的身份。也娶了我,便不用考虑大小的事情了啊?”

    崇祯皇帝朱由检大汗,心说自己的智商到底是平庸,如此简单的办法,被郑月琳一语道破!为什么自己就想不到呢?其实不是他想不到,只是他并没有真正的为别人设想过,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以为自己深情,以为自己情重,其实他还是一个非常自私的人,付出了一点点,就会感觉自己付出了许多。

    “可是,朕已经有了一个检荀楼的身份了啊,再多出一个身份的话,会不会两个身份都暴露了?都保不住了啊?”崇祯皇帝朱由检微微的一笑,想考验一下郑月琳的聪慧,他知道她很聪明,却故意想作弄她。

    郑月琳微微的一笑,知道皇帝想听自己出主意,“我怎么自己称呼自己啊?我该称自己为臣妾么?不然的话,我现在跟你说话,比以前费力多了。”

    崇祯皇帝朱由检也觉得好笑,“既然是民间夫妻,就按照民间的叫法吧,现在你就应该开始习惯,该叫朕相公,朕该叫你娘子才是。”

    郑月琳沁了沁自己粉嫩的鼻子,将粉脸埋在了崇祯皇帝朱由检的胸前,不让他看自己的眼睛,“娘子。”

    郑月琳刚自己称呼了一下自己,便自笑的喘不过气来了。

    崇祯皇帝朱由检也笑了,在郑月琳的粉背上面轻轻的抚摸着,“别笑了,赶紧想刚才朕说过的话啊。”

    不知道为什么,崇祯皇帝朱由检跟郑月琳和张慧仪这样年纪的大明女孩子在一起,就会找回自己重生大明的时候的状态,是刚刚重生的那时候的状态,这样的感觉,在跟周皇后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具体。

    在宫中,到底规矩太多,崇祯皇帝朱由检并不希望郑月琳跟其他的妃嫔们一般,用繁琐森严的规矩,变得如同模子里面刻出来的性格。

    郑月琳翻了翻白眼,将粉脸从崇祯皇帝朱由检的胸前脱离出来,“不会暴露的,皇上怎么当检荀楼,就可以怎么当另外一个身份,只是这个身份更低调一些便可以了,我看见大明综合医院不是开业了吗?里面的医生们不是都穿着白大褂,带着个白口罩的么?皇上就从王公公的私邸出门,直接乘坐轿子去大明综合医院上班,不跟任何人接触,这不就行了吗?有什么冲突的呢?王公公既然可以有一个外甥,为什么不可以有另外一个外甥啊?小心一些,不跟任何人接触便是。”

    崇祯皇帝朱由检想了想,深以为郑月琳说的很有道理,也正好,他是需要在医学方面多对大明做些工作的,不然自己在现代学习的那一年半的医学,不就荒废了吗?跟中医比起来,西医实在也有很多的可取之处,而从医学工业着手,将来还能够新兴起大明的医学化工来!这对国计民生,对外贸经济,都是有好处的!

    毕竟,这个时代,西方医学也仅仅是停留在类似中医的草药阶段,还没有中医那么的博大精深!

    崇祯皇帝朱由检点点头,“娘子这个办法,朕同意了,就按照你说的办。那你也顺便给朕再多起一个名字吧?”

    郑月琳眨了眨眼睛,笑眯眯的看着皇上,“谢谢皇上,名字的事情,本娘子可不敢擅起,还是皇上自己拿主意的好。”

    崇祯皇帝朱由检摇摇头,“不,朕就要你来起,因为这个身份是基本不接触人的,等于这个名字也是给你一个人专用的啊。”

    郑月琳奥了一声,“既然是郎中,是医生,就姓济吧,经世济民的济,皇上的胸襟,应该像是长江大海一般的宽旷,本娘子觉得吧,应该叫济长海!”

    崇祯皇帝朱由检虽然觉得这名字格外的土气,却也贴切,反正话已经出口,不忍扫了郑月琳的性质,“嗯,济长海就济长海吧,都听娘子的。”

    郑月琳坐起身来,甜甜的一笑,“谢谢相公,但是皇上得亲自去跟我爹提亲才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