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O章 赶快救她

    第二章  即刻回府

    “被大夫人和三小姐用了刑,以及这丫鬟快要死的时候十一殿下及时赶到,以及现在这丫鬟生命有了危险,十一殿下勃然大怒,拔剑血洗福安院的经过说了一遍。

    “那丫鬟叫什么?!”连似月几步上前,不顾连延庆等人在场,一把揪起这奴才的领子,厉声质问道。

    “叫,叫灵儿,就是九殿下府上一块随着来的。”奴才被连似月的其实所震慑道,吓得浑身虚软。

    阿月!

    连似月一想到这个名字,便顾不上任何是,风一样的往祠庙外面跑了出去,她紧紧握着拳头,眼中散发着深沉的冷意,那眼神能将万年的冰山剖开一般!

    她浑身散发的危险气息令众人受到深深的震慑。

    “月儿,别急!”凤云峥快步跟了上去。

    “她出事了!”连似月大吼一声,立刻爬上一旁侍卫的马上,凤云峥眼眸一凝,马上也跨了上去。

    他高高扬起马鞭,甩在马背上,那马儿飞奔起来,四周众人纷纷跪在地上,人人均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而连延庆也无心再主持祭拜大礼,马上跟着上马车一块回相府了!

    他脸色阴沉,九殿下和月儿一块回门,风风光光的一件事,他相府十分有面子!

    怎么,怎么又会发生这种事?

    如今,十一殿下深受皇宠,他若真要血洗福安院,恐怕皇上都不会阻拦,皇上本来就不太喜欢十一殿下曾经和连家的关系!

    这边,连母脸色一阵发白,差点晕倒,她紧声道: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才出来半日,怎么,怎么连焱就中毒奄奄一息了?还有,十一殿下就要血洗福安院了,这小雨是犯了什么事,逼得十一殿下下此狠手!

    容氏,容氏到底在干什么?”

    “母亲,这奴才说的也不清不楚的,咱们也快快回相府去吧,这儿就让他们散了好了。”连曦也挂心府里发生的事。

    “好,好!快走,这里的事,就不要管了。”

    连母一行也急匆匆离去。

    一场原本风风光光,浩浩荡荡的祭祀,就这样匆匆忙忙结束了,等着面见九殿下的人,也落了一场空。

    但是,连似月的马行驶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让凤云峥将马匹停了下来

    “云峥,你先回府去看看,务必要抱住阿月!我去见见张迎之抓回来的人。”在刚刚奔驰的马背上,连似月已经有了另外一个想法。

    凤云峥点头,便吩咐冷眉,“你驾马车,保护好王妃。”

    “是!”冷眉遵命。

    于是,夫妻二人分头行事

    城中的客栈,房间里。

    一个身穿着柳绿色烟衫的女子,脸上摸着厚厚的脂粉,浑身散发着庸俗的香气,眼角一片一片的淤青,很明显是受到了殴打。

    她坐在客房中的椅子上,一只脚搭在椅背上,一边吃着面前盘子里茶点,一双描绘着厚厚紫色眼影的眼睛,好奇地四处看着。

    当她看到房中有一个花瓶的时候,眼底立即发出一阵精光,像是老鼠见到了粮一样,将手中的糕点一丢,立刻跑了过去,将这花瓶拿了下来。

    然后跑到床边,将床单拉扯了下来,将花瓶放在床单里面,打结成一个包袱,挂在身上试了试,嘴里说道

    “这花瓶看起来价值不菲,我以前还是花魁的时候,在一个官爷家里看过。”

    “这是赝品,可不是什么真的。”她正沾沾自喜于得了一个宝贝的时候,房门开了

    她猛地吓了一大跳,连忙坐在床上,将花瓶藏在了身上,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华贵的女子正走了进来,一脸笑意地看着她。

    她眼底一沉,往连似月的身后看了看,问道,“你是什么人?那个笑也不笑一个的人派来的吗?”

    不笑的人?那就是说张迎之了。

    连似月于是说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这女人一愣,道,“我没读过书,听不懂深奥的话,你最好说明白些,不然说了也是白说。”

    “春七娘,不愧是春七娘,虽然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说话还是有当年的风采呀。”连似月淡淡地笑着道。

    春七娘猛地一愣,她狐疑的眼神看着连似月,从床上坐了起来,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我当年是个花魁?你是谁?”

    “当然,春七娘的花名,当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稍稍一打听,不也就知道了吗?”连似月不紧不慢地淡淡说道。

    并且,在春七娘的面前,坐了下来,缓缓抬起眼身来,看着她。

    春七娘回头看看花瓶,又看了看连似月,突然,她脚底抹油,赶快就跑,嘴里嚷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来要债的!”

    她跑,连似月也不起身,就这样淡淡地看着。

    而春七娘刚跑到门边,冷眉那冷硬的身影便忽的一闪,唰的一声拔出剑,将剑横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顿时吓得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急忙求饶,道,“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小姐是哪家赌坊的,我改变便马上把钱送过去。”

    “你还的起吗?你用什么还?你若年轻貌美还有人要你,你如今年纪大了,又嗜赌成性,怕是没人会要你了。”连似月的声音变得冷酷。

    “你敢再耍刷找,我立刻杀了你!”冷眉的剑稍微用力,她肩膀上便被刺破了溢出,顿时疼的她直求饶

    “我,我”她如今确实是什么都还不起了,不过她眼底突然散发出一阵亮光,”我女儿有钱,我女儿在相府。”

    连似月脸上那一抹嗜血的笑意慢慢地散开去。

    现在,基本上可以确认一些事了!

    只是!

    她绝对不会便宜了伤害阿月的人!

    绝不会就这么轻易地算了!

    有的人,必须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如果,就这么将她除去,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所以

    “你跟我回去做奴才吧,你做我的奴才,我就不追问你的钱了。”连似月说道。

    “做你的奴才?”春七娘一愣。

    “是,冷眉,将她带走!”她淡淡的吩咐道,声音却像是冰冻了千年的山川,让春七娘狠狠地打了个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