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卷 第一百六十章 知彼

    便是顾延章不问,季清菱也会把事情一五一十说给他听,叫他心中有个数。

    她说事同顾延章不同,顾延章叙述自己一段经历,全是避实就虚,因不愿她担心,只讲个大概,把那在定姚山中极惊险的一段全数跳过,又把路途之中的辛苦与劳累都全数掩去。

    季清菱却是将自己知道的所有顾平忠做的安排都细细说了,又把自己的揣测也说了。

    这种时候,如果不叫五哥有个准备,而是瞒着藏着,如果因为消息疏漏,导致他做了什么错误的决定或者取舍,那当真是得不偿失了。

    季清菱将顾延章走后,顾平忠派人来了多少次,每回都说了什么话,送了什么东西,那日两名妇人如何行事,晚间又是如何进门等等,事无巨细,连细节都讲述得甚是清楚。

    “我总觉得这半年来延州城内大小走火之事,有许多回都与七叔有关系。”

    当着顾延章的面,季清菱自然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便是只是没有证据的推测,也毫无压力地说了。

    顾延章越听越觉得不对。

    顾平忠既然敢弄死一个,自然敢弄死两个。

    正常情况下,把自己打发去定姚山之后,下一个要对付的,应当是清菱才对。两人都死了,要更名换产,岂不是更为方便?

    外头都以为清菱是他妻子,如果清菱还活着,顾平忠又如何能霸占自己家产?

    也是因为这个,他才会从镖局请许多镖师回来,就是防着对方或是强来,或是使阴招,谋害家中小儿的性命。

    可看顾平忠这动作,不像是害命,倒像是要图人的样子。

    顾延章听季清菱把话说完,又问了些问题,心中已是隐隐猜到了那人的龌龊心思,一时之间,只觉得怒意难遏,此时只想提刀杀向亭衣巷,把顾平忠两兄弟给一刀结果了。

    这混账,竟是想人财两得!!!

    他捏着拳头,把怒火压下,不叫季清菱看出来,更不想她知道那顾平忠曾经打过什么叫人恶心欲吐的主意,他看了看时辰,抱着小姑娘又亲了一回,道:“明日我去领户籍,就去把咱们两的草帖定帖拿去衙门登名。”

    这事早该办了,季清菱也不扭捏,她跟着顾延章看一回时辰,道:“五哥,你要早些休息了,赶了一天路。”

    顾延章有心想两人共寝,却知道如今律法上名分未定,终究不能太过,只得依依不舍地将季清菱送回了她的房间,自己匆匆洗漱了一回,这才躺到床榻之上。

    他白日里奔波了一天,又同季清菱缠绵了半日,本该好睡,却因才得知了顾平忠那事,半点睡意也没有,闭着眼睛把从季清菱一处听来的话细细琢磨了,又凑上了回来途中,从张户曹口中套出来的州衙内官员、胥吏实际架构与权力差遣分工,等到心中有了个大概,这才放心睡去。

    次日一大早,他同季清菱一处用过早饭,不着急去州衙办户籍、登名,而是先去寻了一趟徐达与张户曹,三人一起到州府衙门交了文书。

    准备辎重、军需也要时间,更要征召役夫,安排护送的兵丁,延州府衙叫他们四日后再来清点人、物,届时再行出发。

    顾延章得了四日的空闲时间。

    他也不忙其他,先同徐达、张户曹二人去了一趟宗卷库查档。

    顾清峦名下的产业极多,几人同七八名户曹官与胥吏一同整理了半日,才整出小半。

    杨奎在时定下规矩,州府衙门官吏不得吃请,此时他不在了,这规矩自然也就名存实亡,顾延章请几人一起去吃了席,选了个清静的酒楼,将菜都点了个遍,大中午的,一屋子的户曹小官同胥吏吃得满嘴是油,满脸满身酒气。

    好在他们也知道不好,吃过席,各自偷偷溜回了宗卷库内,醉醺醺地继续查档。

    顾延章随身抄了原来家中几份产业之名,趁人不注意,自去架上翻了。

    果然并不在顾清峦名下,而是挂去了一个陌生的人名头上。

    他把人名等处都抄了下来,又把契纸编号都誊抄了,看一看经办人——都是一个叫做李卯的户曹官。

    他回忆了下午间敬酒地场景,转头找了一会,笑着走到一个看起来胖胖的中年男子面前,装作不经意地问道:“李户曹,你们这一处用印请批,是不是同军中一般,也是找文书办请批?”

    今日见面时已是得人引荐过,知道这是个献财献物的财神爷,中午又吃了他一顿大席,李户曹十分给顾延章面子,笑道:“差不多。”一面举着手里一份文书,指着上头的州府大印,道,“这一个印,需要户曹司一人经办,统管一人批核,请印,再由长官签阅,最后再去文书办用印。”

    顾延章点了点头,笑问道:“那一般是谁经办、批核?”

    李户曹中午听同僚张户曹说了些话,只以为面前这是个一心卖财求官,却又有些上进心的勤快少年,有心卖他个好,便道:“长官、押司都能。”

    顾延章笑了笑,道了个谢,绕到众人看不见的架子上,寻起用印的批核单子来。

    他才到保安军中的时候,做的就是整理转运司宗卷的活,上万份文书从头编号、登记、归档,一个人耐着性子一一顺下来,现在对着整齐的州府宗卷架子,几乎是毫不费力就找到了自己要的那几分文书。

    批核人是郑显。

    请印人也都是郑显。

    顾延章把几分文书誊抄下来,将东西放回宗卷架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回了原来的位子。

    “刚刚不小心拿错了一个档案盒子,里头好多经办人叫郑显,那是这一处的长官吗?”

    他笑着问了问张户曹。

    “不是,是州衙里多年的老押司。”张户曹从纸堆里抬起头来,随口答道,口气里有淡淡的畏惧。

    顾延章顿时有了数。

    下午,他去把户籍领了,又把与季清菱的草帖、定帖缴了,有了张户曹在旁边帮忙,几乎是立刻拿到了婚书。

    他把婚书珍而重之地收好,开始腾出手,专心办事。

    “户曹,我听说州衙中的押司都是老于吏事,若是不小心得罪了,今后日子都不好过,那如果当真得罪了,又该怎么办?”

    张户曹以为他在说笑,却是半说笑,半认真地答了一句,道:“旁的不晓得,如果在咱们这,请长官出面说和,出一回大血,估计就不会太用力整治你了,若是不行,就叫家里准备棺材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