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给九皇子治病

    购买比例不够50%的, 订阅后满50%即可见

    出了隆钦帝这般的帝王,舍了江山,是赵家人的不幸,也是大梁的不幸。樂文小說|最苦的便是百姓, 想到了变成的废太子和废后, 简宝华面上的沉重缓了缓,他们两人倒是过的不错。

    翻了一个身,锦被滑落。

    “小姐, 小姐。”她的幔帐被人猛地掀开,简宝华看到了兴奋的柒夏的脸。

    拉着柒夏的手,起了身,柒夏让小丫头整理幔帐,自个儿亲自给简宝华更衣, “浩然寺里头的事, 你知道不知道?”

    屋内的西边的窗斜斜拢入了一捧暖光,这一觉她窥见了前世后的一切,而今生只是堪堪过去两个时辰。两个时辰的午睡,对孩童来说有些太过于长久, 她的口舌有些干涸,整个人也有些昏昏沉沉。

    顺手接过了温盐水,漱了口, 简宝华把口中的水吐在了捧在面前的游鱼弄荷茶缸里, 才对柒夏说道:“闹得沸沸扬扬, 怎会不知道?”

    “我就说你应该带我去的, 竟然错过了这样的热闹。”柒夏的神情很是懊恼,撅起的小嘴还有她的眼神里余着对简宝华无声的埋怨。

    带着热热水汽的巾子扑在了她的面上,简宝华擦过了脸,才说道:“寺庙里的热闹,在场也恐怕不知道什么消息。”

    “也是。”柒夏说道。

    “不气了?”简宝华擦过了脸,终于整个人不再浑浑噩噩,只是头脑还是有些不清爽。

    “你都不带我。”柒夏的语气很是幽怨。

    简宝华觉得有些好笑,“成了,是办正事的,你这性子……”

    “我这性子怎么了?”柒夏的长睫扇动,眼睛眨啊眨。

    简宝华不好说什么,她不带柒夏就是怕她生出了意外事故,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柒夏这样不明不白跟着她,领的是大丫鬟的份额,实际上是同她玩的小丫头,她这样的定性,如何能放心带她出去?

    简宝华没有回答柒夏的问题,汲着木屐从梳妆台拿起了手镜与梳子,走向了西向的那扇窗。推开窗,原本只是从夹缝里偷偷潜入的风便光明正大席卷进来,撩拨推窗人的发,简宝华的长发轻轻扬起,又轻巧地落在背上,乌压压的长发被暖色镀上了金光璀璨。

    简宝华眯起眼,一下又一下梳着长发。心中想着,还是要同舅母说一声,幸而遇上了周若苒,加上今日里的事也是个好由头,柒夏的性子太过于天真烂漫,若是不带她出去,她要生恼,带她出去也是提心吊胆,怕她惹出祸事。

    柒夏本就没有把简宝华刚刚的话放在心中,只是顺口一说,简宝华一打岔,她只看着简宝华,简宝华的动作说不出的优雅,若是身子抽条,是那豆蔻少女在窗边做出这样的动作又会是如何的动人?

    柒夏是个爱美的,便在心中瞧瞧记下简宝华的动作,手抬到这里,如何不疾不徐梳头。

    “染春呢?”

    柒夏见着简宝华提到了染春,才想到了正事,“染春回屋休息,她之前同我说,老太爷回来了。”

    “什么?”简宝华被这个消息一震,手中的梳子几乎要拿不住,匆匆地坐到了梳妆台边,“你怎的不早些同我说?”

    柒夏吐了吐舌头,“我一不小心忘了。”到简宝华的身后,手脚利落地替她梳发。

    “简单些就好。”

    简宝华便往外祖母的院落方向走去,她提着裙摆,行得生风,穿过花园,带动的风让枝叶摇摆。柒夏在后面跟着跑的气喘吁吁。

    “瞧瞧是谁来了,是宝丫头。”外祖听到了步履匆匆,原本是手背身后站在院中,就转过身子,他笑着对简宝华张开手。

    简宝华站在院门口的时候一瞬间竟是有些不敢踏入,外祖父外祖母所住的院子种着最多的是药草,外祖父通晓一些药理,故而就算是炎炎夏日,满府邸的驱蚊草让齐府少有蚊虫。院里有一株久生的香樟树,成人张开臂膀都拢不住那健壮的躯干,常青的香樟树的枝叶生的是郁郁苍苍,秋日里霞光与枝叶的倾盖让外祖父身子半是明媚半是阴影,足下拉长了的剪影,还有黑色的小圆粒是香樟树的果,被人踩破就留下黑色的痕迹。

    一切美好的宛若梦境,简宝华站在院门口,竟是不敢踏足。

    “怎么?我这次是在外耽搁的久了些,宝丫头都不认识我了?”齐琅笑着向着简宝华走来。

    原本半个身子被香樟树影拢着,此时整个人便行走于阳光下。齐琅一席青衫,腰间系着一枚玉佩,面上皱纹因为笑容都舒展开,须发都有了岁月的痕迹,半是雪白。就算是年长,他的脊背却挺得很直,行走不疾不徐,这般岁数的齐琅美须冉冉,简宝华知道早些时候的齐琅更是如芝兰如玉树,风姿卓越。

    “外祖父。”简宝华冲了过去,整个人埋在了外祖父的怀里。

    齐琅的身上是淡淡的皂角的芳香,还夹杂苦涩的药味。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拥抱,让简宝华忍不住把他抱得更紧一些。他的死是她长久的梦魇,他满身是血倒在地上,她永远记得当时的彷徨与无助,外祖父临死之前最挂念的仍然是她,忍着疼,宽慰让她不要怕不要哭。

    简宝华忍不住红了眼圈,外祖父如今还活着,这是她最大的幸。

    齐琅把简宝华正过身子的时候,就见到了她发红的眼圈,心中有些愧疚,原本在半个月前他就应该到了,只是因为生了一场路,所以耽搁了返程。“是我回来的晚了,还错过了宝丫头的生辰。我给你的生辰礼物早就备下了,若是不喜欢,想要什么,明日里一早我就陪你出去买好不好?”齐琅耐心地哄着简宝华。

    简宝华的心中一惊,“不要。”脱口而出,尖锐的声音几乎穿了人的耳膜。

    猛然的尖叫骇了齐琅一条,见着小姑娘的面容惶恐,“怎么了?”

    简宝华知道自己失态,揪住他的衣襟,摇摇头,收敛了惊恐之色,“你的身子还没有好全,我都闻到你身上的药味了,身子好了,再带我出去。”

    “我身上不碍事的。”齐琅说完,就低低咳嗽了起来。

    “你看,你还病着,身子还没有好全。我不要你带我出门。”简宝华飞快地摇头,今日里才和仝宸舟提了找吴生的事,赵淮之答应她,不用等到休沐日,这几日就会想法子替她去寻吴生,但是也需要一定的时候,吴生没有找到前,简宝华不敢让外祖父冒险。

    拉着他的手,简宝华带着外祖父往屋内走,一边说道:“染了风寒,怎么还在风口里站着,前几日下了雨,天气有些凉,在屋内待着。”

    “我们的宝丫头,也大了。”齐琅感慨道,笑眯眯任由着小姑娘拉着他的手,把他往屋里带。

    从朱雀大街往南,一条又一条的街道,越行越窄,等到穿过了不知道那一条的街道,到了叫做折柳胡同里。

    简宝华下了马的时候,双腿的内侧隐隐有些作痛,恐怕再这般到长公主的府邸,她今日还能够受得住,明日就行不得路了。

    对周若苒而言,新鲜有趣压过了一切,下马之后垫着脚张望那巷子口的柳树。

    走到了第一家,赵淮之牵着马上前,兽口衔铜环碰在门上,敲了三两下,就听到内里有人作答,“来了。”

    一个精瘦如猴的男子出来,看到是赵淮之,“世子爷,您今个儿怎么有空?”

    “过来看看有没有好货色。”赵淮之把马匹的缰绳递给他,“有没有猫儿?”

    “猫儿?”精瘦汉子一愣,“我这里都是海上送来的,哪里有什么活物。”

    “水晶镜是从这里得的?”周若苒插话。

    行商的人,眼力是最为毒辣,见着周若苒的打扮,便知道她的身份尊贵,加上皇室之人也知晓,便笑道:“郡主猜中了,前两日才从番邦过来的小玩意,小的就让人送到书院了。院子里虽然有些乱,但还有其他的好玩意,郡主若是喜欢什么,直接拿就是。”

    王松又对赵淮之说道,“我等会让人去找老六,他喜欢鼓捣猫儿狗儿的,我去问问。”

    “要乖巧一点的,不能太闹腾。还有好看一些的。”

    “成。他过来还要一会儿,你们在这里,不如先坐着喝口茶。顺便看看有什么瞧中的。”

    赵淮之应了。

    踏过门槛,简宝华便是一愣,只因为这院子里垒着方方正正的木箱子,上面还贴着黄纸,有一小半被拆开,仆人的手中动作利落,在打开的箱子里分拣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