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27

    />

    风冷邪柔和了眼,厮磨着他。在他耳边轻吐三个字。

    风尘儿一震,泪浮于眶,紧紧抱住了男人。

    “我亦然……”他呢喃。

    庭院里,春花浪漫,洞房中,春色无边。

    ***** **** ****

    江湖上,对无情剑的非议颇多。道貌岸然的人之多,对父娶子的事,自是大大抨击。然而,世人议论再多,都无关无情剑一分一毫,有道是:

    剑似无剑若有情,不揭红尘,人在深深处。苍穹枝长伸几许?浅越雷池惊天人。

    鸾弦拨乱香一缕,飘雨飞花,恼破春情绪。江湖莫惊龙凤飞,笑闯邪尘戏一回。

    番外

    “大猫,咱们与爹爹走散了,该如何是好?”

    杭州城,繁华大街上,一弱冠少年与一巨大白虎立于路中央,惊得普通百姓纷纷避走,但又好奇地回头看那少年。

    那少年体形纤长,一身仙骨,发若蝉丝,眼如水波,俊美的五官中透着月光般的灵秀,一袭月牙色纱衣,迎风飘飞,走起路来,飘飘欲飞,疑似天仙下凡?!

    他身边的白虎高及他腰侧,虎尾一摆,威风凛凛。那少年轻拍白虎的头,白虎竟如猫般地乖巧。

    少年幽幽一叹,正烦恼着。

    虎啸了几声,少年双眼一亮。“你饿了?唔,我也饿了呢!罢,咱们找家酒楼祭祭五脏。”

    说着,便带着白虎,轻快地向就近的一家酒楼走去。

    酒楼中的人一见白虎,莫不大惊失色。少年拍拍虎头,安抚众人。“大猫很乖,你们莫怕。我和大猫用完餐即走。”

    店小二战战兢兢,不敢说话,连掌柜的也躲躲闪闪。

    “公子……求求您,移驾别处吧。”

    少年正欲说时,白虎吼了几声,似在警告他们别不知好歹,未待众人反应,大摇大摆地上了二楼的雅座。

    少年哭笑不得,他歉意地向掌柜和店小二行礼。“对不住,大猫有时就爱调皮。这里有十两银子,请上几盘平常小菜,再来二十斤生肉。多谢了。”

    把银子往掌柜的手里一塞,便追着白虎上楼,以防它再顽皮。

    才上二楼,果然看到白虎弄得人心惶惶。白虎却悠哉地找了个临窗的雅座,跳上椅,趴在桌面上。

    少年摇摇头,走过去,轻拍白虎的头。“你又不乖了。”

    白虎抬抬眼,没什么反应。

    少年无奈地坐下,歉意地向邻桌的一对青年笑笑。

    那一桌的青年人,一个生得极美,但隐约闪着一丝妖媚之气,另一个俊逸非凡,看着十分清爽。

    那有着妖媚之气的青年美目流转,盯着少年秀美的脸,笑盈盈地接近他。“公子相貌不凡,这白虎更是世间罕见。”

    白虎见有陌生人接近,极为警戒。少年安抚下它,向妖媚男子有礼一笑。

    妖媚男子却自顾自地在他桌前坐下,细长的丹凤眼流转着诡异之光。“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少年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稍避了避。“在下风尘儿,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那妖媚男子一挑战者眉,笑道:“杜幽吟,我的名字。”

    他报出姓名后,邻桌的那清爽男子却冷哼一声,妖媚男子不自然地咳了咳,向风尘儿揖手。“抱歉,在下有个老毛病,呵呵……”

    他也不说清楚,匆忙地回座,挨着清爽男子细语几句,清爽男子偏过头,理都没有理他。妖媚男子面露苦色,哀怨地瞪着对方的侧脸。

    风尘儿看得雾煞煞,不明所以。

    刚好,店小二战战兢兢的上菜了,他收了心神,先填饱肚子再说。白虎也冲着自己的食物——生肉,口水直流了。

    才吃了几口饭,街上似乎有什么骚动,他好奇地向窗外看去。

    只见大街上,又出现一只巨大白虎,而白虎的身侧立了一名全身泛寒气的男子。

    风尘儿心一喜,身边的大猫早他一步大吼。街上的男子立即侧目过来,看到酒楼窗口边的人,他身一闪,如烟般地飘了进来。

    百姓皆以为自己白天见了鬼了!闹哄哄一片。

    男子飘进窗内的第一件,便是抱住风尘儿,风尘儿欢喜地回拥他,亲昵地贴在他怀中。

    “太好了!幸好看到你了,要不,咱们真要失散了。”

    “不会。”男人淡淡地说。他在风尘儿身上下了暗香,唯有他能千里追踪。故尔,此次失散才半个时辰,他便找到他了。

    风尘儿眨眨眼,似乎不大明白,男子淡笑。

    这时,楼下窜上一只巨虎,正是刚刚与男子在一起的那只。

    “小猫——”风尘儿招招手,小猫立即过来撒娇。风尘儿拍拍它,转身对男子道:“邪,咱们先用餐吧。下午再去西湖。”

    “嗯。”男子应了一声,便坐下了。风尘儿唤来小二,添了筷子与饭菜。

    近几年,男子伴他大江南北的游玩,使他大开眼界,今次重游西湖,却意外的差点失散。

    他们愉快地用着饭,其他客人都在啧啧称奇。

    邻桌的杜幽吟终于将身边的男子安抚了,看了眼风尘儿俊美灵秀的脸,他低声问身边的男子:“灵,你觉得这少年与你的小师弟比起来,哪个更美?”

    “啪——”那男子重重地放下筷子,气呼呼地转向即走。

    杜幽吟惊地连忙追上去。“灵,你……你别这么小气嘛……”

    风尘儿抬了抬头,看着两人消失在楼梯口,不解地斜眼。

    “那两人煞是奇怪呢。”

    他身边的男子伸指将他唇边的米粒拭去,他舔舔唇,男子将手指放在唇边磨了几下,风尘儿当下通红了脸,男子看他的眼神竟多了丝笑意。

    风尘儿被他看得窘了,埋头吃了起来。

    男子却云淡风轻地附在他耳边,咬了一下他的耳垂,他差点呛到,嗔怒地瞪了男子一眼。

    正在撕扯生肉的两只白虎好奇地抬头,不解地望向主人。

    “邪——”

    风尘儿轻呼一声,抓下男子抚他大腿的狼爪。

    男子淡淡地笑,如春风抚面。

    窗外,天阔云疏,春意正浓,绿风细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