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二十一章 舌战群儒

    林武是什么货色,早在前往东洲之前,刘飞就调查过。

    事实上,早在三年半以前,刘飞刚建立紫木王朝之时。

    刘飞就已经派遣了弟子,潜伏在东洲,并加入了儒家。

    虽说这些弟子,身份都不是很高,但却能将精准消息,精准传递回去。

    如此一来,对于东洲的局势,刘飞自然很清楚。

    事实上,不但的东洲,就连西洲和中州,也有刘飞的弟子潜伏。

    但同样的,在紫木崖之中,也有东洲和西洲,甚至说道白帝的细作。

    这种互相派遣卧底潜伏的行为,在帝国争霸之中,太正常了。

    也正是了解林武,刘飞非常清楚,这货对自己动了杀心。

    刘飞想要征服东洲,林武是一个很关键的人物,一个绕不开的大人物。

    三百年前,东洲和白帝,曾经爆发过大战。

    当时白帝刚上位,杀死了董仲最器重的弟子——公子苏!

    董仲大怒,尽起东洲之兵,准备给公子苏报仇。

    白帝先下手为强,立刻御驾亲征,亲自率领白族的精锐,一路杀向东洲。

    当时镇国公白蛟,还潜伏在儒家内部,并没有暴露。

    白蛟和白帝,里应外合,杀了东洲,一个措手不及。

    当时白帝气势汹汹,一路杀向东海,几乎占据了东洲九成疆域。

    但到东海之时,白帝却怂了。

    危机之时,林武以一人之力,带领三千士子,灭了白帝三百万大军。

    而后,林武登高一呼,应者如云,兵马迅速增幅到三十万人。

    就靠着这三十万人,林武灭了白帝大军一千万。

    甚至到最后,白帝差点被林武所杀。

    那一战,是白帝生平,唯一的一次失败,也是最耻辱的失败。

    回归中州之后,白帝卧薪尝胆,励精图治。

    三百年后,白帝这才雄霸中州,成就了万古一帝的赫赫威名。

    但就算如此,白帝哪怕如今,依旧很忌惮林武。

    “撼东洲易,撼林武难!”

    也正是因为这八个字,白帝哪怕到如今,依旧不敢来攻东洲。

    对于林武这个人,刘飞是很佩服的,也想收了他。

    但刘飞却更清楚,林武很固执,不可能投降。

    除非刘飞,能收了董仲!

    否则的话,让林武投降,那是做梦!

    而且话又说回来,如果要国战的话,刘飞没必胜林武的把握。

    林武此人,让刘飞想到了,中原历史上,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孙武!

    林武至于白骨世界,等同于孙武之于中原!

    如此绝世名将,刘飞如何打?

    就算刘飞能取胜,最终付出的代价,那也太大了。

    所以!

    无论如何,刘飞这次文会,都必须取胜!

    这一次文会,看似只是雄辩,却足以左右,未来天下的大势!

    刘飞很清楚,林武肯定要找茬,寻找刘飞的破绽。

    只要刘飞,文斗一旦失败,。

    那么林武肯定,会抓住机会,先斩后奏,灭杀刘飞。

    到时候,就算董仲责怪,林武也无所谓了。

    杀伐果断,这才是名将本色!

    但刘飞早知道林武打算,又岂能让林武成功?

    林武和刘飞,各怀心思,都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而此刻,凳子终于端来,放在了刘飞身旁。

    但刘飞并没急着座,而是淡淡摇头:“朕还是习惯,乘坐自己的凳子。”

    啥?

    你……还能有凳子?

    闻言,众士子一愣,都有些愕然。

    “哗!

    刘飞大手一挥,一个充气沙发,出现在手中。

    而后,刘飞拿着充气筒,当众充气。

    很快的,一套组合沙发,出现在大厅中央。

    刘飞大马金刀的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还点燃一支烟。

    噗嗤!

    这一幕,看的林武,顿时喉咙一点,气的几乎尿。

    林武给刘飞安排的座位,位于大厅的偏僻角落,几乎无人能看到。

    如此一来,刘飞就能被孤立,发挥不出任何影响力。

    可刘飞倒好,居然自带沙发茶几,而且还坐在了大厅最中央。

    如此一来,刘飞的一举一动,都会成为焦点。

    刘飞从踏入东洲到如今,和林武无声的交锋,已经两次。

    这两次,林武都败了!

    坑爹呢,这是!

    林武怒火熊熊,再次将手,放在了腰间的长剑上。

    “大帅,淡定,一定要淡定。”

    董伯赶紧说道:“夫子还没发话,切莫乱来。”

    哼!

    林武一声冷哼,指着刘飞说道:“我听闻紫木道友,你乃是一个文采飞扬之人。”

    “今日既是以文会友,那请紫木道友,当众吟诗一首,如何?”

    声音落下,众士子的脸色,都变得有些戏虐。

    刘飞是个搬砖工,如今也是搬砖皇帝,这件事大家都知道。

    大家更知道的是,刘飞或许很厉害,但绝对不会不可能懂得文学。

    废话!

    诗词歌赋,此乃很高深的学问,不是一两年能速成的。

    林武让刘飞吟诗,刘飞肯定做不出来。

    打脸!

    这绝壁是打脸!

    眼见刘飞沉默不语,林武顿时得意了:“对了,紫木道友你要记住,这首诗必须是你自己原创,切莫盗用前人的诗句。”

    声音落下,董伯点点头,补充说道:“不但如此,老夫提议,这首诗必须应景。”

    “紫木道友,你可以用今日聚会之时,你能看到的东西,任何来作诗。”

    “等你作诗之后,我们东洲的各位士子,也会针对这件东西,逐一做诗。”

    “谁的诗最好,大家点评得出。”

    声音落下,众士子纷纷叫好,都有些激动。

    如此一来,不但能瞬间,将刘飞打脸。

    而更为重要的是,等刘飞作诗之后,大家也跟着用同样的东西作诗。

    这样打脸,岂不是双重打脸?

    啪!啪!啪!

    众士子敲打着桌子,仿佛一级网看到刘飞,被打的彻底脸肿的一幕。

    然而!

    面对东洲群儒的刁难,刘飞却毫不介意,而是淡淡说道:“林武道友、董伯道友,二位真要如此?”

    “朕才高八斗,若是第一个作诗,你们恐怕就没机会了。”

    噗!

    声音落下,众士子大怒,都感觉刘飞太狂了。

    “只要你有那个本事,请!”

    林武怒极反笑,冷冷望向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