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洛西娅妮露光与影下

    洛西娅个子小小的,被扔在后座上她的身边就是妮露。绑架她的茜西坐在前面的副驾驶上。

    洛西娅她的双眼看着妮露,而妮露却避开了她的视线。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她就有点消沉下去了妮露为什么不看她。洛西娅有点小难过,比起知道是茜西绑架了她的时候,还要伤心。

    就在这场追击面临着结尾的时候车子猛地停了下来。

    “看来不把她扔下来是走不了。”那个男人沉声说道。

    “把这个喂她喝下去。”说话间,男人将一只玻璃管扔到了妮露的手上让妮露受了一点惊吓。

    茜西看着那支玻璃管看着洛西娅的眼神有些可怜。之前她为了能够带走洛西娅,给她喝了稀释的精神力消融药剂。

    这一整只没有稀释的喝下去就算再好的天赋也废了。

    “快点。”见妮露迟迟都没有动作,对方催促道。

    妮露不知道这个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从茜西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

    茜西心一狠,妮露下不去手,就她来好了。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了。茜西想着一把夺过呆愣的妮露手中根本没有什么力道的玻璃管打开盖子,撕开封住洛西娅嘴巴的粘胶。

    直接掰开她的嘴,到了进去。

    “你们如果想要一个死了的,就尽管围上来。”男人对着通讯频道说了一句。

    “放了殿下,留你一条命。”

    洛西娅被药剂又苦又腥的味道呛得半死,这个声音是艾琳,不过她从来没有听到过艾琳那么冰冷的嗓音,好像要把人给冻起来了一样。

    “让我们离开,我可以把你们的殿下还给你们,不然的话,有本事你们就直接过来。”男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这里距离两族边境线不到十米,要是放人离开了,想要再抓到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艾琳沉默了一会儿,妥协了,“你们必须保证殿下是完好的。”

    “当然。”男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她一眼,眼中满是得意。

    洛西娅咬牙,只是本来就全身无力的她,在经过刚才的刺激之后,还没有缓回来。

    最后她是被丢下车的,然后艾琳她们就围了上来,另外一些人去拦截车子。但是那么近的距离,突然之间加速完全组拦不住,就让他们离开了光翼族的地方。

    “殿下。”艾琳扶起她,“他们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艾琳,药剂。”她强撑着把手中刚才趁乱攥住的玻璃管给艾琳看了一眼,就昏过去了。

    洛西娅不知道,那是药剂开始起作用了。

    艾琳拿起玻璃管放到鼻尖,表情瞬间变样了,“来人,用最快的速度将殿下送回去!”

    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洛西娅是在醒来之后听别人说的。

    她这一睡就睡了几十年,还是请王出手的。不过她的天赋还是造成了轻度的损害,这个是没有办法弥补的事情。

    “欢迎回来。”艾琳给她的身上披上一件袍子,她之前一直沉睡在圣池里,知道刚才才醒过来。

    “我睡了很久。”她看着自己抽长的身高,样子已经脱离幼生期了,估计都已经快要过完成长期了。

    “嗯。”艾琳点点头,“你对当初的事情还记得多少?”

    “不太记得了。”她的动作微不可察的一顿,淡淡的说道。

    “不记得了也好,你的寝宫一直都有打扫,和以前一模一样,什么都没有变。”艾琳也没有问她是真的不记得了,还是故作忘记了。

    “你的天赋”

    “我知道。”洛西娅打断了她的话,这个事情她从醒来的那一刻开始就知道了,“我在沉睡的时候,顺便完成了知识记忆传承,这些事情我都了解了。”

    “那真的是太好了。”艾琳讶异,她本来以为觉醒传承记忆的时候会出现问题。

    “嗯。”她淡淡的点头。

    等回到了以前住的房间之后,洛西娅偏头看了看艾琳,“我想休息一下。”

    艾琳了然,直接退了出去。心里却发觉洛西娅比起以前,性格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样子。淡漠优雅的没有丝毫烟火气,就好像是一个精致的人偶。

    怎么会这样?艾琳觉得不对,离开之后,就去找一只给洛西娅检查身体状况的医师。

    “这样的情况,虽然不多见。但是不排除是缺失了某部分的情绪,消融药剂是直接针对大脑的,出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情况,也是很正常的。”

    “如果只是情绪确实,那其实算的上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艾琳听了对方的解释,心情还是有些郁郁寡欢。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从以前活泼的样子,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她说不心疼肯定是假的。

    那么多年了,洛西娅沉睡的时候,也一直是她在照顾她。

    “什么?!你要上战场?不行!绝对不行!”艾琳听了她的话,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为什么不行。”洛西娅淡定的反问,“我的年龄早就已经够了吧,之前是因为特殊情况,现在已经没有继续拒绝的理由了不是么。”

    “你才刚醒过来几天,不说你的实力问题。就是你的身体没有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恐怕跑两步都跑不动吧。”

    “你是不是听别人说了什么。”艾琳忍不住问道。

    “什么也没有。”洛西娅沉着脸,“只不过,当初害我的既然是羽翼族的,那么我想报仇不也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么。”

    艾琳发现了,洛西娅不仅仅是变得淡漠了,在某些事情上,她还很偏激。

    “你要去也行,训练合格了我就不管你了。”艾琳长期都在后方,对于前线的战事也都是通过别人得知的,但是也知道非常的危险。

    “好。”洛西娅一口就答应了,之前她提出来要训练,都直接被艾琳直接给回绝了。艾琳不松口,其他的人根本不会答应她的要求,借口都是一样的,她的身体还没有好

    她的身体,她还不知道么。

    艾琳无语凝噎,她发现她好像中计了。洛西娅明摆着是故意的,可是她既然答应了想反悔也没有办法了。

    “我会给你制定合适的训练计划,在这之前,你给我安安心心的恢复你的身体。”艾琳说完,气冲冲的走了。

    “希望能够尽快。”洛西娅点点头,所谓的安心恢复身体,也不过就是到处走走。

    想起来自从醒了以后,好像哪里都没有去过。洛西娅想了想,决定出去走走。在经过当年的事情,她再要出去的时候,身边都有着人的保护。

    “别让我看到你们。”她看着身后保护她的几个人,皱了皱眉头说道。

    听到她那么说,她身后的几个人面面相觑,最后全都融进了人群里,暗中保护她。

    几十年没见,城市和当年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变化。可是她的心态却变了,不知不觉,她在一条街上停驻。

    洛西娅微低着头,轻笑了一声,她本来都已经她忘记了。当初她为什么会出事,原因专门可能忘掉。

    街道周围还维持着当初的样子,她现在站着的地方,不就是当初被妮露给撞到的地方么。

    她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直接转身离开了。只是她的心底,到底是还有那么一丝被她自己给忽略掉的期待。

    当初的那管药剂,让她的天赋造成了无可逆转的伤害,尽管醒过来之后的她天赋仍旧凌驾于大多数人之上。却失去了本来可以去竞争那个位置的机会,以前的她倒是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现在么。

    当初绑架她的就是敌对种族的,洛西娅不知道她自己现在的情绪问题,所以外表看清来淡漠优雅,心中的邪恶却是半分都不少。

    其他的人背后怎么说她的,她也无所谓。当初妮露是被带走的,可是妮露并没有多少的不愿意。所以是她看错人了?

    再一次见面是在战场上。

    战场的面积非常的广大,在这里不知道陨落了多少的精英。

    似乎是约定俗成的,不管在其他星球有多少的势力,却只会在母星上开战。当另外一个种族被消灭的时候,就是接管母星的时候。

    初见的时候,洛西娅根本没有认出来妮露。几十年不见,加之妮露和小时候的变化太大了,所以下手的时候,她根本就毫无顾忌。

    雪白色的长袍上不知道沾了多少人的鲜血,到最后洛西娅都不知道那些血是她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看着眼前银发的黑色羽翼族人,洛西娅下手的动作终究还是有些迟缓。那头银发和她记忆里的,好像一模一样。

    洛西娅没有认出来妮露,妮露她却认出来了洛西娅。洛西娅的样子和小的时候几乎没有怎么变,更不要说那么多年了,妮露的心里其实是觉得愧疚的。

    当初要不是因为她,洛西娅也不知道被茜西给带走,最后还被喂了精神力消融药剂。在那么多年以后,有着广博见识的妮露,自然知道当年喂洛西娅喝下去的是什么东西。

    所以当洛西娅提着剑,剑刃要落在她的身上的时候,她突然间就没有了动手的想法。只是求生的本能到底是站了下意识的上风,身体往右边一次,剑刃刺穿了身后的羽翼。

    和光翼族的纯能量集合成的光翼不同,妮露身后的羽翼切切实实和她是相连的。红色的鲜血染红了黑色的羽毛,滴滴落在地上。

    洛西娅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刚才那一剑会突然手抖,就听到自己脱口而出一句道歉,“对不起。”

    就好像在很多年以前,她不小心惹妮露生气了,下意识的就会先道歉一样。

    妮露一言不发,和多年前一模一样。

    洛西娅有些懊恼她脱口而出的话,她为什么要对着敌人道歉。然而就在她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撤退的消息。

    等她再回过神,刚才还在自己面前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只有地上滴滴蔓延着远去的鲜血在诉说着什么。

    妮露在听到洛西娅道歉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出来了。洛西娅忘记了她,或者是说没有认出来她。

    不过都不重要了,反正都是见面不相识。

    妮露受伤回到军营里,不过是羽翼被伤到了,她自己止血。动作熟练的,就好像做过很多次。

    处理完伤口,她看着来去忙碌的族人。想起以前和洛西娅在一起时候的事情。

    她撞到洛西娅的时候,本来以为对方会很生气的。在哪里都有阶级,而不巧,她妮露不管是在光翼族还是羽翼族都属于下层。

    撞到一看就是家世良好的洛西娅,怎么看,也要被说上两句吧。

    结果居然还是对方先和她说的话,甚至还问她有没有事情。妮露想起初次见面的时候,洛西娅向她伸过来的手。

    要是知道会发生后来的那些事情,她一开始就不会把手伸过去。

    可是那个时候,她的心里有点紧张还有羞涩。有个很好看的人对着她伸手,一时激动,她就把手伸出去了。

    等到被拉起来的时候,她心中的惊愕都没有消失。

    再然后就是洛西娅先缠着她,她虽然表面上很冷淡,但是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洛西娅的身上有一种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的感觉。这也就是后来,为什么她和洛西娅的关系越来越好的原因。

    洛西娅似乎从来都不会生气一样的,就算她有时候不回应她说的话,她一个人也能说个不停。

    如果没有那次绑架的事情,她和洛西娅大概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未来。只是那样子,她大概也不会知道她根本不是光翼族的人,

    凝聚不出光翼,基本上用不了精神力,天赋非常的底下。都是因为她是羽翼族的人,羽翼天生就长在身体里,而且羽翼族也不是精神力见长的种族,他们更擅长搏斗。

    不过她似乎因为被洛西娅影响的,对于那些术法也非常的感兴趣。

    洛西娅的身份在军队里,并不会给她带来什么优待。但是当战争暂停之后,她的身份又给她带来了一个便利。

    “休息?怎么会那么想?”艾琳给她削着水果,似乎有些意外她会说这样的话,“之前还不是说要战斗么?”

    “既然暂时结束了,我也想休息一下。”主要是今天遇到的那个人,让她感觉到一种熟悉感。

    “你是不是在战场上碰到什么事情、什么人了?”艾琳见她眉头抽动了一下,问道。

    洛西娅看着艾琳,“你怎么知道。”

    “就算是认识的人,你又要去做些什么呢。”艾琳问。

    “不做什么,我只是打算去看看。”对方没有她们这边那么快撤走驻军,她现在的实力,在他们这个最为松散的时候去探一探,应该没有问题。

    “碰到什么人了。”艾琳笃定的问道。

    “不知道,不过应该是熟悉的人,我在羽翼族可没有什么熟悉的人,有的话也不多。”洛西娅勾唇一笑,

    洛西娅想做的事情,艾琳是绝对拦不住的。所以她最后还是成功的说服了艾琳,跑去了敌对的地盘。

    顺着剑上沾着的气息找去,没有多久,洛西娅就看到了那个人。

    夜色下,她看着那个人的身影,呼吸一滞。

    隐匿好身形,看着那个人。她在来的时候,其实基本上能确认对方是谁了。银色的长发,白天到时候,看着她的眼神似乎是认识她。

    是她么?

    她看到对方动了,于是直接跟在了对方的身后。直到一处僻静之处,才又停了下来。

    “出来。”妮露眉头一拧,厉声道。

    “你居然知道我跟着你。”那么看来这个地方,也是对方故意选的了。洛西娅出现了她的面前,她倒是全然无惧的样子。

    “我就知道是你。”妮露眉宇间的厉色消失,看着她,“白天见了我,晚上不来一趟,你是不会安心的吧。”

    “看样子,你真的是妮露了。”洛西娅弯起一个笑容,“我是不是应该和你说一声好久不见。”

    “确实是好久不见。”妮露看着她,就算是她们的寿命漫长,几十年不见,也是好久了。

    “看来你过的挺好的。”看着她身上的军装轻甲,想到白日里见她时候的样子,英姿飒爽的让她眼前一亮。

    哪怕是现在,那头银发在月光之下更是光华无匹。

    “你这些年怎么样?”妮露看着她,终究还是没有忍住,问了出来。

    “我一年前刚醒,这一整年都在训练。没什么怎么样的。”洛西娅无所谓的说道。

    “那么你呢,茜西呢,还有那天的那个男人呢。当初的事情,我可是一直都记得,只是没有想到,你居然是羽翼族的人。”她探究的目光落在妮露的身上。

    妮露语塞,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反正自从那一天开始,洛西娅就经常好借口约妮露出来见面。就算不行,也会相互联络。

    除了那一天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之外,她们两个的关系就好的像是当初那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两军对垒,死亡是常有的事情。

    而洛西娅对于妮露放水的有点严重,妮露对她也是。只是后来妮露的脸色都白的她都看出来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她还常常在妮露的身上闻到血腥味,虽然很淡,却没有没有逃过她的嗅觉。

    艾琳觉得她还是上前线看着洛西娅比较好,她几乎能猜到让洛西娅心情开朗起来的到底是谁,不过这次她连阻止的心都没有了。

    最多就是看着点,别让她再出事。

    妮露的事情她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什么洛西娅每次都喜欢找同一只黑翅膀的掐架这样的事情,艾琳听了好几次。

    “你也给我悠着点。”艾琳戳了戳她的头,心里对于洛西娅的变化却是看在眼里,很是高兴。

    “我知道了。”洛西娅微笑,“艾琳你就不要担心了。”

    “真的能不担心就好了。”她们两族一点和解的可能都没有,洛西娅和妮露不要以为她看不出来洛西娅眼前的情绪代表了什么。

    可是对她一手带大的孩子,她又能说什么。

    所以直到洛西娅的死讯传来的时候,艾琳都是一副茫然的神情。

    “你说什么?”洛西娅怎么可能会死,一定是她又在和自己开玩笑了,艾琳心中那么想着,脸上露出怒容,“连这种玩笑都敢开,看她回来我不收拾她。”

    “节哀。”对方最终只说了那么一句话,然后就离开了。

    怎么会,艾琳整个人都有些颓唐了,双腿一软险些就要摔倒了。

    “不可能的,我不相信。”艾琳突然有一股力气,跑了出去。

    洛西娅不同于别人,她的尸体自然会有人收敛回来。等真的看到的时候,艾琳后退了几步,脸上认识不敢置信。

    早上出门的时候,还说让她做好甜点回来吃的人,怎么现在就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艾琳猛然扑到洛西娅的身上,从她的脖颈里拽出一条项链,上面一闪一闪的亮着浅红色的光芒。

    意识转生,还有救!

    那天所有人都看到一个人抱着另外一个人,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冲了出去。

    意识转生,可是谁都不知转生的意识究竟还能保留多少转生前的记忆。有无数的例子表明,即使转生成功了,也很有可能是一个全新的人。

    而且意识转生也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做到的。

    如果对方没有那个想法,那么启动意识转生这样的手段,也不过是让意识彻底消散而已。

    为了有足够的人进行战争,不管是光翼族也好羽翼族也好,都尽量用意识转生的手段得到更多的兵源战场上死亡的人,只要没有拒绝过的,在死亡以后都会被扔进转生池。

    至于能否转生成功,就要听天由命。

    漫长的岁月就那么过去了,很多年以后,艾琳宛如少女般的面容也染上了一丝中年的苍老,转生池里诞生了一个新生的孩子。

    那个孩子,长得和当年小时候的洛西娅一模一样。

    “你是谁?”艾琳听到不到自己大腿的孩子,皱着眉问她。

    “我叫艾琳,是照顾你的人。”艾琳微微一笑,将她抱起来。没有了过去的记忆也不要紧,再重新长大一次就好了。

    不会再出现上次那样的事情了,这一次,我会好好保护好你的。

    百年的光阴如同指间缝隙中漏下的细沙,眨眼间,当初的孩子也成了亭亭玉立的年轻女子。

    “东西都带起了么。”艾琳问着她,“去银星那么远,可别忘记了该带的东西。”

    “不会的。”洛西娅勾唇轻笑,“艾琳你就别担心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洛西娅不会知道有一双眼睛,在她的身后一直注视着她,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登舰口的才移开。

    银星

    353051寝室

    “你好,我叫洛西娅,很高兴认识你。”她露出一个淡雅的笑容,轻挑着眉眼看着不过自己腰际高的银发小女孩,伸出了手。

    “离我远一点。”对方的态度却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好吧,敌对双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这样的反应好像很正确。

    可是,洛西娅心中坏笑,她就是想逗逗眼前这个小女孩怎么办。

    洛西娅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她撇到对方铭牌上面的名字,顿时笑眯眯的说道,“手感真不错,哎呀,原来你叫妮露,那我们还是室友诶,接下去的日子希望能好好相处啊。”

    小女孩的表情瞬间就红了,只是分不出是气的还是羞的。

    妮露和洛西娅第一次见面,就以洛西娅惹火妮露,双方进行了友好的拳流为开端。

    明明是初见,就好像认识了很久一样。

    洛西娅赢了之后,强行抱着对方,眼睛眯的就像是狐狸奸计得逞一般的笑,哎呀呀,这个小家伙真有趣。

    今天才第一天见面,她不着急,因为她们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

    洛西娅妮露光与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