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替罪羊

    收费章节(12点)

    第九十五章 替罪羊

    丽娘挽着慧娘的手出了凉亭,下石梯时却忽然“哎哟”一声,身子一歪,眼看就要摔倒,多亏拉着慧娘的胳膊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郡主脸色一沉,忙起身着急地问:“怎么回事?”

    丽娘回过头来,皱眉道:“没事,只是不小心扭了脚,看来是不能陪慧姐姐走这一趟了,委实抱歉的很。”

    扭伤脚,这本就是丽娘与杜墨约好的项目,只是具体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扭伤脚,却得丽娘自己决定。

    不得不说,丽娘伤得很是时候。

    慧娘心里牵挂着假山里的人,哪里还有旁的心思来看丽娘的脚伤得重不重,对于身边人时不时传出来的抽气声,更是充耳不闻,只求助似地望向郡主,巴望她陪自己走这一趟。

    郡主脸色灰败地跌坐回凳子上,不看丽娘,也不看慧娘。

    方才还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如今却判若两人,亭子里的女眷们都觉得郡主前后矛盾,很是怪异。

    倒是有一位娘家姓张,夫家姓许的许张氏,上前扶了丽娘,关切地问:“柴大*奶伤得如何?还能走否?”

    丽娘眼泪汪汪地摇头道:“想无-错-小说 m.quledu. com来是不能走了,疼得厉害。”

    许张氏便对那宫娥道:“不知能否劳烦姑娘去请个太医来,柴大*奶伤势颇重。”

    亭子里统共两位宫娥,如今出了事,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于是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其中一人出列应了一声,匆匆离开凉亭寻太医去了,另一人却上前扶着慧娘,低声道:“婢子愿陪刘****奶走一趟。”

    这位宫娥是认得慧娘的,知道她的婆母跟太后关系很好,所以便存了交好的心思。

    慧娘感激地点了点头,然后抓住宫娥的手,急匆匆地朝假山行去,片刻后,假山处传来一声惊叫。

    凉亭内的女眷们被吓得不轻,除了腿脚不便的丽娘、以及早就知道会出事的郡主,其余诸人纷纷起身,欲前往假山处探个究竟。

    不过却有人比女眷们的动作更快:别处的宫娥们听到了动静,已是匆匆赶往了假山处。

    然后……

    便是一片惊天动地的尖叫此起彼伏地响起。

    待那阵尖叫渐渐消停,这边凉亭里的女眷们也差不多赶到了出事现场。

    假山的山洞内,刘子清浑身赤luo,正压在那位倒霉的宫娥身上,全然不顾身边围观者甚众,犹自在那里耸动个不停,还不时地传出几声喘息与嘶吼。

    而他x下的宫娥,衣衫凌乱,粉色制式宫装早就被****七零八碎,露出红痕斑驳的肩膀和胸脯,脸上也是一片青紫,双目紧闭,面色苍白,只随着刘子清的动作一上一下地动着,也不知是死是活。

    在山洞的角落里,慧娘抱膝缩在一旁,脸色惨败,双目无神,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

    一众女眷几时见过这般的活****,顿时又是好一阵尖叫,纷纷抬手捂脸,却又忍不住从指缝中往外偷窥,舍不得错过这等难得一见的精彩。

    不消片刻,便有宫中女官领着若干宫人前来,直接打晕了还在耸动个不停的刘子清,将地上破碎的衣裳给他裹在身上,又有人替那位倒霉的宫娥盖上衣衫,试探鼻息。

    好在那宫娥虽然气息微弱,但尚有一口气在。

    假山的山洞里乱局纷扰,丽娘却冷眼看着郡主,一眼不发。

    听那边的动静,她便知道今日之事无法善了,那边定是出了不得了的大事,否则不会把女眷们吓成这样。

    至于郡主先前说的“季荣哥哥”,十有**也是真的在那个地方,那人会出现在御花园里,绝对跟郡主脱不了干系,否则满凉亭的女眷,为何别人没看见那人进了假山,独独郡主看见了?

    更何况她先前一反常态地让自己护送慧娘过去,原来竟是想要在宫中对自己下手。

    看来,有些事还真被杜子腾那个不正经的家伙说对了。

    丽娘暗地里恨得牙痒痒,不由得又回想起自己被红绡和绿绮追杀的那一日来,过了几个月的平静日子,还以为郡主多少会有些收敛,谁想到她不是不想除掉自己,而是没找到机会而已。

    赵雪蛾呀赵雪蛾,我一次次地退让,你便真当我软弱可欺?

    郡主这会儿看也不看丽娘一眼,仿佛没事儿人似地坐在那里,老神在在的样子,连先前那一点儿灰败之色也不见了,仿佛此事与她全然无关一般。

    片刻后,一众女眷们脸色怪异地回到凉亭中来,丽娘有些担忧地问:“出了什么事?”

    那位许张氏也算跟丽娘有了些许交情,闻言叹了口气道:“所幸去的不是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只是那姑娘也太惨了些,眼见是活不成了。”

    那位宫娥,却是替自己受了过。

    丽娘脸色一白,又转脸去看郡主。

    可惜,郡主的脸上并没有半分愧疚,仍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

    这也难怪,赵雪蛾虽说没有亲手杀过人,但手里不缺人命官司,又岂会因一个陌生宫娥的生死而色变?

    众人议论了一阵后,便见先前离开的那位宫娥带着一位四五十岁的太医过来。

    宫娥红着眼眶,目光中带着几分哀怨。

    这也难怪,这位宫娥与出事的那位宫娥乃是好友,这才一转身的工夫便听闻她出了事,心情如何好得起来。

    不过,这位宫娥倒是个有责任感的人,虽然心中伤感而担忧,却还是领着太医先来了凉亭这里,指了指丽娘道:“宋太医,便是这位娘子扭伤了脚,劳烦您看看。”

    这位宋太医默然地点了点头,行至丽娘跟前,抬头看了她一眼道:“请这位娘子高抬贵脚。”

    这话说得……若不是他说这话时一脸正经,又加上此刻整个凉亭都笼罩在淡淡的忧愁之中,只怕众人都得笑起来。

    丽娘心中愤愤,暗恼杜墨不正经,连带着他结交的朋友都是不正经的,还太医呢,说话油腔滑调的。

    只是,戏还得演下去,丽娘抬起“受伤”的那条腿,宋太医隔着裙摆罗袜探手在她足踝上捏了一把,然后摇头道:“有些严重,须得去太医院正骨包扎,来人,送这位娘子去太医院。”

    他说完便提着药箱先走了,自有太后宫中的宫娥领着两个抬软轿的老婆子过来,抬了丽娘前往太医院。

    丽娘连蹦带跳地被宫娥搀扶进太医院的病室时,那位宋太医已经等在此处。

    那位宫娥扶着丽娘坐下,宋太医起身正要替她正骨,门口却进来两位内监,两人都低着头,看不出相貌来。

    “宋太医,这是您要的医书,小的给您送来了。”其中一位内监尖声尖气地唱了一句。

    宋太医点头道:“有劳二位,还请二位稍等,待宋某给这位女眷正了骨,再请二位帮宋某把上次借的医书还回去。”

    那内监应道:“宋太医您忙,病人要紧。”

    宋太医点了点头,然后便有小药童进来,领着两位内监去内室奉茶。

    “正骨过程有些不美,还请姑娘回避一二。”宋太医对守在丽娘身旁的宫娥道。

    太医院是有这样的规矩,有时候太医问诊,不许旁人在场,那宫娥也未多想,依言退到了帘子外头,然后便听得“啪啪”地响了两声,接着传来一声女子的惨叫。

    宫娥心中一凌,暗想还好自己出来了,否则还不得吓个够呛?

    过了约莫一盏茶时间,室内传来宋太医的轻唤:“进来吧。”

    宫娥依言进去,却见丽娘侧身躺在病室内的床榻上,脸朝墙壁,只露出个背影来。

    “这位娘子疼得太狠,又受了惊吓,精神有些不济,这会儿睡下了,你只管守着,切不可让旁人进来相扰。”

    宫娥点头应了,宋太医这才进了内室,又过了一阵,亲自送了那两位前来送书的太监出门。

    两位内监跟来时一样低着头,是以那位宫娥并未发现其中一人已经换了芯子。

    原来,这两位内监及宋太医,都是杜墨早就安排好的人手,至于那位宫娥,却是太后宫中的得力宫女,绝不可能被收买。

    这样一个人安排在此处,却是杜墨故意为之,有了太后跟前的宫女在此,一来是可以挡掉前来探望的人,二来若真出了问题,也好有人能提供一个丽娘不在案发现场的证明。

    再说丽娘这厢缠了胸,换了太监衣裳,跟着那位内监捧着两本医书,一路朝宫中藏书阁行去。

    各种忐忑,各种心慌,那两本可怜的医书,险些被丽娘手里的汗给湿透了。

    两人一路埋着头,匆匆忙忙地来到藏书阁。

    “小李子,你又来给哪位大爷借书?”

    藏书阁门口戒备森严,侍卫林立,不过那些人都是起个站桩的作用,真正管事儿的,却是守在门口的两名内监。

    那两人显然是认得领丽娘前来的那位太监的,一开口便是满脸的笑。

    小李子接过丽娘手中的书,扬了扬道:“这回不是借,是还,劳烦两位大哥勾销一下。”

    那两名内监也不含糊,接过那两本险些被毁掉的医书,打开来翻了翻,见书页完整,虽然表皮有些皱了,但不是什么大事,于是翻出借书的记录来,找到这两本书,勾了,然后略有些不满地道:“小李子,虽说咱们哥俩好说话,但当说的也还得说说,下回可不兴把书弄成这样了,医书倒还好,若是别的什么孤本古籍弄成这样,把咱的命都填上也赔不起。”

    小李子捣蒜般地点头,一叠声地应“是”“下回不敢了”。

    那位内监见小李子认错态度良好,又看在他平日里孝敬得很勤的份上,便也就停了抱怨,转了话题道:“这位咋有些面生呢?”他指着丽娘问。(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