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和与唐门的甜蜜时光 11

    更新时间:2012-09-30

    这一晚,唐门不仅没有如愿抱着自己的老婆睡觉,反倒和陈政挤在一张床上,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经过****说教的陈政在洗漱完毕,又吃了早点以后,被唐门生拉活拽的拉去了玛丽大婶家。

    经过唐门苦口婆心的劝说,软硬兼施的威胁,还有拳头政策以后,陈政终于妥协,决定低头认错,给自家的孕妇道歉,绝对不让他们的家事,影响到唐门的“性福”。

    走进玛丽大婶家,三个女人正坐在院子里吃早点,看见唐门和陈政走了进去,安莫言撇了撇嘴,一脸的不悦,对陈政说道,“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唐佐和看了唐门一眼,招招手,道,“过来坐着吃早点。”

    “来了。”唐门老实的应了一声,这边坐了过去,临走前不忘对陈政使了个眼色,小声道,“千万别搞砸了,我的性福就靠你了!”

    “知道了。”陈政不耐烦的应了一声。

    陈政皱起了眉,同样都是做人家丈夫的,为什么待遇区别就这么大呢?唐门可以过去坐着再一起吃早点,而他就得像个傻子一样站在这里,受尽三个女人的白眼。

    “怎么着?在家打~无~错~小说 m.quledu.com了我还不够,追到巴塞罗比亚还想打我!算我怕了你,行不?我躲到玛丽家里来了,你还要跟着撵过来?你到底想怎么样?给条活路吧!”安莫言瞪了陈政一眼,怒声说道。

    身边有唐佐和这个大靠山,还有玛丽这个新认识的闺蜜,安莫言底气足了,胆子也大了,完全不把陈政放在眼里,而且还明刀明枪的的和陈政唱对台戏,一舒多年来被陈政欺压积攒的怨气。

    听着那个女人在众人面前颠倒是非,把他说成了一个满脑子都是家庭暴力,蛮不讲理的野蛮人,陈政气的七窍生烟。

    他是爱抽烟,但他已经抽了快三十年的烟了,要他一下子戒掉,谈何容易?女人从来都不会明白,男人压在肩上的担子有多重,每当他觉得生活的重担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他就想抽烟!

    那是缓解压力的一种方法,也是他累积了几十年的习惯!心烦的时候来一根,舒缓压力,饭后来一根,快活似神仙,事后来一根……,咳咳……!!

    自从知道安莫言怀孕以后,陈政高兴地不得了,他终于可以完成这一生的夙愿,真真正正的当一次爸爸了!

    在安莫言怀孕期间,陈政已经尽量控制自己,少抽烟,就算是抽烟,也尽量避开安莫言,不让二手烟污染到她们母子,那天他心情实在烦闷,和安莫言吵了几句以后,就躲到客厅去巴拉了一支烟来解闷。

    谁知那女人不依不饶,从卧室追了出来,一见他又开始抽烟,立刻横眉竖眼,扑上来就要从他嘴里把烟抢走。

    这还得了?!老虎嘴里拔牙!这女人简直无法无天了!以后岂不是要骑到他头上去拉屎!陈政气不打一处来,就轻轻的推了她一把,把她推到沙发上坐下。

    然后就是一顿训,训的那不知好歹的女人眼泪横流,再也不敢哼哼一句。

    谁知第二天,陈政一觉睡醒,就发现家里的女人趁他熟睡的时候,托着行旅箱,带着他还未出生的儿子跑了!

    也不知跑去了哪里,电话关机,各种方法都联系不上,陈政甚至还去警署报了人口失踪!

    好不容易,几天前收到了唐门从巴塞罗比亚发来的邮件,让陈政赶紧来巴塞罗比亚把自己的老婆领回去,他立刻马不停蹄的撵了过来!

    “反了你了!”陈政眉头一皱,挽着袖子就要冲上去教训安莫言。

    就在这时,一声咳嗽从身后响起,唐门的咳嗽适时的提醒了陈政,他此行最重要的目的并不是教训某孕妇,而是用尽各种办法,哄好某孕妇。

    “怎么着!你又想动手了是不!这日子没法过了!没法过了!”安莫言杏眼一睁,双手叉腰,指着陈政的鼻子开始骂起来,“陈政,我要和你离婚!离婚!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一听到“离婚”两个字,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不仅是陈政,就连唐佐和等人也都吓了一跳。

    这还怀着身孕呢?怎能离婚?这话说出来也实在有些太惊悚了。

    “好老婆,我错了!”陈政****一软,差点没给安莫言跪下来,赶紧奔到安莫言面前,双膝一屈,做半跪状,赔着笑脸,道,“我的好老婆,不要离婚嘛,离婚了孩子怎么办呢?咱们和好吧。”

    “早干什么去了!事情无法挽回了才知道说对不起!我不吃这一套!陈政,我告诉你,我忍你够久了!从今天起,我再也不要继续被你欺压了!”安莫言怒声骂道。

    “好老婆,我最亲爱的好老婆,咱别闹别扭了行不?气坏了身子怎么办?”陈政眼巴巴的望着安莫言的肚子,生怕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什么好歹,也不敢再惹安莫言生气了,“都是我的错,我该死,你打我,行不,我让你打。”

    说完,陈政一把抓起安莫言的小手,使劲往自己脸上抽,边抽边说,“老婆,过去的事就让它随风而去吧,你就当是放了个屁,让一切都烟消云散,行不?”

    陈政的劲儿用的不小,打在自己男人脸上,却是疼在自己心坎里,一连打了好几下,安莫言开始心疼了,又拉不下这个脸,不想这么快就原谅陈政,于是便将手用力收回,骂道,“干什么啊?你脸不疼,我手还疼呢!”

    “对不起,好老婆,我粗糙的大脸搁着你白嫩的小手了,你就原谅我吧,我发誓,我以后一定改,再也不对你大呼小叫了!”陈政紧紧握住安莫言的手,目光坚定,信誓旦旦的说道。

    “是吗?那戒烟呢?你戒吗?”安莫言疑惑的看着陈政,开口问道。

    “戒!戒!从现在开始,我立马戒烟!只要好老婆原谅我,别说戒烟了,哪怕是戒饭都行!”陈政将右手举过头顶,信誓旦旦的保证。

    安莫言看了陈政一眼,总觉得这个男人说的话不能相信,说过多少次戒烟了?哪次又能真正地戒掉?小嘴一撇,道,“油腔滑调的,定是在哄骗我!我不相信你!”

    陈政一见,急了眼,使出最后的绝招,伸出双手,使劲抽打自己的脸颊,道,“老婆不肯原谅我,我就把自己活活打死!”众人一见,更是傻眼,唐佐和轻轻扯了扯安莫言的衣袖,小声道,“莫言,差不多行了,别太过了。”

    “是啊,是啊,家和万事兴,差不多就行了。”一旁的玛丽大婶也小声附和道。

    看见自家男人的脸都被打红了,安莫言心疼不已,赶紧抓住陈政的双手,急声道,“哎呀!你干啥呀!打着不疼呀!”

    陈政嘿嘿一笑,顺势将安莫言整个搂在怀里,道,“嘿嘿,我就知道好老婆还是关心我的!”

    “你说了要戒烟,可要说话算话啊。”安莫言破涕为笑,将头埋在陈政怀里,柔声说道。

    “戒,当然戒!老婆,咱回去吧,我给你做了一大桌子菜,就当我给你赔礼道歉。”说完,陈政便将安莫言拦腰抱起,大步朝着门外走去,离开了玛丽大婶的家,往唐佐和与唐门的家的方向走去。

    看着那两口子总算是和好如初,唐佐和吐了口气,欣慰的说道,“总算是和好了,真怕他们小两口出什么事。”

    就在这时,唐佐和的视讯手机忽然响起,她拿出手机一看,是维多利亚打来的,赶紧接了起来。

    “董事长,您好,找我有什么事。”唐佐和接起电话,看着视讯电话中维多利亚那张妆容精致的脸,内心不禁泛起波堙澜澜,既惶恐,又期待。

    维多利亚笑了笑,开口说道,“阿曼达,我决定让你和安再次接手杜芭莎的拓展计划。”

    “董事长,可是我……”唐佐和愣住了。

    还未等她开口说不,维多利亚又说道,“你和安即日起复原职,稍后我会让人把文书和文案传给你,这次我要交给你的并不是亚洲拓展计划案,而是欧洲拓展计划。”

    “可是,我……”唐佐和愣住了,这事说的太突然,她还在思考应该怎么开口拒绝。

    “你放心,我不会影响到你的家庭和正常生活,我决定让这个欧洲拓展计划的第一步,就从巴塞罗比亚开始着手,而你的分公司,也设在巴塞罗比亚,你还有什么意见吗?”维多利亚笑着说道。

    一听到维多利亚的话,唐佐和顿时喜笑颜开,既不会影响到她的正常生活,也不用搬去别的地方,而且还能让她和安莫言继续在商界发光发热,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这样的好事?

    “是!保证完成任务!”唐佐和笑着说道。

    “阿曼达,欢迎回来杜芭莎的团队,先这样吧,我要去开会了,下次再聊。”说完,维多利亚便将电话挂掉。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请问?唐佐和住在哪里?有谁认识她吗?”

    听到门外有人喊她的名字,她和唐门赶紧走了出去,看见提着行旅箱,大着肚子的丽莎……

    唐门一拍额头,果然,昨晚那个梦又实现了,从此以后,家里又要多两个人了。

    ——全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