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73

    两团圆,健康快乐,心想事成。

    谢谢地雷,谢谢火箭炮

    深海楓紅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3-09-18 20:18:06

    八月桂花香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18 21:14:28

    68

    在科学家们把星球的光波恢复正常的时候,与蚁族的战争也随之落幕。

    为给各星球生物一个下马威,起震慑作用,增强人类在太空的地位,联合政府最后还是应允了一向主张扩张,好战的美洲区军方的请求,驾驶着八架太空舰前往38万公里以及的垃圾星球--蚁后隐藏的星球轰炸了!

    因为铁星人最终没有发动战争,人类也没有找到据证,这么一轰炸,也是给背后安排这一切的外星生物一个警告:如果胆敢再来侵袭人类的边疆,垃圾星球的下场就是铁星球的下场;蚁族的下场就是铁星人的下场!

    在战舰里可以看到一朵又一朵熣烂的火花在漆黑星空中盛开,而其它星球甚至地球或者只能看到一闪一闪……可是生命正在消失。

    美区的军官们在离开之前还往垃圾星球撒下了美洲区新研究出来可以灭绝蚁虫的药粉,以杜绝蚁族反扑的机会,据闻这些药粉甚至可以令之绝种。

    只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也许经过这一次,星球上会出现更强的蚁族也说不定。

    被命令一同前往的越凌天很反感这种灭绝种族的做法,蚁蝼也是一条生命。但身为军人,也只能听从命令。

    战争结束,接着就是重建。

    基地要重建,军事上也要重建,还要搜集铁星球及其周围星球的资料,越凌天忙得脚不粘地。

    军事上的重建是机密,不只是越凌天所在的星球要重建,所有曾经被破坏过的边疆星球都要重建。这放到地球上,也是一个大工程,更何况是什么材料都要由地球运送,还失重的星球上!

    这基地的重建一建就花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作为边疆星球的总指挥官--越凌天上将,全程都参与了。

    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回地球,越凌天错过了很多事情。最令他遗憾的是他甚至错过了许锐的比赛。

    当然他是绝对不可能扔下手上的工作回地球观看比赛的,可是他却连比赛前鼓励许锐的话都没能及时传达出去。那时候越凌天还在各个边疆星球巡视,听取专家们讨论重建的细节和建议方案。

    最后的收尾工作,越凌天已经连续忙了好几天。用力地按了按眉心,睡太少了双眼非常的干涩,头也隐隐作痛。越凌天想快点完成工作,那就可以提早放假了。

    打开手上的电子仪,封面就是他上次回家拍的一家四口的全家福。越凌天抱着小翔,父子都抿着嘴笑;许锐抱着小航,父子都咧着嘴笑得很开心……

    看着儿子们的笑脸,越凌天也忍不住笑,当目光停留在许锐脸上的时候,脸上的的笑容慢慢收了回来。

    因为情况特殊,越凌天关闭了视频通讯。从开战以来,他们都没有再在屏幕上见过对方说过话了。

    越凌天不知道别人跟伴侣是怎样的,但他自己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牵肠挂肚过,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思念着对方。他只想用最快的速度回到许锐身边,拥抱他,亲吻他……

    星期五下课后,许锐就开飞行器直接回青磗别墅了。

    双胞胎已经上幼儿园了,星期一到五他们都住在四合院,方便季轩安排他们接送他们上学。许锐一般在星期六早上过去四合院接儿子们到李家,星期天上午就带他们出去玩,下午回四合院。

    而星期五晚上就是许锐独处的时间了,他想怎样就怎样,放下面具放下礼仪,好好地透透气,休息休息。练气功是必须的,他得调整一下自己的身心状态。

    拎着包下了飞行器,许锐一抬头就像被魔法定住了:身着军装英挺帅气的越凌天竟然出现在院子里,正看着他呢。

    许锐揉了揉眼睛,嘴里叨叨地说:“幻觉!一定是我太想他了才会出现幻觉吧?”

    越凌天听了这句话,看向许锐的目光更温柔了,他迈步走向那个傻傻站在那揉眼睛的爱人。

    “怎么还在?”许锐呆住了,定定地瞪着向他走来的越凌天,嘴巴不由越张越大。

    越凌天嘴角缓缓地向两边翘起,那张因消瘦而显得更加严肃冷峻的脸神情变了,过于冷硬的条线变得柔和起来,他站在许锐面前,低声说:“我回来了。”

    “凌天……”许锐看着那张熟悉的脸,眼里仍是不敢置信,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胸膛。

    昨天季轩才通知他,说越凌天下个星期二就会回来……

    “嗯。”越凌天低低应了一声,伸出拇指和食指捏着许锐尖瘦的下巴,来回仔细打量着:“训练很辛苦吧?你瘦了很多。”

    “……”

    许锐抿紧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抓住越凌天的手臂,用力地捏着,手下的肌肉是紧实的,温热的,是真的!越凌天真的回来了,就在他眼前,在他身边……

    越凌天微笑地看着激动的许锐,任由他抓到自己的手臂发痛。

    许锐眼眶红红的,仰着头死死地盯着越凌天,突然跳起来抱住了他的脖子:“凌天……”

    声音低哑压抑,声线中带着痛楚和后怕,叫得越凌天心里一颤,有种心痛的感觉在漫延。不由用力抱紧了挂在他身上的许锐。

    两人安静地抱着,千言万语都化在那几乎把对方勒进自己骨血里的拥抱中。

    越二神情恭敬,尽守职责地站在花园里迎风而立,见证大少爷和大少夫人重逢的感人场面。

    突然觉得脸上湿湿的,越二忍不由伸手往脸上一摸,不由小小地哎呀一声,抬头:“下雨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