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番外章 夫夫日常二三事

    ( ̄v ̄)v(一)

    明珠收到杨文华的喜帖之时正在专营店里头看账本,当时一边瞧着杨文华整理的账本一边从里面抽出来一行字,结果发现是喜讯时,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正常人谁会把“劳资要成亲麻溜来喝喜酒”给写到账本里啊混蛋!你这到底算是脱单了还是要光棍儿一辈子啊亲!

    差不多同一时刻,王名川那边也收到了孙锦绣发来的书信,虽然因为某人乐傻了语句之间难免有些呆相,可王名川至少是拿了正经的喜帖,不像明珠那样是从账本儿夹缝里头抠出来的。

    明珠:o( ̄ヘ ̄o#)友尽。

    “他自来便是个随性的人,你应当再清楚不过了,怎的还真为这事儿气上了?”

    王名川将明珠抱在怀里给他看孙锦绣叫人快马加鞭送来的帖子,明珠亲眼瞧着他手里这个正式版的就更不平衡了。

    “凭什么给你的就是这样的,我便只当得账本儿上的一句话,他难道觉得我眼睛就这般勤快,非得一页一页翻将他那行字儿从山一样的账本儿里翻出来才肯罢休?”

    “我收到的这份又不止给我一人看的,难道他们还只请我不请你不成。”

    明珠抱着那本账本儿生闷气,其实真要说因着这事儿生多大气倒不至于,他不过是怕杨文华是借此同他说不满意这门儿亲呢。

    严格说起来杨文华同明珠一样,都算二婚,家里人也多半糟心,在这个世界人生刚开始的那一段时间过得都算不得好,直到两人勾*搭上了才慢慢混出了头,是以这么多年相处下来颇有些难兄难弟的情谊在里头。明珠如今过得好了,自然想要杨文华找个称心的安稳过日子,瞧了这么多个终于有个孙锦绣能入他的眼,明珠是打心眼儿里替杨文华高兴。

    然而,临到头来却收到了在账本上写的“请帖”,还是夹在许多账目之中极不显眼的一行小字,好似诚心不愿让明珠瞧见一样。这要明珠不得不多想,比如杨文华是因为把这事儿当成了还债以了明珠的心愿,即便心中不乐意也接受了孙锦绣的求娶,权当做还了明珠当初的知遇之情。

    明珠总忍不住这般想,不然为何他别的地方不写偏偏写在账本儿上?

    **

    “文华,你可与嫂子说过了?”

    孙锦绣这边忙着准备亲事忙得焦头烂额,好容易抽出空来便瞒着家人暗搓搓地跑来瞅瞅杨文华。前些时候庆王之乱闹得极厉害,有幸保住性命后他也看开了,遂寻了机会同王名川当初一样也谋了外放,位置正好处在邕州与锦州之间,回老家会朋友,怎么着都方便。

    “自然与他说过了,这事儿哪还用你提醒。”

    杨文华瞥了孙锦绣一眼,后者跟没吃药一般呵呵傻笑,整个就一缺心眼儿的真实写照。

    杨文华:╮(╯▽╰)╭除了他这么聪明的人还有谁能护得住这个呆子。

    呆子孙锦绣随口提了一句:

    “我还担心你真搁账本儿里给他寄过去了呢。”

    杨文华:“(﹁﹁)这个……”

    孙锦绣:“o(°▽°o)文华你不会真的……”

    杨文华:“(ˉ▽ ̄~)谁让写到他的时候刚好没纸了,我懒得出去买就直接用了账本儿上的那个,而且成亲开销这般大,省省总是好的——放心,他这人别的长处没有可作为东家还是很宽厚的,不会因为我用公物干私事儿而扣我工钱。”

    杨文华拍拍孙锦绣的脑袋给他顺毛,

    “放心,即便扣我工钱我也能养得起你。”

    **

    心事重重跑来参加喜宴外带找好盆友谈心却得知真相的明珠——(╯‵□′)╯︵┻━┻友尽,一生黑!

    σ(°△°|||)︴(二)

    日子安定下来后王名川除了挣钱养家带孩子之外,理所当然地把大部分精力都投放在一件惦记了许久的事情上——把明珠催肥。

    “你休想让我再喝鸡汤,今晚上我绝对不会妥协了!”

    “你不喝便罢了,这回是我亲手熬的想来味道不如李婶儿做的地道,来,都倒我碗里来罢。”

    “……我喝。”

    第二天

    “我今天绝对不会再多吃一碗!我把厨房封了除了李婶儿谁都不让进!你!休!想!再!逼!窝!”

    王名川宠溺地对明珠笑笑,然后摸了摸身边王小娃的脑袋。

    王小娃:“(((p(≧□≦)q)))爹爹都可以不吃饭,我也不要吃!!”

    明珠:“……我吃。”

    第三天

    “王小娃王岳全部让我撵出去让奶娘喂饭了,厨房我照样封得死死的,你!今!天!没!戏!唱了!”

    弟弟妹妹也全数退散,确信四周没有一个人可以充当王名川的挡箭牌后,明珠底气十足,今天他绝对不会妥协——把他当猪一样喂,养肥了等着宰么!

    王名川勾了勾唇角,双眸之中闪动着幽光。

    “吃得少了想来是没怎么动弹不好消食呢,也怪我粗心竟没想到根源上,这些日子苦了你。”

    “你你你做什么……唔…………停,停下…………”

    第四天,顶着浓重黑眼圈的某人再也没有在吃饭一事上闹过别扭。

    几个月后,王名川经过不懈努力终于收获了圆润的明珠一只(* ̄︶ ̄)y

    o( ̄ヘ ̄o#)(三)

    王小娃是个面瘫,这是家中公认的事实。

    年纪最小的王小娃,最好戳的王小娃,以及,表情最单一的王小娃。

    明珠发愁——

    “你说这孩子长大了被人欺负怎么办,怎么感觉比大河还老实些?”

    王名川笑得高深莫测。

    “你且看看罢。”

    **

    王小湖觉得,小侄儿最好戳啦,包子脸,手感好,还不会反抗!比习武之后蹦跶得越来越欢怎么也欺负不了的王岳好伺候!

    王小湖:(σ^д^)σ暗搓搓地戳

    王小娃:(—。—)?

    王小湖:(~ ̄▽ ̄)→光明正大地戳

    王小娃:(—o—)?

    王小湖:~(~ ̄▽ ̄)~花样戳

    王小娃:(﹁﹁)往旁边瞄一眼。

    王小湖:~\\\\(≧▽≦)/~果然很好戳!

    王小娃:“(((p(≧□≦)q)))哇哇哇,三叔不要再打我了,窝会听话!哇哇哇!!我不会告诉爹爹他们你又在外面欺负人了!嗷嗷嗷嗷好疼!!”

    被突如其来的大嗓门儿吓了一跳,王小湖还没回过神来身后就响起了亲二哥的声音。

    “既然你还有精力到处惹是生非,改明儿起身上负重再加一倍。”

    王小湖:“σ(っ°д°;)っ等等,二哥你别走你听我解释,我真的啥都没干!”

    抱着王小娃远去的王大河:小娃哭声太大,怎么好像刚才小湖那混蛋说了什么。

    王小娃:(—o—)y

    (づ ̄3 ̄)づ╭~(四)

    杨文华同孙锦绣成亲以后自然搬到了孙锦绣在任的观水定居,因着离邕州近是以两边没事儿总要约在一起带上家人出来聚聚,比如去邕州,比如去观水,比如找个前不着村儿后不着店儿的地方搞野餐。

    “他对你如何?”

    明珠熟练地给把野*鸡去毛,杨文华在一边烧火,剩了王名川和孙锦绣两个带着一帮孩子在林子里继续找野味。

    杨文华睨了明珠一眼后,颇为得意地道:

    “你应当问我我对他如何。”

    言下之意是……还轮不到孙锦绣来对他不好。

    明珠在心里为孙锦绣点了一排蜡,不过杨文华能过上如今这样的日子他也是打心眼儿里替他高兴的。

    “有一件事儿我一直很好奇,你当初左选右选哪个都看不上,最后为何偏偏就同没怎么接触过的孙锦绣对上眼了?”

    打从一开始就是异地恋,都说异地恋不靠谱,可这两人竟然就真这样走在一起了,明珠是怎么想都觉着有些不可思议。

    “你真想知道?”

    “你不愿说便不说。”

    “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我当初回信拒绝他的时候把信寄错了。”

    “什么?”

    “我把他给我写的信装信封里头又寄了回去。”

    “……信上写了什么。”

    “就六个字,我愿娶你为妻。”

    明珠觉得自己听到了不得了的东西,然后杨文华捅了捅柴堆继续说到,

    “他自己立马就回了个我愿意……我嫌浪费纸,就懒得解释了。。”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