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零章 一刹一报土50

    听到圣烨让她看嘟嘟,诀衣很快站起来,刚走了两步,站住了。不对,圣烨不可能如此好心,她没有劝成功神侍却把他劝说好了,其中必定有诈。她若是过去了,怕是会掉进他的陷阱里,可是嘟嘟已好几个时辰没有见到了,她实在太想看看他怎么样了,哪怕只是看他一眼也好过在这儿胡思乱想。

    罢了。

    诀衣心道,就算知道圣烨不会好心又如何呢,嘟嘟是她的孩子,为了孩子面对任何险境她都心甘情愿偿。

    “娘娘?撄”

    神侍看着诀衣,不知道她为何站住,又为何失神,难道她不想见到小殿下吗?

    “走吧。”

    神侍问,“娘娘,是不是有什么不妥当之处?”

    “先去看看再说吧。”

    “是。”

    远远的,诀衣看到圣烨被绑在那儿,如果她猜得不错的话,嘟嘟在帝亓宫,但是并没有被藏在别的地方,而是被圣烨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嘟嘟是他要挟的筹码,他没有帮手,只能将嘟嘟带在身边才能随时随地的要挟她,这也是为什么他死了她永远别想见到嘟嘟的原因吧。

    并不确定自己的话会不会被带给诀衣的圣烨看到她走来,心中十分高兴,看来她还没有爱帝和爱到忘记孩子的地步吧,在她的心里,孩子果然是最为重要的,有孩子在他的手里,不愁她不跟自己走,帝和一个在床上沉睡的人奈何不了他,等他醒来,或许他们早已远走,到了一个他根本找不到的世界。

    大千世界,四海六道八荒这么大,哪怕是躲在十丈红尘里,也非一朝一夕能找到的,何况他能去的世界他未必会想得到,只要诀衣跟他走了,这些纷纷扰扰都能消失,只有他们三人,时日长久,她会看到自己的真心。

    “我们娘娘来了,你刚才说,她来了,就带我们小殿下出来,现在可以了吧?”

    圣烨对神侍的话不闻不问,直直的看着诀衣,“诀衣,你走近些。”

    “放肆!”

    神侍反而上前一步挡在了圣烨和诀衣中间,“我们娘娘金贵之躯怎么可以走近你这等贼人。”

    “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你们这些人走开圣御诸天。”

    “我等誓死保护娘娘。”

    圣烨笑道,“你们不过是帝和养的一群人,保护她?你们只是想保护你们的帝和神尊吧,既然他都睡着了,我看你们不如都去睡觉,让你们的娘娘跟着我走,天下之大,你们可以再找更多的娘娘,何必与我抢一个女人。”

    “休得胡言!”

    神卫的刀已经出鞘,狠狠的瞪着胡说八道的圣烨,他这样口无遮拦,委实叫人听不下去。

    诀衣只是抬抬手,示意神卫和神侍都暂且退下,这个时候没有必要与他斗口舌。

    “你说我来便能见到我的孩儿,他现在在哪儿?”

    “你离我那么远,诚意在哪?”

    诀衣道,“你没有资格与我讲条件。”

    “你不想见到你的孩子吗?”

    “我想见到,但我也知道,你不会让他死。”

    “可是我能让他吃吃苦头,你要知道,他才几个月大,舍得吗?”

    诀衣的心,十分的疼痛,但面上她却不能叫圣烨看出她的心疼,“他是我与帝和的孩子,身上流着上古神兽麒麟之血,如果这点儿苦也吃不得,那也不配为我们俩的孩儿了。”

    话说得硬气,可哪个为娘的又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呢,诀衣在心底只希望嘟嘟能坚强的熬过去,她也算准了圣烨不会将他伤害多深,毕竟只是个小娃娃,他还不至于丧失理智到这个地步。

    “这话要是让你的孩子听到了,不知道得多么伤心呐。”

    “不,我反而觉得,他会为自己的父尊和母后争口气。”她的孩子,她相信不会叫他们失望。

    圣烨的话没有让诀衣心慌意乱,他自知如果不让孩子出来,自己在言语上不会击溃诀衣,她的心着实太理智了,并非一般的事能打乱的,这是她迷人之处,却也是让男人最为恼火的地方吧。

    因为被金网困着,圣烨只能默诀施法让诀衣和神侍从他头顶浮现的镜像里看到嘟嘟,在一片茫茫的白雾里,嘟嘟乖巧的坐在地上,闪动着明亮的大眼睛,对周围的白色感觉到好奇,毫无惧意,更没有哭闹。看着白白胖胖的样子,诀衣的心瞬间就软化了。

    “嘟嘟!”

    “小殿下……”

    诀衣的几个随身神侍纷纷激动的上前,“小殿下。”

    圣烨的双眼一直看着诀衣,她明明那么渴望拥抱自己的孩子,为何还能站在原地不靠近他?难道她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孩儿吗?那可是帝和的孩子,她爱帝和不是吗。哪有娘亲看到自己千寻不得的孩子后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的,她究竟是一颗何等冷静的心。

    “对你,我从来都狠不下最毒的心,就算是当年,我也没有真的动过想伤害你的心,我只是想拥有你。”圣烨轻声缓缓的对着诀衣说道,“你想要什么样的人我就会为你变成什么样,只是你当初半点情也不给我才会让我做出错事,我不想为当初犯下的错求你什么,只是希望你能好好体谅我的心。”

    诀衣毫不为所动。

    “好吧,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将你的孩子还给你,不可能。但是我也不至于让你一直茶饭不思的担心他,你跟他说话吧,他应该能听清楚是你的声音。”

    圣烨头顶浮着的镜像出现像水面一般的波纹,嘟嘟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扭着小脑袋朝四周看,模样可爱极了独宠辣妻,兽性军少。

    神侍惊喜的回头看着诀衣,“娘娘,娘娘。”

    “娘娘,小殿下能听到我们在叫他。”

    诀衣的脚步不由自主的朝嘟嘟走,神侍的声音他能听到,那么她这个娘亲的呼唤,他该是更加熟悉才是。

    “嘟嘟。”

    诀衣低低的唤了一声嘟嘟,怕喊得大声了他会急着寻她,若是闻声而不见,也不晓得他会不会急得直哭。

    “嘟嘟……”诀衣的声音颤颤,一步步朝镜像里的嘟嘟走去,“嘟嘟,母后在这儿。”

    听到诀衣的声音,嘟嘟的小脖子扭得更欢了,不停的寻找诀衣,嫩生生的模样可爱极了。

    看到自己的孩子如此寻找自己,作为娘亲,诀衣忍不住了,快步朝嘟嘟走,“嘟嘟,嘟嘟……”

    “呀……呀呀嗯嗯……”

    还不会说话的嘟嘟分辨不出来诀衣到底在哪个方向,只是听到她的声音不停到处乱爬,嘴里还嗯嗯呀呀的哼着。这个样子让诀衣看了很是着急,大步的朝圣烨走过去。

    “嘟嘟,母后在这儿。”

    “小殿下,小殿下。”

    有神侍跟着诀衣的呼唤后面叫着嘟嘟,可是娃娃实在太小了,镜像里的他看不到任何人,只是听到声音,许久没有听到诀衣声音的他,开始着急找着急的娘亲了。

    “呀,呀呀,嗯嗯……”

    看着那根本就不能算爬的缓慢滚动,诀衣的心里又疼又软,这么好看的孩儿是她的,让她怎能不欢喜,可是他还这么小,就让他因为自己父尊母后惹来的麻烦受罪,她真不是个好的娘亲。

    圣烨被捆在树干上,又有金网将他锁住,神卫也在附近把守着,神侍便没有多想,诀衣急着靠近自己的孩子,更是没有考虑到圣烨,她所能看见的只有她那急着找她的孩子。

    “嘟嘟,娘亲在这儿,嘟嘟。”

    诀衣看着嘟嘟看着她的方向,忍不住伸出手想去触碰他,就算只是一片镜像也想碰碰他粉嫩嫩的脸颊,可是没想到当她的手碰到镜像的瞬间,整个人无法动弹,诧异的去看圣烨,从他眼底滑过一丝得逞后的狡黠。诀衣在心底叫了一声,遭了。千防万防,没想到还是被他利用嘟嘟让她掉到了陷阱里。

    “圣……”

    诀衣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影在圣烨化出的镜像前面消失不见了。

    神侍一片慌乱,“娘娘!”

    “圣后娘娘!”

    神卫的刀剑全部出鞘指着大笑的圣烨,“速速把娘娘交出来!”

    “你们这群人能耐本君何呀?”

    话音刚落下,被捆绑在树干上的圣烨从金网里逃脱了,身躯飞入高高的天空,看着下面腾云驾雾追上来的神卫神侍,完全不将他们一群人放在眼底。

    “等你们的神尊醒了,告诉他,他的圣后娘娘和儿子本君自会替他照顾好,往后他们母子不劳他费心了。”

    说完,圣烨了无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