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番外——完结

    安静的茶苑,沈璐低头看着手中的茶杯,茶香醇厚。

    “6辰希,我认识你二十年,我从没求过你什么。”

    十年婚姻,磨没了她的棱角,磨没了她对爱情的期待。

    苍老并非指外貌年龄,内心疲惫苍老才是真的老了,再也点燃不起对生活的热忱。

    沈璐低头笑笑,半响后抬头直视6辰希:“你不知道,嫁给你的时候,我经常会失眠睡不着。半夜突然醒来,我在想,你会不会离开我会不会和我离婚。我当初执意嫁给你,是不是错了。”

    “都结束了。”6辰希饮尽杯中茶,眯了眯眼睛,回头看着沈璐。并不是说一点都不爱,怎么可能不爱呢?二十年啊,二十年的时间。人能活几个二十年?“沈璐。”

    “嗯,是的,都结束了。”沈璐扬起嘴角笑,眼尾有着明显的皱纹。6辰希心脏有些抽疼,他别开了脸:“你大哥那边真的没办法,我之前提醒过他,他不听劝。”

    “一点办法都没有?”

    沈璐看着6辰希的眼睛,这几天她熬的太狠,眼底下黑眼圈青。

    6辰希摇头。

    他不能拿自己的家人冒险,漫长的沉默。

    6辰希拿出一根烟点燃,抽完一支,他把烟头按灭:“沈璐,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帮了我哥你就会被牵扯进去?”沈璐抿了抿嘴唇,抬头看向6辰希:“6辰希,你害怕影响自己的前程?是么?”

    6辰希皱眉。

    沈璐笑着摇头:“我明白你,我早就该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是我一直在蒙蔽自己。”她咬了下嘴唇,喝完杯中茶,站起来:“既然如此,我也不再求你。”

    “沈璐——”

    6辰希也站了起来:“如果能帮我早就帮了,我不会等到你开口,沈璐你不用把我想的那么龌龊。”

    “你现在的位置是踩着我哥上去的吧?”沈璐闭了闭眼,随即冷笑:“6辰希,如果我哥死了,从此恩断义绝再不相见。”

    沈璐大步走了,6辰希脸色非常难看,半响后抬手就把所有的茶具都拂到了地上。清脆声响中,6辰希拳头捏的很紧,胸口窒息一般的疼。

    没有感觉么?怎么可能。

    不会疼么?疼的窒息。她平静的提出离婚,她远走他国,她从此再不相见……

    6辰希抬手搓了搓自己的脸颊,转身大步往外面走。夹杂着雪花的冷风刮在脸上,年三十到处都是热闹的鞭炮声,漆黑深沉的夜冰冷。

    他十八岁进部队,什么苦都吃过,从来不觉得条件艰苦有多么难熬。可这大年三十冰冷的夜,他的心脏忽然就疼了起来,空旷的世界只有他一个人,所有的热闹都和他无关。

    老婆没了,孩子和他不亲。

    这几十年,他活了个什么?

    6辰希冰冷麻木的走在漫天飘雪的夜里,他不喜欢自艾自怨,他从不做后悔的事。从小到大,他的人生就在计划内,唯一计划外的事是沈璐,那个硬闯进自己生活的女人。

    当年她蛮横的闯进来,现在,她义无反顾的走了。

    风很大,刀子一样刮着自己的脸。

    此生不见。

    ———————

    (6辰东篇)

    孩子三岁半送了幼儿园,苏岩紧张的准备起了新片子。

    一年前经过一次动荡,6辰希被调到了青海。

    6辰东生意的重心渐渐往b市外偏,苏岩倒是风生水起的做了起来。她脾气好,左右逢源如今已经成立的影视公司。

    新片是王安和她合作的第一部片子,王梓的新书,爱情剧。

    这几年苏岩也零零散散拍了几部电影,王梓一直想和她合作,然而阴差阳错都没拍成。如今孩子大了,6辰东就放手让苏岩出来玩。

    原本定的苏岩是主角,苏岩作为出品人选择了周时光。周时光能抗票房,男主角肯定用自己人,刘易好请。这两个人都是老戏骨,不用担心上座率这一块。

    “这本书在网站销量非常好,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这几年网络小说改编影视是非常赚钱的,王梓的书更是十分抢手。

    6辰东对苏岩这个事不大在意:“你折腾吧,赔了有我呢。”

    苏岩抱着6辰东亲了一口,笑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6辰希在位的时候6辰东积攒人脉,到处都是关系网,后来上面调查6辰希他的那些生意基本上都收的差不多。

    “其实我说不说都一样,你赔钱了我能和你离婚?”

    6辰东拉过苏岩来了一记深吻,才继续看文件。

    “6总。”

    苏岩起身帮6辰东按肩膀:“你和孟云归的关系不错是不是?”

    6辰东抬头看她,黑眸沉沉:“直接说吧,什么事?”

    “我想请孟总的老婆来演这部戏,最近她不好见啊。”

    6辰东盯着苏岩,苏岩给他捏肩膀又锤背:“老公~”

    自从定了剧本就一直在联系周时光的经纪人,然而并没有回应。这段时间她消失了似的,一直没动静。

    “过几天孟云归要来b市签个合同,到时候一块吃饭你和他老婆谈吧。”

    “行。”

    苏岩凑过去亲了6辰东的脸颊一下,拿起自己的文件:“晚上早点回去。”

    “要不要司机送你?”

    6辰东抬眸看过去,苏岩已经走到办公室门口,摆摆手:“不用,我和助理一块过来。”

    “路上开车注意点安全。”

    在一起生活久了,苏岩就摸准了6辰东的脾气。吃软不吃硬,苏岩撒个娇他什么事都给办了。晚上回去的早,苏岩顺便去市买菜,还没到家6辰东电话就打了过来。

    “大哥他们回来了,我过去接他。”

    “行,我菜买的多。”

    6辰希被调到了青海,母亲大多数时间都住在6辰东这里。她现在话倒是少了很多,苏岩忙的不可开交有时候话都和她说不上半句。6辰东态度很坚决,一边是老婆一边是妈,帮理不帮亲。6母就少找了很多麻烦,苏岩给她报了个中老年交流团,她去会所里做做美容按摩跳舞时不时的出去旅游,日子渐渐悠闲起来。苏岩给她带到新时代女性的团体里面去,她现在根本没时间管苏岩的事,忙着享受呢。

    6辰东对她这个方法有点小佩服,不得不说苏岩是个人才。

    母亲和老婆相安无事,6辰东就不再管这件事。

    “路上开车慢点,等你回来。”

    “好,回见。”

    挂断电话,苏岩回去的时候婆婆还没回来,客厅里乐乐和昊昊陪两个孩子玩,一条狗成了他们的萌宠,她和保姆定好菜单。婆婆才回来,看到苏岩点了点头。

    “你别天天那么忙,也去做做美容弹弹琴跳跳舞陶冶情操。”

    “妈你这起色好多,皮肤光滑,皱纹都不显了。”

    苏岩说:“忙完这阵我陪您一块去会所做美容。”

    “是么?都说我最近皮肤好了。”

    婆婆在沙上坐,摸了摸自己的脸。一群孩子叫:“奶奶。”

    “哎,宝贝孙子。”

    她把闹闹抱在怀里,脸上带着笑,女人不管到了什么年龄都喜欢被人夸赞。一开始苏岩提出让她出去玩的时候,她是不愿意。一把年纪了玩个什么?没规矩也不符合自己的身份。眼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个个都往年轻处打扮,苏岩就拉她做过几次sp,她就喜欢上了。

    会所有讲师,六十岁老么?七十岁老么?不老。只要心态年轻,八十都不老。她为男人活了一辈子,第一次为自己而活。

    晚上八点半,6辰东和6辰希一块进门。

    “嫂子呢?”

    苏岩看了眼身后并没有宋小佳的身影,就问道:“孩子没回来?”

    他们的二胎是个女儿,6辰希被调到青海,起初宋小佳并没有过去。她的工作在b市,后来孩子出生,6辰希动了关系把她也调了过去,算是夫妻相随。

    “没有。”

    6辰希神色淡淡,看到客厅里坐着的昊昊,顿了一下。

    昊昊已经十四岁,长高了,因为6辰希去青海没带他,就一直住在苏岩这边。营养均衡,他就慢慢瘦了下来。不再是小时候的胖墩模样,有一米六五,眉眼像沈璐。

    “昊昊。”

    “爸。”

    6昊昊看向6辰希,有些陌生,规规矩矩叫了一声:“叔叔。”

    “你们回来就开饭吧。”

    6辰东进门就抱起了扑过来的萱萱,萱萱脾气像极了苏岩。特别有心计,从小就看得出来,家里这些人都被她骗过。6辰东不等她耍心计,就抱着她往餐桌前走。

    “爸爸。”

    萱萱抱着6辰东的脖子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老师今天教了我们唱歌。”

    “你学会了么?”

    “当然。”

    萱萱说:“爸爸,我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

    6辰东故作感兴趣。

    “哥哥上课时候尿裤子,还捣乱,老师凶他。”

    萱萱外号告状小能手,6辰东扬了下眉毛:“你尿裤子了么?”

    “我没有,是哥哥,他不让我回来告诉你和妈妈。”

    6辰东对萱萱的话持几分怀疑,捏了捏她的脸蛋。

    “不是你尿裤子?诬赖别人?”

    萱萱从小爱争宠,她办了错事就推到闹闹身上。闹闹倔强,什么都不说。小时候萱萱想让6辰东抱,就是用装可怜来争。6辰东抱着闹闹,她就在旁边要哭不哭的故作坚强,等6辰东一注意到自己,立刻就开演。

    6辰东开始是只要看她委屈就连忙放下闹闹抱她,几次后,苏岩就不让他抱了。

    6辰东两个皮小子,一个女儿,他是十分宠萱萱。明知道她是故意演戏,每每看到就忍不住把女儿抱到怀里哄。苏岩只能扮演那个严母身份,6辰东一心一意要演慈父,坚决不给苏岩机会。

    “我真的没有。”

    萱萱头扎到6辰东的脖子上蹭了蹭,有些委屈的鼻音哼道:“爸爸不相信我?”

    “相信你。”

    饭桌上因为有了6辰希,稍微严肃了一点。

    6辰东喂萱萱吃饭,苏岩喂闹闹,分工明确。

    吃的差不多,两个孩子跑出去玩。

    6辰东端着碗开始吃:“今天谁尿裤子了?”

    “萱萱,她还强行把闹闹的裤子扒了穿自己身上。”苏岩给他盛汤:“她是不是恶人先告状了?”

    “这孩子——”6辰东笑着摇摇头,简直不知道怎么评价萱萱的行为:“一会儿批评她。”

    扒小男生裤子?她是女孩。6辰东家的小公主,怎么做那么野蛮的事?得好好和她讲道理。

    “大哥回来几天?”

    “半个月。”

    6辰希吃饭度很快,放下筷子:“你们先吃,书房用下,查个资料。”

    “行。”

    6辰东也不和他废话:“电脑没密码。”

    6辰希大步上楼,6母才开口:“他是不是又和小佳闹别扭了?”

    “不知道,没说。”6母也没敢问,谁知道大儿子怎么想。

    吃完饭,苏岩切了水果端到客厅,乐乐和昊昊在看电视。

    “作业写了么?”

    都十四了,乐乐成绩还跟得上,昊昊一直在班级尾巴上挂。偏偏这成绩,小升初的时候还能和乐乐考一个中学。苏岩非常担心乐乐被他带的成绩一落千丈,大学虽说不那么重要,可苏岩不想乐乐以后后悔,毕竟那是人生的一段历程。

    “我写完了。”

    “昊昊呢?”

    6昊昊咬着一块水果,他开始确实不喜欢苏岩,可也没办法。嗯了一声:“马上上去写。”

    毕竟不是自己亲生儿子,苏岩也不想管的太多。

    “马上就升初二了,学习成绩还不行的话,考不上好的高中以后就上不来好的大学。”

    “我没想读大学。”

    昊昊突然开口,站起来转身往楼上去:“乐乐想读他去读吧。”

    大步就上楼了,苏岩回头看了一眼6辰东。

    “臭小子没法没天了。”6辰东拿起个水果喂给苏岩,说道:“别生气。”

    “我生什么气。”

    苏岩吃了一颗草莓,昊昊又不是她儿子。

    乐乐看6昊昊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楼上,眯了下眼睛靠在沙上。他是想读大学,以后打拼事业成为成功的人。爸妈总有老的那天,他得保护这个家,这种想法是一开始苏岩灌输给他。他后来也琢磨了,作为一个男人,最重要得是责任感。

    苏岩说上学就是上学,学生的职责就是学习。想去玩就痛痛快快的玩,这几年苏岩一有时间就带他们几个出去玩。可6昊昊并不认为苏岩说的对,他从小跋扈,自认为无所不能,无法无天。他有个有钱的叔叔,有势的爸爸,他不读大学可以,以后进6辰东的公司照样能给个不错的职位。

    他们观念不同。

    “暑假给你们报个集训试试军营的生活。”

    6辰东转头看向乐乐:“想不想去?”

    “多久?”

    “一个月。”

    乐乐眨了一下眼睛,他越长越像6辰东,棱角分明的面部线条渐渐冷硬起来。

    “累么?”

    “你不敢去?”

    “我有什么不敢去?”乐乐哼了一声,他抽出纸巾擦手:“我上去看书了。”

    “那我给你和昊昊报了。”

    “他去?”

    乐乐转头看向6辰东。

    “不去也得去,由不得他。”

    6辰东强势给两人定了暑假安排,等乐乐离开,两个孩子赖在苏岩身上不撒手。苏岩抱住萱萱,说道:“想睡觉么?”

    “不想。”

    “大哥不会和嫂子又出问题了吧?”

    苏岩看了眼6辰东,问道。

    “谁知道呢,他爱折腾。”

    ————————

    苏岩这边很快就联系上周时光,开机拍夏日恋歌。

    主要场景是b市,苏岩也不用跑外地。暑假一开始,6辰东就把两个大儿子给送到了军营。他坚持认为,男子汉就应该有顽强的意志力,去军营体验那种军事化管理,拿过枪。

    苏岩送乐乐上车,乐乐比她高一点。看着车子开走,乐乐挥了挥手,苏岩那个心情啊,酸楚的很。

    “走了。”

    6辰东揽着她肩膀:“忙自己的去,他们两个身体素质都行,没事。”

    苏岩拍了两个月的夏日恋歌,她在里面演女配角,一个富家千金。

    都市戏最好拍,进度赶的很快。

    她的戏份本来也不重,就这样6辰东就非常不满意了,来探班都黑着脸。脸都黑了两个多月,苏岩看个孩子能被他训半天。

    好不容易戏拍完,庆功宴开完,苏岩立刻就回家。

    回去没见着6辰东,他出差去了海南。昊昊和乐乐从集训回来,晒成了非洲人,黑瘦高挑,又长高了。苏岩把孩子安排好,6辰东还没回来。

    这都两天没有电话也没信息。

    苏岩等了两天,刷微博看到自己上了热门,影星苏岩的富豪丈夫出轨。

    苏岩点开是6辰东,没有什么拥吻照片,就一张6辰东在酒店的照片。苏岩气的够呛,传绯闻的还是苏岩旗下的艺人。妈的!这男人出去找小的了?

    苏岩再次打6辰东的电话,没人接。苏岩打给陈助理,问道:“你们6总让我过来给他送东西,怎么没见人,你看到人了么?”

    “6总回来了么?”

    “回来了,你看到他了给我打电话。”

    苏岩挂断电话,这么热的天气去海南怎么不把你晒死?

    旁敲侧击给他那一圈朋友都打了电话,统一口径就是没联系6辰东。

    这玩意不会真的出轨了吧?上次他出去喝了个花酒,之后就一直没什么动静,他和自己说过真过不下去就离婚,不会在婚内出去乱来。苏岩信了,结果现在又闹出个这么事,苏岩怒不可遏。

    信息:“6辰东,你在那?”

    “还能不能过了?”

    “你接个电话。”

    “你不是被绑架了吧?”

    “我报警了。”

    苏岩查了下航班,又打电话给闹绯闻的明星,结果对方也是一头雾水。航空公司给出的信息,6辰东是三天前回b市,再没有出去的记录。

    这下苏岩有些急了,如果6辰东出轨离婚或者什么都行,最起码人安全。6辰东回了b市,然后就没影踪了,之前他在海南的时候还接电话,现在不接电话。

    苏岩开始往下面查,越查心越凉。不会是真的被绑架了吧?雷三还没落案,当年得罪了他,难道现在寻仇来了?

    急急忙忙的报警。

    6辰东回到b市在机场就被王安劫走拉去打牌,打了一天一夜输了二十来万。他要回家,他想老婆孩子了。王安又蹿腾他玩别的,6辰东这才听出味来。

    敢情这个王安在家受了气,觉得老婆不在乎自己,决定制造出离家出走的假象让老婆着急。

    6辰东一听这个混蛋玩意的混蛋理由,立刻就想把他抽飞出去。我还有老婆孩子,我可不置气,又不是三岁小孩子。

    结果还是没走成,孟云归和彭伟也来了,王安利用他三寸不烂之舌和6辰东讲道理,苏岩到现在都没说过爱你吧?你难道不想试试她到底爱不爱你?在不在乎你?你是不是爷们?妻管严丢人不丢人!大老爷们怕老婆说出去让人笑话!

    三个人轮番上阵和6辰东讲道理,6辰东睡了一觉后决定继续打牌。

    他们一致认为管教老婆就得狠下心来,手机放在一个柜子里谁都别去碰。吃喝玩乐,玩就要玩大的,让那些老婆们也反思反思。不然天天忙,冷落老公实在可恶。

    周时光是主角比苏岩更忙,基本上不着家,孟云归气的牙痒痒。

    不是忙嘛,不是不在乎嘛,好,很好!

    说是玩女人,谁也没敢。就弱弱的又打了一天牌,这都三天了。6辰东虽然也想看看苏岩着急的脸,可他想孩子啊,想女人啊,熬不住了想回家。

    孟云归和彭伟也想回,就一个王安死耗着,花言巧语使劲游说几个人一定要坚守阵地不要在关键时刻放弃,他已经动公关为几个人制造了花边新闻。

    第三天晚上,警察冲到这个度假山庄。

    抗妻者联盟正式宣布解散,苏岩看到6辰东安然无恙。上下打量了一遍,现他真的没有受一点伤,就是眼睛有些红。

    “眼睛怎么回事。”

    打牌熬的!

    6辰东去揽苏岩,真是丢大了人,以后再也不和王安来往,拉入黑名单。

    “回去再说。”

    “找小三?出轨?失踪?”

    苏岩推开他,居高临下看着6辰东:“不管儿子,不管我,不接电话。好,很好!”

    转身大步往车子的方向走:“明天民政局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