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璃烟堕崖

    第八十六章 璃烟堕崖

    “诗雨,你怎么来了?”璃烟问道。

    “收到消息说你出事了我就来了,”上官诗雨环视了一下那群人,眸中满是鄙夷,“卑鄙,这么多人一起围攻。”

    “诗雨,回到我身边,我会好好保护你,你和他们在一起只有死路一条。”

    祁允的眸中溢满了深情,若是以往上官诗雨可能会觉得感动,然而此时此刻她只觉得恶心。

    “我的娘子自然由我自己保护,就不需要祁皇你操心了。”叶承寻搂住上官诗雨语气不善地说道。

    祁允刚想发作,璃烟却出声道:“祁皇可别忘了当初是谁辅助你坐上这个皇位的,我能帮你坐上这个位置,自然也能拉你下来。”

    语气是浓浓的威胁,他以为她只安插了一个丞相在里面而已吗?他坐上皇位之后不顾群臣反对就把丞相给换了,然而,她又怎会只安插一个人。

    祁允闻言心微微颤了一下,他是见过她的能力的,对她还是有所忌掸,可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回不了头了。

    “岂有此理,连本神医的老大都敢动?”

    一个带着怒意的声音传来,云墨一袭纤尘不染的白衣款款而来。

    凌夜影眸中闪过一道暗芒,他怎么就忘了云墨神医也是她的人,云墨神医若是出事的话,恐怕世人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没有什么比性命还要重要,大多数人都希望能够与云墨神医交好,还有不少人都在找云墨神医希望他为他们医治,若是云墨神医死在他们手里,恐怕他日他们会遭受围攻。

    凌夜影抛了一个眼神给应怀,应怀了然,拱手尊敬地对云墨道:“神医不必插手此事,在下不想伤到神医。”

    “笑话,你们动了老大就等于和我结下仇,你们不伤我,但我不会放过你们。”云墨语气坚定地说着,令应怀没辙。

    “几位都是赫赫有名的人,何必要屈于一个女子手下?”凌夜影不明白,这女子到底有什么魅力,能够让这么多个门派和高手称她为老大。

    闻言,云墨嘲讽地轻笑出声,“你可知道我们姓什么?”

    凌夜羽微微蹙眉,云墨接着说道:“我们姓沐,世人只知道云墨神医,却不知道我的全名是沐云墨,老大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我的师傅,是她教我医术,否则我今日的成就何来?”

    一番话震惊了凌夜影等人,一脸的难以置信。

    “没错,我全名沐若风,她沐若雨,还有众多凝烟宫中的人都姓沐,是老大给了我们家,凝烟宫更是老大所创,我们怎可能不听命于她?”若风抬头说道,眸中有着深厚的感激之情,若不是老大,她们当年早就饿死在街头了。

    “没错,幻门也是如此,我们都是老大所救或所帮助过的人。”

    他们的视线都转移到了璃烟的身上,想起了当年的事,人人的神情都变得激动而感激。

    凌夜影等人明显打击得不轻,本来想挑拨离间的,没想到事实竟然是如此。

    “老大待我们如亲人一般,从未亏待过我们分毫,教我们东西,让我们有瓦遮头,我们誓死追从老大。”云墨的声音铿锵有力,极其具有感染力,使众人激情澎湃了起来。

    “誓死追从老大,誓死追从老大。”

    一句句震耳欲聋的誓言却是发自于心底的忠诚,凌夜羽一脸宠溺地看着璃烟,看来他娶了小烟真的是占便宜了。

    “哼!一个抢别人男人的狐狸精有什么资格让这么多人追从。”

    蓦地一个狠厉的声音响起,打破了他们的气氛,一抹绿色身影落下,凌夜影的眸色一沉,眼神盯着她。

    凌夜影将守住她门口的侍卫调开,大部分都用来围攻凌夜羽,没想到就是因为这样让她再次跑了出来。

    “管好你的嘴,否则本王让你知道下场。”凌夜羽冷冷地盯着她说道,眼中划过一丝杀意,敢骂小烟狐狸精?想死吗?

    璃烟似是不在意,淡淡一笑,“狐狸精?不知道谁是狐狸精呢?似乎某些人还没认清自己的身份,即使你曾经嫁过给王爷,但也始终只是一个妾,何况你早已被休了。”

    这番话显然刺到了柳思染的痛处,眸色充满了戾气,咬牙切齿地看着她,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柳思染刚想发作,却见璃烟神色有些不适,掩着胸干呕了起来,眸子一缩,这种症状她当然可以猜到是什么,难以接受地指着她道:“你···你居然怀孕了。”

    “小烟,快回去吧!这里我处理就好。”凌夜羽连一个眼神都没给柳思染,眸子担忧地对璃烟说道。

    “不用了,很快就好。”

    看着两人浓情蜜意的场景,柳思染的怒火在身体的四处乱窜,无法得到发泄。眼睛的余光扫过凌夜影身后压制着的两人,脸色划过一丝戾气,一个翻身过去抓住了沐微凝。

    “姐姐。”

    “凝儿。”

    一声声焦急的呼唤,沐微凝抬不起力气,只能任人宰割。

    指骨用力地掐住沐微凝的脖子,阴森地看着璃烟道:“快给我自杀,否则我就杀了她。”

    柳思染知道她的武功不及沐璃烟,但是沐璃烟重视她的家人,她就不信她不会屈服。

    璃烟脸色沉重地看着沐微凝,见璃烟还没动手,柳思染催促道:“快,不然你就等着她死在你面前吧!”

    手中的力度加大,沐微凝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双眉只能紧紧地蹙着,感到难以呼吸。

    霍地一个人影划过,抢走了柳思染手中的沐微凝,柳思染反射般地回给他一掌,他闷哼一声,抱着沐微凝到了璃烟面前。

    沐微凝虽是中了软骨散,但并未失去一切感知能力,眸子睁大惊讶地看着凌夜尘。

    璃烟扶过沐微凝,喂给她软骨散的解药,而后让若风若雨她们照顾,此时凌夜尘抑制不住地吐了一口鲜血,在地下渲染开来,然而不知妖冶的红色,而是黯淡的黑色,一瞬间他的身子不稳,倒在了地上。

    柳思染跟着凌夜影学了不知什么歪门邪道的武功,找找毒辣至极,刚刚那一掌也是带有毒性的。

    璃烟拉过凌夜尘的手把脉,眸子一沉,沉声对凌夜羽道:“羽,我,治不了。”

    这个毒发作地太快,璃烟没有办法医治,看着凌夜羽听到这句话时的凝重的神情,心中不由地痛了一下。

    他们是亲兄弟,有了这么多年的感情,凌夜羽又怎么可能会不在乎?

    “烟儿,真的,救不了他吗?”

    沐微凝身上的软骨散解去,慢慢地也恢复了力气,眸子复杂地看着凌夜尘,声音中听不出有任何的情绪。

    上官扬抿着嘴唇看着他们两人,眼里是难以解释的情绪。

    “姐姐,这个毒发作得太快,一下子毒素直攻心脏,我真的无能为力。”璃烟低下头说道,她以为自己的医术已经很高超了,没想到还有她的能力还是不够。

    “人早晚都要死,现在死和以后死又有什么区别?”

    凌夜尘云淡风轻地说道,似乎濒临死亡的不是他,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

    “凝儿,我以前以为,和你在一起才是幸福,直到今日我才明白,成全你才是最大的幸福,只要你幸福,那我便幸福了,所以,你一定要幸福。”

    沐微凝蝶翼般的睫毛眨了眨,终究还是忍不住落下泪来。

    “凝儿不要哭,上官扬,要好好对待凝儿,不要让她流一滴的眼泪,不要步我后尘,做些混账事让凝儿伤心。”

    凌夜尘硬撑着一口气对上官扬说道,他想要在人生的最后一刻为凝儿做最后的一件事。

    上官扬沉重地点了点头,他是佩服凌夜尘的,在他走前便满足他的愿望,其实不用他说,他都会对凝儿好的。

    沐微凝哽咽地说不出话来,凌夜尘见上官扬点头,唇瓣微微勾起,嘴中不停地呢喃,“你要幸福,你幸福就是我幸福,你要幸福······”

    声音愈来愈小,最终眸子微微闭上,嘴边依旧挂着笑。

    沐微凝哭出声来,心中说不出的难受。

    凌夜羽微微闭上眸子,掩饰了所有的情绪,璃烟握了握他的手,给予他安慰。

    “真是感人的场面啊!”凌夜影在一旁戏谑地说道,语气中夹杂着讽刺。

    璃烟冷眸眯了眯,杀气渐起,他们杀了凌夜尘,虽凌夜尘伤害过姐姐,但最后还是救了姐姐,而且他还是羽的皇兄,她必须为他报仇。

    “动手。”

    一声命令下,双方开始了战争。

    凌夜影发出掌力向凌夜羽打去,凌夜羽收拾情绪迎接他的攻击。

    上官诗雨等人也纷纷动了手,刀光剑影,一具接着一具尸体倒下。

    柳思染眸子一眯,划过一丝诡异的光芒,抱起还被压着的沐熙谨向远方跃去。

    “小谨。”

    璃烟焦急地唤道,随即也跟了上去,凌夜羽本也想跟着上前,奈何凌夜影一直阻止,他唯有暗自着急地先应付他了。

    璃烟追着柳思染到悬崖边上,狂风呼啸着,把青丝吹得散乱。

    “快把小谨放了。”璃烟冷厉地说道,浑身散发出了渗人的寒意。

    柳思染却没有理会她说的话,红着眼发狂地质问道:“为什么?我爱他那么多年,为什么他不爱我?为什么他爱上了你?”

    看着柳思染抱着沐熙谨越来越走到悬崖边上,璃烟紧张地说道:“你快放了小谨。”

    柳思染蓦地笑了,本就狰狞的脸显得更加扭曲,“放了他?好啊!拿你自己来换啊!啧啧啧,怀孕了是吗?那我就让你一尸两命。”

    璃烟看着这已经疯狂的女子,手中一个银针闪过,柳思染眸子一凝,闪过了银针,然而沐熙谨就在此刻被璃烟救走。

    把软骨散的解药给了沐熙谨吃下。沐熙谨对药疯狂地着迷,更是对毒药有许多研究,然而毕竟年纪还小,这次的软骨散不是普通货色,沐熙谨就这样无意中中招了。

    柳思染见手中没了人质,气极以后,一股脑地用内力向璃烟打过去,璃烟轻轻放下沐熙谨让他躺一下休息,好恢复体力,随即也迎上了柳思染的掌风。

    两人过招,柳思染渐渐占了下风,忽然,璃烟感觉一阵恶心感传来,使她要打向柳思染的掌力慢了几分,让她有机会躲过。璃烟的额头上渗出了密密的细汗,腹中一阵抽痛。

    柳思染眸光一闪,抓紧时机,对着璃烟的背后打了一掌,璃烟的身影随即落下悬崖,如陨星般坠落,唯美而凄凉。

    “烟儿。”

    “小烟。”

    “血狐。”

    众人尽力赶到这里时,却看到了坠落的身影,不由地凄凉嘶喊道。

    “哈哈哈······”柳思染对着天空狂笑,“沐璃烟,你终究死在我手上。”

    “你该死。”

    凌夜羽怒气横生,眸中有着沉重的悲伤,身上环绕着骇人的杀气,狠狠地向柳思染发出掌力,柳思染尖叫一声,摔落在地。

    “你怎么样?”

    此时凌夜影一把接住了她,眸中有着抑制不住的担忧。

    柳思染没有理会凌夜影,嘴角依旧挂着笑,对凌夜羽说道:“沐璃烟已经死在我手上,再也没有人和我抢你了。”

    这个悬崖名为绝命崖,深不可测,落下去绝对没命上来,且沐璃烟中了她一掌,即使没有因为落崖而死,她也会中毒身亡,与凌夜尘一样的下场。

    凌夜影的指尖泛白,手紧紧地蜷住,压抑着心底的悲哀,你到死想的还是还他在一起,他到底有什么好?有什么好?

    凌夜羽没看她,走到悬崖边,向下望去,雾霭迷蒙,深不见底,只有白茫茫的一片,他轻启薄唇,自言自语道:“小烟,我不会让你孤单的,等我。”

    见状,其余的人大概猜到了他想干什么,叶承寻忙阻止道:“你不能做傻事,若你死了,璃烟不会原谅你的。”

    沐微凝眸中氤氲着雾气,这一日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

    “是的,烟儿不会想让你为她做傻事的。”沐微凝忍受着心中的痛说道,烟儿不在了,她就要帮她看好她重视的人。

    上官诗雨眸子紧紧盯住崖底,抿着红唇,她相信血狐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不会的······

    “小烟一个人很孤单,她会希望我去陪她的。”凌夜羽沉着声音说道,醇厚的嗓音如泉水般流淌过,带着一丝悲哀与向往。

    突然,一个稚嫩的童声响起。

    “不,我了解姐姐,她不会让你去陪她的,因为姐姐希望你照顾我们,姐姐不在了你就应该帮她照顾她所重视的人。”

    粉雕玉琢的小脸带着坚韧,这时的他反而成熟得可怕。

    若不是姐姐为了救他,姐姐就不会死,是他太弱了,太弱了······

    凌夜羽转脸望向沐熙谨,耳畔还响彻着他的话,他说得没错!小烟最重视他们,那他就要好好地帮她保护他们。

    凌夜羽去牵起了沐熙谨的小手,转身走向凌夜影,“我不会再让你伤害我身边的人了。”

    即便是当年他对他有所亏欠,但该还的都已经还清。

    当年皇位之争凌夜羽错手杀了帮助他的凌夜影,一直对他存着愧疚之人,如今他伤了那么多人,算是扯平了。

    “哼!走着瞧。”

    凌夜影抱上受重伤的柳思染向远处跃去,祁允则狼狈地回宫。

    有谁会想到祁星国的将军居然也是璃烟的人,他一声令下,所有军队静止不动,没有听祁允的命令与凝烟宫那些人厮杀。

    祁允心中怒气横生,没想到这女子还留了这张王牌。

    他不禁想起璃烟说过,他是她辅助上皇位的,自然也能把他拉下来。背后寒气升起,才发现这女子惹不得。

    凌夜羽等人回到了宫中,将朝廷上下的事情都处理完毕,拥立凌夜诺为皇帝,而血统混淆这一事他也已解释,是凌夜影想夺取皇位编造出来的谎言。

    “教我武功。”

    沐熙谨眼神带着坚毅站在凌夜羽面前说道,语气有着不可改变的坚定。

    凌夜羽知道他被璃烟落崖一事打击太大,他心里一直都过不去那道坎,只有变强,才能不拖累自己身边的人。

    “我的训练很严格,你未必承受得了,你想好再说。”

    “我已经想好了,我不怕。”漆黑的瞳孔闪着坚毅的光芒,令凌夜羽不由的眸中划过一道赞赏。

    从此,凌夜羽每日都教他练武。在帮凌夜诺坐稳皇位之后,凌夜羽再也没有上过朝,每日除了训练沐熙谨之外,就是在绝命崖边待着,一待就是半日。

    绝命崖底,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为一个绝美女子疗伤,良久,额头上汗涔涔的,嘴唇有些发白,眸子深深地看了绝美女子一眼:“丫头,为师只有用这种方法救你了。

    那扇蝶翼轻颤了一下,璃烟抬起沉重的眼皮,看见那和蔼的脸,道:”师傅。“

    唤了一声过后,随即想起她被打落悬崖那一幕,不由地诧异道:”我还没死?“

    ”丫头,你命大,为师算出你的劫难在此,早在悬崖底下等着你,否则你此刻就粉身碎骨了。“天居老人故作轻松地说道。

    璃烟注定有此一劫,天居老人不能阻止劫难的发生,只有等发生过后才出手,否则就算她避过这一劫,还是会有另一劫的。

    蓦地想到什么,璃烟紧张地抚上她的腹部,天居老人微微一笑,”你放心,孩子保得住。“

    ”师傅,我中了柳思染那掌,明明是带有剧毒的,为什么我没事?“璃烟突然想起这件事,不由地皱眉问道。

    天居老人眸光一闪,随即笑道:”为师医术高明嘛!“

    璃烟撇了撇嘴,师傅的医术明明不及她的,她都解不了这个毒,为什么······

    不过转而又想,或许师傅以前只是让着她的,其实师傅的医术还是天下第一的。

    这样想着,璃烟便已释怀,不再去想这件事。

    ”师傅,那我们走吧!“

    ”走?走去哪里?“天居老人挑眉问道。

    ”上去啊!难道我们要留在这悬崖底下生活吗?“璃烟迷茫地望着他,他既然早就在这等着她,那就证明他有办法上去。

    璃烟准备拉着天居老人走,然而他却定定地站在那动也不动,璃烟疑惑地问:”师傅,你怎么不走啊?“

    天居老人讪讪地咳嗽了一下,”这个,师傅没办法带你离开绝命崖底。“

    闻言,璃烟惊叫起来:”什么?那我们还真要在这里生活了啊?“

    她不想留在这里,羽还在等她,还有姐姐他们,若是她留在这里,他们会很担心的。

    ”丫头,我们是不可能从这里飞上悬崖上的,但这里有一处地方通向外面,然而却有阵法,为师也破不了,只有你突破蝶舞漫雪第十重才有可能出去。“

    天居老人现在的修为也才第九重蝶舞漫雪,不过他相信以璃烟的资质,必定能够突破第十重的。

    ”师傅,我突破第十重的话岂不是要很久?你没办法出去居然也敢下来?“璃烟一脸哀怨道。

    天居老人却只是微微叹了口气,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道:”丫头还是想想怎么突破第十重蝶舞漫雪吧!“

    璃烟撇着嘴唇,环视着这里的环境,没想到绝命崖底的风景如此漂亮。

    瀑布冲刷下来,下面一条河流簌簌流淌着,泉水击石,清澈见底,犹见一条条的鱼在嬉戏着。

    五彩的光芒折射在瀑布上,美轮美奂。不远处还有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都是璃烟从未见到过的。

    绝命崖底因为常年无人,奇花异草遍野都是,还有一些小动物、果实等,这些都可以让他们生存,即使在这待一辈子也不是问题,然而璃烟可不想在这待一辈子。

    璃烟去到阵法那里打算突破一下,然而阵法一点都没有被悍动,璃烟只好死心去修炼蝶舞漫雪。

    时间缓缓流过,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在五个月之时便已经与别人八个月无异了。

    终于到了第九个月,璃烟在一日肚子突然痛了起来,天居老人急忙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物品接生。

    ------题外话------

    额,这一章不虐吧?应该不虐吧?我尽量写得没那么凄惨了······

    嘿嘿,下一章,小包子出世了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