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分卷 第二百六十四节、骑兵出动

    伊芙如一头矫捷的豹子,她双手不停的控弦射箭,每一支箭矢都命中目标,当一名马木留克被射中跪倒在地上后,伊芙毫不留情的转身到他身后,从腰后拔出一柄锋利的剥皮刀,从头盔下巴的缝隙处插进去,猛地一拉,鲜血顿时从喉管处喷出。

    “噗嗤~~。”马木留克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沉重的盔甲和尸体,将身体下的尘土都拍的扬起很高。

    “噢,好厉害的女人。”纳赛尔用手中的弯刀劈中一名扑过来的格林顿士兵的头部,但是刀锋卡在了头骨中间,他只得抬脚将那名士兵踢了出去,这才拔出了弯刀,就在此时,他的视线正好穿过混战的人群,发现了伊芙的大显神威。

    马木留克是从小便接受训练的战士,虽然不如骑士们有着贵族血统,但绝对比一般的战士要强大的多,只是这群身材魁梧的男人们,居然不敌一个女人,这让纳赛尔觉得很惊奇,而且这个女人的身姿和盔甲也极为迷人。

    一副紧贴着身体的小胸甲,是用整块铁皮敲击而成,为了不影响伊芙肩部的动作,肩甲是单独的两块,除此之外,保护腿部的是一圈皮革战裙,这些皮革战裙的顶端敲击镶嵌着铁皮。

    “马库斯大人,为什么伊芙的盔甲你要亲自打造?”此时,在格林顿村的铁匠铺中,一名铁匠好奇的问道。

    除了领主布鲁斯的盔甲是由马库斯打造的外,其他人基本上都是普通的铁匠和学徒们制造的,甚至普通的士兵都开始用倒模的简单方式,所有人中独有伊芙享受了马库斯亲自打造盔甲的殊荣。

    “为什么,伊芙是我见过拥有最完美曲线的女人,这是艺术品,懂吗,这是艺术,能让其他人去打造贴着伊芙小姐身体的盔甲吗?”马库斯口沫飞溅的说道,自从见过伊芙后,他就一直死皮赖脸的要让伊芙当他的模特,就连当初来这里的目的都忘记了,而布鲁斯倒也乐得清闲。

    不过,当他向伊芙解释清楚所谓模特是什么后,换来的当然是一顿暴揍,可是马库斯似乎并不在意,所以听布鲁斯要求格林顿铁匠铺制造一套盔甲的命令后,立即自告奋勇的为伊芙打造盔甲。

    “战场上能碰到女人,简直是古怪极了。”纳赛尔惊讶的说道,不过这样燃起了他的兴趣,大概男人都是如此,遇到一个彪悍美丽的女人,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如何征服她。

    就在此时,格林顿的矛杵兵们在斯图科夫的率领下前来支援,这些挥舞着沉重简陋矛杵的士兵们,纷纷冲上前去,一棒子就将一名阿玛尔战士击倒在地,当对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时候,矛杵兵立即上前,双手倒握矛杵尾端,猛地一下用矛杵顶端的铁钉刺中要害。

    “可恶,冲,冲,不要停下来。”纳赛尔指挥着战士们持续的冲击着格林顿人的侧翼,双方士兵如同两股汇流的溪水交织在一起,喜爱身着白色衣服的阿玛尔人渐渐的身上布满了血迹。

    “吹响号角,让轻骑兵们开始进攻。”布鲁斯盯着胶着的战事,他立即向肯吩咐道。

    “是。”

    “呜,呜,呜~~~。”三声短促的号角声响起,立即传遍了整个战场上空,一直躲在树林中的轻骑兵领队者菲比听见了这声音。

    “男爵大人发出信号了,该我们出场了。”菲比将头盔往自己脑袋上一摁,大声的对分散在树林中的轻骑兵们呼喊道。

    “是。”轻骑兵们大多是来自格林顿的自耕农,他们的战马也不过是耕马而已,并不适合长期作战,不过对于步兵们来说,一支骑兵就足以具有威胁的了。

    “握紧你们的长矛,紧跟着我。”菲比右手高举着利剑,他一提战马的缰绳,胯下战马嘶鸣一声,双蹄立起,

    “吼~~。”轻骑兵们握紧手中的矛和草叉,大声的呼喊起来。

    “驾其~~。”菲比用脚后跟狠狠的一踢马腹,战马本能的纵身跳跃出去,一支轻骑兵随即出现在了纳赛尔等人的背后。

    扎克领主也一直关注着战场,他看见出现的轻骑兵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果然将骑兵布置在侧翼,是为了从背后偷袭阿玛尔佣兵们,看起来这位布鲁斯男爵也不甚光明磊落。

    “领主大人,要我们阻止这一支骑兵吗?”戴着翠鸟羽毛,嘴边留着两撇胡须的凯特弓箭手,向扎克领主询问道。

    “不着急,何必浪费弹药。”扎克领主却摇了摇头,他抬起手无精打采的一挥动,身旁的一名侍从立即挥动他的旗帜。

    “啊啊啊啊~~~。”随着扎克领主挥动的旗帜,战场上的另一座森林中,突然又出现了一群轻骑兵,同样是由自耕农组成的。

    “啧?”布鲁斯听见响动,以及马蹄踏地声,顿时微皱眉头,没想到扎克领主居然一直藏着一支轻骑兵,不过仔细想想也是,作为公爵家族的领主,他的领地必然十分富庶,怎么也能够凑齐一支骑兵,不过能够忍到到现在才动用,可见其人的狡猾。

    “不好,菲比要腹背受敌了。”即使是肯也看出了菲比率领的轻骑兵情势不妙,如果菲比要进攻纳赛尔等人背后的时候,这一支突然出现的扎克领主的轻骑兵,就会如同铁毡上的锤子般,狠狠的敲击向菲比等人的背后。

    “肯,跟我来。”布鲁斯此时也不淡定了,他猛地踢了踢马腹,战马驮着他飞奔起来,贵族骑兵们连忙紧跟在布鲁斯的身后。

    “轰~~。”重骑兵的马蹄声如闷雷般响起,他们在布鲁斯的率领下朝着战场奔赴,看着这一幕扎克领主忍不住的笑起来,他伸手从仆人那里接过来一杯酒,仰头痛饮起来。

    “哈,布鲁斯让我看看你的本事。”扎克领主顾不上擦拭,流淌在自己下巴上殷红的葡萄酒,他看着战场喃喃自语起来。

    “哎,大人的癖好又开始发作了。”那名戴着翠鸟羽毛帽子,留着两撇胡子的凯特弓箭手,忍不住的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