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分卷 第517章 二段跳与空中楼阁 白热化激战

    ……

    ……

    “嘭——”不甚锋锐,但是有着莫名沉重感的大剑斩断最后一颗子弹,但丁悠闲地吹着口哨,将叛逆插在地面中,依靠着它看向安意,语气轻挑道:“如何,小哥?还有新的花样吗?”

    “……”安意呼了口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将双枪收入腰间衣服下,遗憾道:“果然,还是不行啊。”

    “不过,毕竟是最终Bss这一级别的家伙,这么容易干掉那才是奇怪了。”

    “已经干的不错了,小子,刚才那一下要是一不小心,我头都给打爆了。”但丁毫不在意自己的夸赞之词。

    “被这样都一发没胸打中的你这样说,反而充满了讽刺啊。”安意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语气却满不在乎。

    次元与时停再配合近乎预知未来的直感预判,本来应该是无懈可击,没有死角的攻击才是,安意推断过即使不被杀死,最起码也会造成不小的伤害才是,但最终结果是连一个伤口都没有造成。

    全部都被挡下来了,因为是由魔力构成的子弹,所以被叛逆斩落之后直接化作以太粒子消散。

    在即将射穿但丁身体的一刹那,那些子弹统统都仿佛进入泥潭中一样,艰难地向前前行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行。

    【水银风格】,看到在但丁周围扩张开来的奇特波动的黑白领域,安意这才想起来,这家伙所拥有的能力之一。

    将周围的时间减缓到极致,而唯独自身的速度不变,与昂热的时间零有着异曲同工之处,除了安意之外一切的时间都被放缓了。

    包括那2发子弹,所以安意眼睁睁地看着但丁轻松地摆脱出他涉设计的必死的绝境。

    在时间的力量上,但丁不比他差甚至远远超过安意。

    “真的没有了?”但丁有些不甘心地再次追问道。

    “这如果都没办法杀死你的话,那我的确没有新的花样了。”安意无奈地耸耸肩。

    “哦,那太可惜了。”但丁遗憾地叹了口气,然后左脚向后一迈,右脚膝盖微曲,叛逆的剑尖闪过一抹寒光,那双碧蓝色的眼睛倒映出安意的身影,像是猛兽捕捉猎物一般凶狠,笑容中露出森白的牙齿:“那么,我要上了……”

    连声音都赶不上他的速度,真正意义上做到“话音未落”,但丁身后爆发出炽红的气浪,瞬间打破音障,一跃出现到安意前方,挥动着叛逆,银白色发丝在劲风下吹动,嘴角一句既往地带着玩味的笑容。

    “哦——”

    “锵!”“轰!”

    第一声巨响是绯红女皇与叛逆撞击在一起的声音。

    第二声巨响则是安意被轰飞出去,撞碎数排椅子,最后狠狠撞在墙壁上的声音。

    整座教堂都晃动了一下,尘雾弥漫。

    “糟了,一不小心被引动的认真起来,下手不会太重了吧。”于灰尘当中,一只手将四周的尘雾驱散开,但丁轻咳着嘟囔道:“要是蕾蒂她们知道的话,又要被骂了。”

    “这小子应该没事吧。”

    “唔……”碎石下,一只带着牛皮手套的手掌伸出,然后按在地面上,安意整个人从废墟下爬出来,甩动着自己的肩膀,全身发出毛骨悚然的骨头摩擦声。

    “真的有点小痛啊……”安意龇牙咧嘴道。

    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程度的痛苦了,自从自己的身体快接近无限愈合的不死之躯后。

    刚才对砍的一瞬间,从绯红女皇上传来的力道直接将他身体内部的五脏六腑包括骨头在内全部震碎。

    “你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人形怪兽。”安意看着站在自己对面吊儿郎当,和普通中年大叔牛郎没什么区别的男人,这样吐槽道。

    “怪兽这个词,我很喜欢。”但丁竖起大拇指,赞叹道。

    “还有,小哥你也没有资格说我吧。”身为恶魔猎人,斯巴达之子,这个世界最强的那几个人,但丁一眼就看到了,对方恐怖的愈合能力:“也是个怪物,原来不是普通人啊,那就好办了。”

    身体内部几乎全部都被震碎,但仅仅是几个呼吸就近乎愈合完毕,除了魔力有些减弱之外,几乎没有多大的变化。

    「这家伙,也不像是恶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天使吗?不对,那群怪胎怎么可能会有正常的东西。」但丁在心中腹诽道,实在是安意太奇怪了。

    普通人,别说是有着特殊力量的人类,就算是高等级的恶魔在这一击下也活不下来,因为一不小心“燃”起来了,认真了点,忘了对方只是个普通少年,但现在看来,一点都不普通嘛。

    恶魔的可能性极低,因为自己所拥有的恶魔之力是专门克制恶魔这个种族的,所谓的恶魔猎手并不是称呼那么简单,不存在恶魔能够在他的力量之下毫无阻碍的恢复治愈。

    “一些超出你认知范围之外的力量。”安意看出但丁的疑惑,也没有介意,直接解释道:“姑且把我看做吸血鬼或者龙吧?”

    “那种东西怎么样都好了,咱们继续吧!”

    “小子,你认真的?”但丁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别以为,仗着这点治愈能力就有资格说这种话啊,像这种特殊的恶魔还是别的,我杀过的也有不少。”

    “……”安意没有回答,只是向他招了招手。

    “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但丁无奈的扶了扶额,叛逆巨剑再次握在他手中。

    “需要给一点小教训啊……”

    寒光一闪,这一次叛逆被绯红女皇稳稳地架住,但丁与安意面对面的注视着,前者微笑道:“力气变大不小嘛,有点神奇。”

    “一般般,一般般。”安意同样回复一个阳光的笑容,握着绯红女皇的右臂,牛皮手套下闪过一抹苍蓝色的魔力光晕。

    “锵~”但丁用力一挥,两把剑随即分离,他再次俯冲像安意,剑身和自己都亮起赤红色的光芒,如同流星一般。

    地面像是被巨兽犁过一般,划过一道巨大的沟壑。

    “来不及了……”安意眉头一皱,后退是死路,左右闪躲会被趁机一剑砍中,他在等着自己往那个方向逃跑?

    无所谓了……那就如你所愿吧。

    右脚一踩,地面瞬间开裂,借助这股冲力,他跃到空中试图躲避这一击。

    “哈哈,上当了!小屁孩!”原本势不可挡前冲的但丁突兀的完成转向,朝前的叛逆剑尖翻转向上,对准安意,整个人如同怒龙一般升起。

    然而,落空了。

    因为本应该在空中失去支撑点的安意,突然脚下亮起苍蓝色的术式,借力再次躲闪。

    “二段跳?”一击为中,反倒是自己陷入苦境的,但丁语气凝重道。

    “不——”落地后,直接反身拔剑冲向但丁的安意,微微笑道:

    “是空中楼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