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7章 患得患失

    但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迟浩月在哪里,她要去哪里找他呢?

    裴诗语却是没有理会他,独自下了床,穿上鞋当着封擎苍的面走了出去。封擎苍知道裴诗语的喉咙不舒服,不想和自己说话,他也就不说了,跟着她的身后走,看到她去了洗手间。他的脸色才爆红。

    他真的想的太多了,裴诗语上个洗手间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他却给联想到了她会在凌晨的时候出去找她心里想的男人。

    他压根就不相信裴诗语,意识到了自己对裴诗语的不信任,封擎苍觉得这样是不对的。什么都不说的去了客厅等着。当裴诗语出了洗手间的时候又去了洗浴室。

    封擎苍听到流水声从洗浴室内传来的时候,他才跨着大步子去敲响了她的门道:“小语,你现在是不能洗澡的。你发烧还没有退,如果洗澡发烧会加重。等你病好一些再洗吧。”

    裴诗语确实是想要洗澡,而且她现在正在放水准备泡澡。才刚刚开始放水,封擎苍就过来说了,裴诗语无奈。

    现在全身都黏糊糊的,不洗澡会不舒服的好吗!她白天被雨水淋了,现在还觉得身上有被雨水淋过之后留下的痕迹。也是因为如此,裴诗语知道,她没有被封擎苍碰到身子,他没有帮自己擦拭过身子。

    这是唯一让她庆幸的事情。这个时候,她真的不想再和他发生任何肌肤的接触了,没有发生之前她想想都会觉得头皮发麻。如果真的被他给看光光了,以后她就没有脸面再去面对迟浩月了。

    他们还没有……

    脸忽然变得很烫,裴诗语又想起了那晚,她光裸着身子泡澡睡着了之后,是迟浩月将她从洒满了玫瑰花瓣的浴池里抱起来的,而且他们还亲吻了。想到这一幕,裴诗语就觉得全身都热了起来,好像自己很色的样子,这么羞臊的事情,还想起来了。

    “如果实在不舒服的话,可以用热毛巾擦一下i身子。水要拧干。”封擎苍的声音又在外面响起,而裴诗语也还继续在放水。

    听到封擎苍这么说,也拉回了裴诗语的沉思了。最后选择妥协,不洗就不洗吧,都怪她自己,白天叫她洗还要作,现在想洗也洗不了,谁也不怪。

    听话的用毛巾擦了身子之后又穿上了之前穿的衣服,裴诗语走了出去。封擎苍却还等在门外,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但是他手里的一套干净的睡裙,又在告诉裴诗语,他是有离开过的。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又是什么时候继续守在门外等着她的。

    “知道你爱干净,把衣服换上吧。换好了就去睡觉,我不会去打扰你。”封擎苍把衣服交到裴诗语的手里,就去客厅坐着了。

    今晚他的床就是客厅的沙发。

    黑子还有唐夜华医生都被他打发走了,这个家里就只有他和裴诗语两个人。

    有了前车之鉴,裴诗语也不再抗拒,又进了洗浴室换了干净的睡裙。虽然没有得洗澡。但是擦拭了以后再换上干净的睡衣就是感觉舒服了不少,心里也觉得舒服了不少,感觉自己好像就是干净的一样了。

    出去之后裴诗语是直接回了卧室,在这里她是哪里都去不了的。在封擎苍的眼皮子底下,她能做的就是乖乖的养好病,趁着病的这段时间,好好想想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她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她要尽快见到迟浩月。这是她心里一直都放不下的忧愁。见不到迟浩月健健康康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的心一天都是提着的。

    吃饱了之后,加上头有很昏沉,裴诗语也是靠在床头上想了一会儿,就沉沉的睡去了。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封擎苍却又趴在了她的床边睡着了。

    他的手居然还握着她的,然而她是熟睡的时候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他又是什么时候握着自己的手的,她一点感觉都没有!裴诗语这一刻才觉得病痛到底有多么的可怕,可怕到如果有一个人拿着刀子在她的身上插上无数刀她可能都不会醒来,也不会知道是谁对她下了毒手!

    正是因为感到了害怕,内心的颤抖在告诉裴诗语,一定要尽快把病养好。任何人都有权利去生病,却变成一个弱女子,但是她没有!

    她需要一个人坚强的面对那么多未知的事情,如果没有一副强壮的身子没有关系,但是至少是要健康的,是要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的。

    看着封擎苍的睡颜陷入沉思,裴诗语觉得封擎苍在睡觉的时候好像也不是特别的安稳,如果自己有动作的话,他肯定会醒的。和自己是不一样的。

    所以才说,这么谨慎小心的人是自己的敌人,她再不小心一点,不好好养病,如果有一天栽到了他的手里,也反映不过来她是怎么栽的吧!

    “你醒了。一直这样看着我是被我的帅气迷住了么?”说了这么一句,裴诗语马上就把脸扭到了一旁,看都不看他了。

    裴诗语盯着封擎苍那么久,确实是愉悦到了封擎苍。封擎苍是觉得自己至少还是可以吸引得了裴诗语的注意力的,毕竟她也看了他那么久都没有移开眼了。封擎苍在裴诗语醒来的时候,他也跟着醒来了。

    心情非常奇妙,好像真的很愉快,“守了你一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明明是早就醒了,还说这样的话!虚伪!

    裴诗语现在心里就是这样想封擎苍的。她都没有看封擎苍多久,但是他一出口就知道她在看他了,不是早就知道是什么?

    见裴诗语不理会自己,封擎苍就想伸手去探探她的额头试一下她的体温是不是还是持久不下,但是却被裴诗语抬手给挡住了。

    “气色虽然没有好转,但是脸也没有那么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