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 你是来装逼的吗

    这个血族的人,模样很是年轻,一身时尚的西装穿着,边打便与圣女调笑,神色带着一股子邪气。

    两人手上的剑一卷,砰的震开,各自往后退了两步。

    血族年轻人哼笑,“艾米丽,你师傅不来,怎么派你一个小姑娘过来?”

    圣女喝道,“对付你,我一个人足够了。威廉,你作恶多端,连杀了十几条人命,今天我比杀你。”

    威廉大笑,“小姑娘,我威廉当初带兵打仗,一统美利坚南北的时候,你爷爷的爷爷还在肚子里呢!”

    “说这如何,一百五十年时间,你不还是个以血为生的怪物?当年你也是一位天才的将军,现在呢,不过是杀人犯,刽子手而已。”

    圣女反驳,说到了威廉心里。

    他的眉心一紧,顿时杀气外露,嘶声喝道,“我不杀你,只是与你师傅是老相识。你今天找死,就怪不得我了!”

    他背后的翅膀一展,顿时在天台上卷起一道狂风。

    这翅膀,竟然是银色的。

    银翅侯爵,连龙飞也紧了紧眉,不知道吸血鬼的翅膀是怎么演变的。

    有铜色变白,往后又变成金色。

    这色素的变化,完全是南辕北辙,前后不搭。

    圣女艾米丽没有废话,长剑一挥,吟唱咒语,“仁慈的上帝,愿你的光芒洗涤人间的一切罪恶,光之利剑!”

    她手上的银剑闪起一道亮光,在夜空中化成一道剑光往威廉的身上飞刺而去。

    这一招,与东方的剑气诀还有点相像。

    威廉的银色翅膀猛地把自己裹住,砰的一下承受了剑光一击,往后面打的直退两步。

    林盈盈三个这时候凑了上来,看到这一幕,眼睛不由得都瞪的老大。

    林姗姗小声道,“这个白翅膀的怪物挺厉害吗?”

    龙飞淡笑,不是白翅膀的怪物厉害,而是这位圣女的修为实在太低了。

    她最多是华夏开光境初期的修为,在西方能打开神海,天分已经相当不浅。

    不过,她走的是另一条路子,并非东方的炼气士。而是与佛家类似的法子。

    利用信仰之力,加持自身进行修炼。

    这种法子打开的神海,根基不稳,威势要差的多。

    威廉银色的翅膀扑闪了下,速度极快的冲着艾米丽掠了上去。

    艾米丽持剑一挡,砰的下被他的巨力震飞出去。

    侯爵的翅膀,已经进化的金刚不坏,堪称装甲车外面厚厚的钢板一般。

    艾米丽往后滚出,吐出了一口闷血,没想到侯爵的力量这么强大。

    这还是她第一次对付这种级别的血族,以前只是听师傅提前,并未遇见。

    威廉扑闪着翅膀,飞在半空,冲着艾米丽嘶声大笑,“普通女人的血我都喝过了,不知道光明圣女的血是什么滋味,今天我要好好尝尝!”

    他一剑刺下,速度极快。

    一股巨力压下,可将房顶刺成两半。

    圣女眼睛一眯,搞得林盈盈都紧张的想出去帮忙,被龙飞一把拉住。

    只见艾米丽的手上拿起了一把十字架,一声咒语吟唱而出,“光明之盾!”

    一个一人高的盾牌亮起,在夜空中大方光芒,守护在艾米丽的面前。

    威廉扑下,重重撞在了上面。

    轰隆一响,两个人都是猛烈巨震。

    威廉往后面冲出,把后面的水房墙壁都撞得出现了一个蛛网般的裂纹。

    圣女的光明盾牌被装个粉碎,银质十字架也炸了个粉碎。

    她同样被这股巨力席卷,往后重重的倒飞出去。

    不过没有撞到墙壁,却被一个男人搂着纤腰,在空中转了几圈稳稳落下。

    林盈盈在门后低骂,“瞧见没,你姐夫就喜欢做这种英雄救美的事情。”

    林姗姗掩嘴偷乐,调侃道,“姐姐,你可有国外的竞争对手了。你看看这个圣女,唇红齿白,肤色极白,长得真好看。”

    丁雪偷乐,拉着她们一起出去。

    刚才龙飞扭曲了空间,躲在后面。

    圣女和威廉都没有发现他们,一点气息都没有感觉到。

    这会突然被这么个东方男人搂着,她的心脏慌得跟兔子乱撞似得,盯着龙飞打量了一会,双脚落地后急忙把他推开。

    威廉从地上爬起,同样发现了龙飞一行人。

    他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声闷叫,冷冷笑道,“好,好的很,没想到今晚还有这么多猎物!”

    林盈盈三个往那里一站,一身绝尘的气质,比圣女的气质还强上三分,让威廉的眼睛大放绿光。

    艾米丽紧张伸手,冲着龙飞他们大叫,“这里危险,你们马上离开这里。”

    龙飞从纳戒里取出一颗丹药给了她。

    她看着这黑乎乎的药丸发愣了下,还没有反应过来。

    龙飞的手点在她的锁骨处,她的嘴巴自然张开,呜的一下被龙飞手里的药丸堵住。

    她呛了两下,还以为这个东方人给她吃了毒药。

    谁知道一会功夫,她浑身的疼痛感就消失不见,身上的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龙飞盯着威廉奚落道,“你也是血族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在这里欺负个姑娘有意思吗?”

    “多管闲事!”

    威廉怒气上涌,没想到在他眼里低等的华夏人,竟然敢当中教训他。

    他持剑一卷,冲着龙飞一剑刺去。

    艾米丽担心的想上去帮忙,却被林盈盈几个拉着退到后面。

    林姗姗从乾坤袋里还摸出了一带薯条,递给她道,“圣女,打架的事情交给男人,咱们看热闹就行了。”

    艾米丽一头汗水,心道这可是血族的侯爵,这些东方人未免也太小觑人家了一些。

    不过,龙飞刚才给她吃的那个药丸,深深的把她震住了。

    她看着龙飞,心道这个家伙难道是传说中的药剂师?

    威廉的气势如同刚才一般,银色的翅膀在夜空中大放光芒,似是一团银色的流星冲着龙飞撞下。

    这力道,足能把楼顶的水泥板撞穿。

    在下面,远远都能感觉到一股罡风袭来。

    艾米丽眯起眼睛,虽然吃了丹药,但是神海的精神力却补充不上,这会想帮忙也不行。

    她紧张的看着龙飞,只见他站着一动不动,一手负后,一手随意的冲着威廉点了出去。

    艾米丽心中大叫,“上帝啊,这人是你派过来专门装逼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