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1章 新弩箭备战

    只要能克制住陌刀手,其余的该怎么打还不是怎么打?虽然这属于防御武器,却能给弘农军赢得宝贵时间,只要弘农军制造出属于自己的神兵利器,还会在乎陌刀?

    “好!”林梵点头,“传旨铸造营,将其他的事情全部放下,日夜兼程铸造新型箭镞,洛儿、蓉儿,你们多辛苦,一定要盯住。”

    “诺。”二女应道。

    数日后,造父驾千里车运送两万枚加了陨铁的新箭镞赶往翎州。千里车朝发夕至。

    “圣旨到。”

    随着造父一声断喝,白起、李牧、李存孝等率领众将跪倒:“万岁万岁万万岁。”

    造父拿着圣旨来回看了几眼,然后嘿嘿笑:“五爷、李将军、白将军,诸位将军,末将不识字,还是五爷自己看吧。”

    李存孝翻翻眼,大手指头一点造父:“你小子不识字闹腾什么?快把大哥的圣旨拿来。”

    “诺。”造父笑呵呵的跳下千里车。

    说是圣旨,其实是林梵的亲笔信,告诉众将如何对付陌刀部队。

    白起李牧那都是百战沙场的老将,只是看一遍书信就明白如何对付厉害的陌刀部队。

    “快把箭镞送往军需营。”白起忙道,“陛下真乃神人也,我等还在焦头烂额,陛下就已经想出对策。”

    裴元庆和宇文成都很好奇,就道:“白将军,我等先去看看新型箭簇,先睹为快。”

    白起大手一挥:“一起去!本将也如百爪挠心啊!”众将不禁大笑。

    重新组装箭矢很简单,将旧得箭镞拆下来,装上新箭镞即可,裴元庆和宇文成都亲自上阵,将新箭簇装上,然后对准百步外的测试墙壁,扣动机括,弩箭化作一道流光飞出,夺的一声,射中墙壁。

    “快去看看!”

    一群将领立即跑过去查看,就看到墙壁已经被弩箭射穿,钉在第二堵墙壁之上,已经入墙一半。

    裴元庆一拍大腿:“这一回看他们还能跑到哪里去?”

    造父道:“陛下说:这叫积极防御,甄娘娘和黄娘娘正在连夜铸造百炼刀,让五爷和诸位将军这段时间内小心。明军的新式刀名为陌刀,至少是百炼刀,陛下说:不要以为有了新箭簇就可以大意,一定要谨慎,否则丢了翎州,大家都一起抹脖子上吊算了。”

    李存孝道:“大哥真这样说?”

    造父嘿嘿一笑:“五爷,陛下当然不会这样讲,原话末将没记住,大约是这个意思吧。”

    李存孝气的伸手就在造父大头上敲了几下,“你小子纯粹是假传圣旨。”

    造父抱着大头说:“五爷,别的末将没记清,反正陛下说了:翎州不许丢。”

    李牧上前一步:“造父将军,你回去禀报陛下:我等誓与翎州共存亡,人在州在,州亡人亡。”

    造父收起笑脸:“末将一定会如是上奏陛下,五爷、众位将军,这是第一批,陛下那边正在加紧制作,制作不易,省着点用,末将告辞。”

    “辛苦。请转告陛下:臣一定好钢用在刀刃上,一支弩箭也不浪费。”

    不提造父回去复命,单说翎州众将,立即加班加点重新组装弩箭,就等着一雪前耻,一共两万枚箭簇,就是针对陌刀部队准备的,所以绝对不能浪费,白起和李牧就在推演兵棋。

    “白起,你的铁车阵该拿出来吆喝几声了。”

    白起苦笑:“当日一战,明军推进太快,我的铁车阵都没来得及摆开,我军就被杀得大败,十万兵马只剩下两万多囫囵的,我这里难受啊。”白起指指自己的心窝。

    李牧拍拍白起的肩膀:“打仗哪里有不死人的?我们拿陌刀部队祭奠兄弟们的亡灵。”

    白起望着天空:‘这一战,把我之前小觑明军的念头全部打掉,李牧,你说的对:战场上没有常胜将军,数万将士的惨死,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待击败陌刀部队,我会向陛下上书请求处理,否则,我寝食难安,日后下到九泉,也无颜面对这些死去的将士。”

    李牧道:“我们先对付陌刀,宰其人夺其刀,然后用他们的陌刀宰他们的人,这才是对死去将士最好的安慰。”

    “好!”白起慨然道,“不宰了他们,我心中这口气难平!也对不起死难将士在天之灵。”

    “报!”探马蓝旗飞一般跑来,到达两人面前单腿点地:“启禀两位将军,明军挑战。”

    白起嘿嘿一笑:“高挂免战牌,先让他们快活几天,等我军准备好,一定要把这口恶气补回来。”

    全军总动员,一天一夜的时间就把两万支弩箭新换了箭镞!看着泛着寒光的弩箭,白起目现凶光。

    李牧道:“铁车阵不能闲着,也该让他们出来透透气。”

    白起不说话,只是重重点头,“嘿嘿,这回让他们一并知道某家的厉害。”

    明军忽然发现城头之上的免战牌消失,立即飞报李世民得知。

    “嗯?免战牌没了?难道说弘农军准备出城作战不成?”李世民大感兴趣。

    “报!”

    话音未落,探马蓝旗冲进来:“启禀千岁,弘农军出城挑战。请千岁定夺。”

    “弘农军竟然出城挑战?”李世民笑道,“无忌,你怎么看?”

    长孙无忌道:“想来弘农军想出对付陌刀的办法,否则,一直做缩头乌龟的白起、李牧不可能忽然出城挑战。”

    “他们会想出什么办法?”

    “这个,臣只能说:千岁一看便知。”

    李世民不禁哈哈大笑,“来人,擂鼓出战,本王倒要看看弘农军想出什么对应之策。”

    战鼓如雷,明军二龙出水式就杀出大营外,来到两军阵前李世民抬头看,不禁一愣,就看到弘农军最前面,乃是一架架铁车。

    李世民惊讶道:“难道说弘农军想用铁车对付陌刀不成?”

    长孙无忌笑道:“千岁,弘农军若是真这等想也没有错误,他们认为陌刀部队笨重,想用铁车拦住陌刀部队,只可惜,他们怎知陌刀的锋利?”

    李玄霸左右看看,“不好!爷爷不喜欢铁车。”

    长孙无忌道:“二爷受到铁车阵的陷害,自然不会对铁车有好感,今天就让陌刀给二爷出气。”

    李玄霸点头:“这个好。拿把陌刀来,爷爷要亲自将铁车劈个稀巴烂,方解爷爷心头之恨。”

    长孙无忌笑道:“杀鸡何用牛刀?二爷亲自出马岂不是高抬铁车?就让士兵们为二爷出气就是。”

    “不好!”李玄霸大头一摇,“爷爷要亲自出马。”跳下马来,就去拿士兵手中的陌刀。士兵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吗,真惹恼这位爷,还不把自己撕成两半?

    长孙无忌就看李世民,李玄霸打定的主意,其他人还真拦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