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头、主角、平匠巷

    第一章

    平匠巷二十八号,一栋始建于七十年代两层老楼,斑驳外墙上爬满植物,破败窗户常年遮蔽。

    老楼一层没有任何家具,空荡荡的水泥地上竖着许多圆木支撑楼体,部分圆木老旧开裂,看出来已有许多年头。

    整个老楼二层,只有一个昏暗房间,铺着纯黑地毯,四周墙上胡乱贴着发霉的旧报纸。

    房间中央地带,清理出一块小小空地,摆着两把椅子,东南角茶几旁的阴影里,放着一具单人沙发。

    在右边藤椅上,躺着一位头发稀疏面容枯朽的瘦小老头,膝盖上盖一条厚实毛毯。

    藤椅轻轻摇着,瘦老头一双浑浊老眼半开半阖,似睡非睡。

    藤椅对面是一条四方竹凳,在不堪重负的吱呀声中,坐着一个穿阿玛尼套装的中年胖子。

    胖子五官微微扭曲,粗重的呼吸断断续续,仿佛正承受极大痛苦。

    至于东南角单人沙发上,一个面容俊秀的年轻人正翘着二郎腿悠闲喝茶,修长手指时不时摆弄着茶桌上一盆植物,略显百无聊赖。

    房间里,静悄悄无人说话,唯有老式笨拙的座钟来回摆动着指针。

    “锃,锃,锃……”

    过了好一会儿,藤椅上的瘦老头才嘟囔一声:“既然来都来了,那就说说吧……”

    小竹凳上如坐针毡的胖子如闻佛旨圣音,睁着一双惊惧眼睛,清了清嗓子组织措辞。

    “那东西它……它跟了我整一年,每天晚上,它都趴在我床边,只要是晚上,不论几点,我一睁开眼,它总是趴在那儿。”

    “一开始,它还只是一动不动,也就像它说的那样,我那快要破产的生意也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股票蹭蹭涨,干啥啥赚钱……”

    “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它就悄悄向我挪过来,我赚的钱越多,它就离我越近……”

    “我知道它很邪恶,可当时我正和另一家公司争市场,一两个亿的大生意……所以我只好闭着眼,当它不存在,直到前天晚上……”

    “前天晚上我终于赢了市场,就喝了点红酒庆祝,睡到半夜时我发现它……它竟然爬到我身上……”

    胖子说到这里,身体已抖如筛糠,一双小眼睛几乎被恐惧填满,顿了顿,又哭着道:“而现在,就今天早上,它甚至已经钻进我身体里了……”

    胖子举起颤抖的手,解开一颗一颗扣子,猛地拉开西装,露出白花花胸膛。

    那是一层层的油腻肥肉,在胸前的正中间部位,诡异的长着一只秃头独眼的老猫头!

    老猫头裸露着皱巴巴的皮肤,仿佛生生从胖子胸膛挤出来,犹如一颗活着的丑陋肉瘤,正伸着一条乌黑舌头不停舔着肥肉……

    这实在是无比惊悚诡异的一幕!

    胖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嚎道:“求大师救救我,我怕啊!!!”

    瘦老头的浑浊老眼依旧半眯着,瞟了眼胖子胸前的邪恶猫头,耷拉的嘴脸扯出一丝嘲弄弧度,有气无力道:“嗬嗬……贪尸猫入体,咳咳,死定了……”

    胖子肥嘟嘟的大脸瞬间变的死灰一片。

    正在沙发上晃着二郎腿的俊秀年轻人闻言“蹭”一下跳起来,惊喜转到胖子身前。

    “哈,竟然真是地狱亚种贪尸猫?丑了吧唧的熊样……那谁,你先稳住,我拍个照先。”

    年轻人说着掏出手机,咔嚓一声,又美滋滋的坐回沙发上,嘴里喜道:“终于快集齐一百个地狱亚种的照片了。”

    事关身家性命,回过神的胖子哪里是轻飘飘一句死定了就能打发了的,不住的磕头如捣蒜,求道:“老神仙慈悲、大师慈悲……”

    瘦老头只盯着胖子,浑浊老眼由嘲弄渐渐转冷,忽然抬起一脚踹了过去,骂道:“妈拉个巴子,祸到临头才知道求慈悲,求你妈的X!”

    瘦老头看起来半死不活,这突然一脚却把二百来斤的胖子踹成了滚地葫芦,一直咕噜噜滚到了墙根才停下。

    可越是富有就越惜命,胖子一言不发又爬了过来,仍是眼泪鼻涕齐流的只呜咽着磕头。

    瘦老头哼唧两声,又狠啐两口,才算消了气,顿了顿,道:“真想求条活路?”

    胖子一听有门,立马止住哭嚎,对天发誓道:“只要能救我一命,老神仙说什么我都能办到!”

    岂料他这么一说,瘦老头又是照脸一脚踹过去,破口大骂:“你个庸俗破烂货能有多大的脸,老子说什么你都能办到,老子想曰嫦娥,你把月亮给我摘下来!”

    “是是是……不是不是,我……我是发誓尽力去办到……”胖子鼻血横流,却连擦都不擦,只是一个劲儿的解释着……

    “呸!腌臜货色!”

    瘦老头气的从藤椅上站起来,指着胖子道:“贪!人间若没了你这种贪欲之人,狗日的地狱亚种又如何上得来?”

    胖子唯唯诺诺不敢反驳。

    沙发上一直摆弄手机的年轻人却笑道:“没了贪欲还有**、口腹之欲、懒惰之欲……老头子你也是气糊涂了,我可觉得这样的人生挺有意思的,刺激!”

    “喜欢刺激你来,正好老子已时日无多,还紧着和发廊阿红聊人生呢……”

    瘦老头一瞪眼,理也不理胖子,竟是直接扛着毛毯下楼去了。

    胖子哀嚎一声,正想爬过去去抱老神仙的腿,不料自己脚踝一紧被人拽住,只听年轻人笑道:“听见没,现在平匠巷换主人了,过来过来!”

    说话间,胖子就发现自己像死狗一样被拖到了沙发前。

    “转过来。”

    眼见瘦老头走的干脆利落,胖子只得老老实实转过身,发现年轻人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小皮箱正对着他笑。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齐玄策,刚才你也听到了,自今日起,正式荣升平匠巷主人。”

    胖子满是眼泪鼻涕的肥脸愣了一愣,心说没听到啊,就听到老神仙说去发廊找阿红去了……

    齐玄策哪里管胖子想什么,此刻他所有心思都放在贪尸猫之上。

    坏笑着用修长手指拍了拍老猫头,又及时在老猫头呲牙前缩了回去。

    “嘿嘿嘿,真是地狱亚种,虽说是最弱一阶,可好歹是个活物,往日里净拿死尸练手了,嗯……今日就用这头贪尸猫作为猎魔人生涯的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