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狼头沟

    2012年夏,温度似乎可以热得令人发狂。在火红的太阳炙烤人,每个人都仿佛是身上着了火一样,汗流浃背,难受异常。

    江南省的北山市人才招聘市场,此刻更是酷热的令人发狂。宽广的招聘会场,到处都是求人的人,人山人海,潮流涌动,不仅仅是会场内部已经人满为患了,甚至就连入口、会场大门外都还排着长长的队列长龙。

    由此可见,前来这里找工作的人确实不少。

    “哎,又没找到。”

    人群中,一个肩上背着单肩包,穿着水洗牛仔裤,二十多块的廉价T恤短袖上衣,手里拿着求职简介的二十来岁青年,望了一眼前方蒸腾着热浪,仿佛人山人海的会场人流,摇了摇头,嘴角浮现出一种苦笑,转身无奈的离开了。

    他叫陈飞,毕业于北山市一个三流本科学院的中医药专业。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家境贫寒的他,刚一毕业,就一头栽进了社会求职大军的一员,每日辛辛苦苦的来此投递求职信,期望能够找到一份工作,无论合不合适,工资多少。

    毕竟就他这个专业在国内目前的尴尬程度,以及他本身还是出自一个三流大学,能够有一份工作,就已经算是烧高香,菩萨保佑了,哪还有资格挑剔什么。

    但只可惜,无论陈飞如何壮志满满,每天起早贪黑来此投递求职信,但结果都是石沉大海。没有人看得上他这个三流大学中医药专业毕业的‘高材生’。

    中医药这个专业本来在国内就有些逐渐式微,若是那些名牌中医药大学,或全国闻名的省重点毕业生还好,至少不愁出路。就凭他们头上顶着的学院牌子,很多市级县级医院,还是很乐意招收他们的,毕竟现在很多人还是有先入为主的名牌大学观念。

    只要是那些名牌大学、全国闻名的省重点中医药大学毕业的大学生,肯定会很厉害才对,不会名不副实。

    可是,陈飞却只是个普通三流大学的毕业生,所以他的就业形势相当严重。

    “哎……”

    他又叹了一口气,走出了像是蒸笼一样的招聘会会场,虽然一下子空气就变得清新了许多,但他还是有些垂头丧气的。毕竟这一次求职之旅几乎可以说是又失败了,这让他真的感觉有些无力。

    “难道我就真的不能在这里找到一份工作吗?难道,我陈飞就真的只有去工地上搬砖块?”陈飞有些无奈的拉扯自己的头发,喃喃自语。

    他从小就有一个其他人很羡慕的天赋,那就是力气大。寻常几十斤的东西,在他手里就像是普通的玩具一样,拿着就像玩,所以他确实挺适合去工地上上班。

    可是,虽然他不介意那种工作,但是他的女朋友小蝶,却非常反感陈飞去做那种‘低贱’的工作。

    甚至以往,他为了给小蝶买生意礼物,私下跑去工地上做兼职,被同学看到之后,传到了小蝶的耳朵里,两人还因此狠狠吵了一架。

    若不是陈飞后来苦苦哀求,恐怕他们俩早就已经分手了,等不到今天。

    一想到自己的女朋友小蝶,陈飞原本无奈、低落的脸上突然多出了一丝微笑。虽然他家境不好,也没能找到好的工作,但是他却有一个很好的女朋友。

    小蝶,全名朱蝶,是他所在学院商贸系的高材生,虽然还没达到系花、校花那种水平,但也是很多人追求的美女。当初他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至少有几个月时间,才将朱蝶追到手,为此,他还被宿舍那几个牲口敲诈了不知道多少顿饭,被人羡慕的不行。

    “叮叮叮!”

    突然,他包里已经用了几年的老掉牙诺基亚手机嗡嗡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却居然是女朋友朱蝶的电话。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工作没找到的事情得瞒着她,不然,又的被骂了……嘟!”陈飞虽然嘴里这样吐槽着,但其脸上却还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拿起手机,按下接通键:“小蝶吗……”

    可他的话都还没说完,老掉牙的诺基亚手机里却传来了一道嫌弃的声音:“陈飞,我们分手吧!”

    “什么?分手!?”陈飞几乎感觉到是五雷轰顶。

    “为什么,小蝶,为什么要分手?”不顾周围人诧异的眼神,陈飞大吼道。

    “为什么,陈飞,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现在我们都已经大四毕业了,你都还没有找到工作,我问你,你让我以后跟着你干嘛?没钱没关系,甚至连个医院的工作都混不到,真是废物,也不知道我当初看上你什么。”那声音变得更加嫌弃。

    “可是,可是,我们会努力的,以后一定会让你过上好生活……”陈飞焦急的开口道,还想挽留。”

    “行了吧,陈飞,努力,光说有什么用?你可知道王少送我一根项链多少钱?那可是十多万,够你在那肮脏的工地上工作几年了,你还真以为老娘想要跟你一个在工地上打工的泥腿子生活一辈子?别做梦了,我朱蝶这么漂亮、年轻,应该去享受那些好的生活。”

    听到这里,女友那毫不掩饰的嫌弃、嘲弄令陈飞有些沉默了,但他还是咬了咬牙,低声道:“小蝶,你应该知道那王杰是什么人?坏在他手上的女人还少吗?你真以为他喜欢你,能够跟你过一辈子?”

    王杰,他所在大学有名的纨绔公子哥,平时换女朋友的频率就象是换衣服一样,纯粹就是玩玩,可因为他有钱,背景也很深厚,据说与北山市有名的龙头企业天象集团有关系,自然有大把的拜金女飞蛾扑火,抢着想和他发生点什么关系,期望飞黄腾达,比如上流社会,过上好日子。

    “那又怎么样?”

    然而,他女友却不以为意,淡淡道:“王少已经答应我了,只要我答应跟他交往,就送我一套北山市的房子,还有一辆车,即便是我和他分手了,我已经能在这北山市立足,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

    陈飞听完更是沉默了,良久他方才说道:“小蝶,你变了。”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行了,就这样吧!”

    “嘟嘟,嘟嘟……”

    听着话筒另一侧传来的挂断音,陈飞说不出自己心里此刻是个什么滋味。

    求职未果也就罢了,谁知道连在他心中曾是那么完美的女友,如今也变得这么拜金,这么现实,令他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说什么。

    “小心,那车失控了!”

    就在他因为分手一事浑浑噩噩,漫无目的,呆呆的往前走的时候,就在他前方不远的街道一侧,突然有一辆轿车失控,冲向了一旁的行人,首当其冲的正是一位蓝衣高挑美女。

    女子穿着一件露脐的印花蓝色T恤和包臀吊带黑裙,两条修长的美腿在高跟鞋的衬托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令人只咽口水。

    可她现在却因为正在打电话,好像并没有发现危险来临,见此情景,陈飞先是一愣,而后咬牙狂冲出去,整个人像是一阵风般飞快冲到那蓝衣高挑美女面前,将她抱着扑了出去,整个过程发生在瞬间。

    “啊!”

    那蓝衣高挑美女这下反应过来,正在打电话的手机从她白皙的五指中滑落,整个人仿佛是傻了一般,即便是胸前的高耸浑圆被眼前那个青年强壮的身体狠狠挤压,她也不敢有丝毫反应,任由陈飞将她扑倒了行人道另一侧的草地中,尖叫起来。

    下一刻,那失控的轿车呼啸着从她身旁擦肩而过。这让她的脸色更加苍白,吓呆了。

    “别叫了,又没撞到你。”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道充满了无奈的声音从她下方传来,慕容姗这才惊魂未定的反应过来。

    原来就在那失控的轿车快要撞到她的时候,有人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扑过来,救了她,而且,就在对方扑到她的时候,为了让她不受伤害,居然在半空中将他们的位置强行翻了过来,自己作为肉垫子跌倒了草地上面。

    所以她此刻,除了是受到了一点惊吓之外,其实也没撒事,有事的,自然是此刻正倒在花园中的陈飞。

    “你,你还好吗?谢谢,谢谢你救了我……啊!”见此情景,慕容珊立马想站起来,但是他却感觉自己的美腿突然一下无力,娇喊一声,整个人居然又栽倒下去,重重的摔倒进陈飞怀里,令后者温香满玉,幽香扑鼻。

    “不,不好意思,我腿好像扭到了,你,你没事吧?”慕容珊此刻满脸通红与娇羞,低声尴尬道。

    至于陈飞,此刻自然是痛苦并着快乐,心跳加速百倍。

    原来慕容珊这么又跌倒下来,刚好整个人都全部栽进了他的怀中。以他180的身高,刚好能够将对方165左右的身体怀抱住,而且以他此刻的视角,正好能够看见对方领口大片的雪白以及丰满,压在他身上很软很软,仿佛很有弹性,令他这个没经历多少男女之事的毛头小子一下子就变得口干舌燥,心跳加快起来,仿佛身上那些伤口带来的伤痛也减弱了许多。

    不得不说,这绝对是一种很刺激的体验,爽到陈飞完全不后悔冒着巨大危险去救人。

    虽说他曾经的女友也是学院里有名的美女,但和他此刻抱在怀中的蓝衣高挑美女比起来,却是相差太远了,无论是洁白如牛奶一般肌肤,高耸挺翘的浑圆、精致的脸蛋……最令人挪不开眼睛的还是那双笔直修长的美腿,瓷白瓷白的,在丝袜的衬托下格外诱人。

    “呀,我这是怎么了……”慕容珊此刻也有些脸红了,因为他感受到了陈飞身上那股强烈的男性气息,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