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闹事的来了

    “妈的!又是那群王八蛋来找麻烦了。”宋广浩脸色一变,狠狠的啐了一口唾沫。然后也顾不上招呼九天,朝着工人围拢的地方聚集。

    九天眉头紧皱,从宋广浩话里的“又”字,就能够推测出显然这并不是偶然事件,对方已经来过不止一次了。

    “走,去看看。”

    九天跟郑伟奇朝着农场原本大门的方向走去。很快便见到有两群人在对峙。一方是施工队的工人,而另一方则是一群年轻人。从这群人的打扮上来看,显然是类似于地痞无赖,小混混之类的人物。

    “你们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宋广浩冷着脸,拿着电话做出要报警的样子。

    而混混中领头的是一个寸头青年,听到这话脸上笑嘻嘻道:“你想报警就报呀!我们又没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再说了,这门口又不是你家的地方,我们为什么不能过来?”

    “别给我嬉皮笑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赶快给我滚蛋!”

    宋广浩怒气冲冲道。

    九天走了过去,示意宋广浩冷静,随后才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施工怎么惹上这批地痞无赖了?”

    宋广浩听到这话,也露出委屈的表情,道:“我是真不知道。我们开工的第二天,这群人就来了,就蹲在外面冲里面大喊大叫,还往庄园里扔垃圾。有时候还会古意把进来的路挡住,我们的设备都送不进来。我可以肯定我们没有惹到任何人,这群人就非常莫名其妙。”

    “报警了吗?”九天问。

    “报警了,但是这群王八蛋很聪明,虽然一直恶心我们,但并没有动手。警察来了也没办法处理,顶多批评教育两句。但是这根本不管用呀。警察来了这群人乖的跟孙子一样,但警察一走,他们就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宋广浩无奈道。

    “没错,他们还往庄园里扔粪便,恶心死了!”一位工人露出嫌恶的表情。

    听到这话,这批小混混顿时笑了起来,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

    “你们究竟想怎么样?”九天平静的看着这群人。

    “我们不想怎么样,就随便玩玩而已。”寸头混混笑嘻嘻,一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样子。

    不要钱,就是为了恶心人?听到这话,九天沉思起來,他觉得这并不像是一场临时起意的闹事。反而更像是有组织被人指使。否则以这些地痞无赖的尿性,根本不可能在这边有耐心跟宋广浩牵扯。

    有人想搞我?

    九天脑海中立刻闪过了这个念头,如果不这样想,根本无从解释这群混混的目的。

    一瞬间,很多念头在他的脑中转过,但眼前的当务之急是解决这群地痞无赖。

    “如果你们现在离开,我不会再追究这件事。”

    寸头混混嗤笑一声,扣了扣耳朵,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我们根本没做什么呀?乱扔垃圾违法吗?还是走路违法?你想报警就报警呀。”

    身后的混混们也发出嘲笑的声音。

    “为什么总有人讲不听呢?”九天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他跟前的寸头混混以为九天认怂了,顿时往前走了两步,还想要嘲笑一番。

    但就在这时,站在九天身边的郑伟奇动了,左脚稳稳的钉在地上,右脚猛地踢了出去,像是一条挥舞的铁鞭,刹那间踹到了寸头混混的肚子上。

    咚!的一声闷响,寸头混混直接倒飞出去,砸在了后面的人群里。有一半地痞无赖倒了大霉,人站在原地好好的,忽然便见到人影飞来,顿时被砸的人仰马翻。

    “嗷嗷!疼死我了!他们动手!”

    “杀!杀了他们!”

    “疼疼疼!你踏马的快站起来,踩到我手了!”

    一群乌合之众顿时骚乱起来,有人痛呼,有人在地上打滚。

    宋广浩惊悚的盯着这个中年人,没想到竟然这么暴力。

    而另一半完好无损的地痞无赖当即想要冲过来给郑伟奇一点颜色看看。

    然而一群没有什么实力的混混在郑伟奇面前跟蚂蚁差不了多少,眨眼间的功夫,地上便乱七八糟的躺了一地,哀嚎声四起,竟没有一个能站的起来。

    这些地痞无赖虽然倒下了,但宋广浩的脸上没有任何轻松的神色。

    “九天,你这一动手就麻烦了呀,他们肯定报警了。到时候就是我们先动手,我们理亏。”

    这话说得容易没错,这群地痞无赖虽然恶心,但警察那他们没办法。但是现在一旦动手,事情的严重程度便上升了一个等级。

    “这边我来处理,你们继续工作。放心好了,以后没有人赶来惹事。”九天宽慰了宋广浩两句,让他们回去工作。

    其实最高兴的还是施工队的工人们,早就看着帮地痞无赖不顺眼了,此刻都兴高采烈,对着郑伟奇直竖大拇指。

    宋广浩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招呼工人们继续开工。

    果然,不出宋广浩所料,大约十几分钟后,两辆警车闪烁着警灯呜呜呜的开了过来,随后便走下来四名警员。

    一地的“死尸”让四个警员吓了一跳,全都神色紧张起来。

    “谁报的案!?怎么回事?听说这里有大型聚众斗殴?!”

    警察的到来像是给了这些地痞无赖一剂强心针,他们或许从未有这一刻,渴望警察的到来。刚刚被郑伟奇生生踹了一脚的寸头混混竟然还没晕过去,硬是颤颤巍巍的爬到警察面前。

    “他们……他们要杀人啊……快……快逮捕……”

    站着的九天跟郑伟奇则立刻被当成了犯罪分子,被四名警员围拢起来。

    “蹲下,双手抱头!”一名年轻的警员爆喝一声。

    “等等!”一名年长的警察忽然眉头一皱,认出了这地上躺着的好几位,都是警局名单上有名的地痞无赖。任何事情一旦跟这些人扯上关系,就麻烦的很。就连他们警员也非常讨厌处理这群人的问题。

    “等什么等!”寸头混混顿时气急败坏,指着九天两人道:“你没看我们这么多人都被打了吗?重伤!我们可都是重伤!我们要求赔偿!要求判他们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