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内忧外患

    陈塘来到了百里雨樵的房间门外,敲了敲门,大声喊道:“门主,我来了。”

    “进来。”百里雨樵的声音落下,陈塘推门而入,随手将房门关上,对着百里雨樵行礼,道:“门主找我可是有什么要紧事儿?”

    “武元通死了,你知道吗?”百里雨樵盯着陈塘,一针见血的问道。

    他是故意这么直接问的,因为陈塘有战争第六感,而且还是两种,所以……百里雨樵想要看出什么,只能从陈塘的眼神和表情上来判断。

    陈塘一愣,语气严肃的说道:“什么?武老死了?什么时候的事儿?是病死的还是被人暗杀的?”

    然而,陈塘的表现也和正常人一样。

    毕竟他很清楚百里雨樵喊他来是干什么的,所以……自然不会在表情和眼神中露出破绽。

    百里雨樵表情如常,开口说道:“应该是被人暗杀的,更为讽刺的是,武元通竟然死在纽约唐人街的一家饭店包厢里!另外,还有一个人也死了,是一个印度人,这个印度人的身份我已经查清楚了,他是出售毒药的!而他出售的毒药,正是他和武元通致命的原因!陈塘,你有什么想法吗?”

    印度中年人是被武元通杀掉的,这点儿百里雨樵应该可以看出个七七八八。

    “会不会是印度人的同伙做的?”陈塘开口,紧接着说道:“但也不太可能,如果是印度人的同伙做的,那印度人的尸体不可能留在那里。”

    “是的。”百里雨樵点头。

    “那是不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呢?”陈塘对着百里雨樵问道。

    既然百里雨樵装傻,那陈塘也会装傻。

    百里雨樵沉默了下来,没有言语。

    在没见到陈塘的时候,百里雨樵就知道就算真的是陈塘杀了武元通,或者这件事情和陈塘有关,陈塘也不会露出丝毫的破绽。但百里雨樵还是存在了侥幸心理,想要试一试,但结果……很不如意。

    “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声张,彦成和长虹也不能告诉!”百里雨樵对着陈塘嘱咐道。

    “是。”陈塘应了一声,说道:“门主有什么需要我出力帮忙的,尽管开口!只要我陈塘能办得到,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百里雨樵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待到陈塘离开之后,百里雨樵双眸眯起,沉思了一分钟的时间,他拿出手机,拨下了一个号码。

    电话响了三声,接通了。

    “用最快的时间,把江一给我找到,然后传信给江一,让他回来!”百里雨樵对着手机低喝。

    “明白。”手机那头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

    不得不说,鸿门的情报效率很快。

    三个小时之后,江一就接到了消息。

    当然,这个消息不是明面上的,而是暗面的。发布消息的人没有看到江一,只是发射了类似于信号弹之类的东西,而这个信号弹是在世界各地都发射的。

    信号弹的意思就是鸿门出大事了,让江一回去。

    江一看到信号弹之后,深吸了一口气,单手持着重剑,轻声自语道:“终于开始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一个半小时之后。

    江一回到了鸿门别墅,来到了百里雨樵的房间。

    “回来的这么快?”百里雨樵看到江一之后,问了一句。

    “本来就想回来的,刚到纽约,就看到了紧急传令,然后就立马赶回来了!我还想着在外面玩几天再回来呢。”江一微笑着说了一句,对着百里雨樵问道:“门主有什么急事找我?”

    “你回来的时间可真巧。”百里雨樵本来不怀疑江一的,但江一话里回来的时间实在和武元通的死亡时间太接近了!

    “门主这话里有话啊!”江一微微皱眉,轻声问道。

    “武元通死了。”百里雨樵开口,直入主题,道:“就在今天死的!”

    “死了?”江一双眸眯起,道:“谁干的?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话语至此,江一盯着百里雨樵,继续说道:“不对,门主的意思好像以为是我杀的武老。”

    “不。”百里雨樵摇头,说道:“我怀疑谁,也不会怀疑你!我喊你回来,只是想将这件事情交给你来处理,一定要查出武元通是被谁杀的!”

    “门主有线索吗?”江一开口,说道:“没线索我怎么查,当然,如果有预选目标的话,就更好了。”

    “陈塘!”百里雨樵低喝。

    “陈塘?那不是您孙子的结拜大哥吗?”江一一愣,问道。

    江一听说过陈塘,这点儿并不奇怪。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当然,目前只是怀疑是他,并不确定!这家伙两种战争第六感,虽然他还没有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但我们的战争第六感直觉对他无用!”百里雨樵说道。

    “嗯,这点儿从他在撒旦赞歌当卧底就可以知道了。”江一点头,对着百里雨樵拱手,说道:“门主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好。”百里雨樵应了一声。

    江一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待到江一离开之后,百里雨樵自己走到书房,然后望着棋盘上的棋子,轻声自语道:“总感觉,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了!这次不光有外敌,更有着内患!”

    ……

    陈塘回到了百里彦成和司徒长虹房间,三人继续闲聊。

    百里彦成和司徒长虹询问陈塘此次前去是为了什么事情,陈塘随口找了个借口堵塞了过去。

    三人聊了没多久,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有人来了。”司徒长虹开口。

    “是齐长城吧?”百里彦成说道。

    “很可惜,猜错了。”声音响起,江一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江一!”百里彦成和司徒长虹看到江一之后,立即起身。

    然后百里彦成对着陈塘介绍,道:“这就是重剑江一,真正的十三太保第一太保!”

    “久闻不如一见,我是陈塘。”陈塘对着江一拱手。

    “你好,初次见面。”江一微笑着和陈塘打了一个招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