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2章 坐你家门口

    按照计划,五支小队即可出发,叶凡挥手打出五艘飞船,只有指甲盖大小,随着叶凡神识一动,飞船瞬间变成庞然大物,足以容纳数十人,这是叶凡专门为突袭梵音寺据点准备的。

    单艘飞船花费时间不长,但是却消耗了上万枚灵石,还有大量的珍贵材料,虽然没有攻击力,但是防御力极强,飞行速度快,是同等级别飞船的两倍以上,适合快速突袭,完成任务后,迅速撤离。

    “飞船有防御阵法,船身材料上乘,可以无视元婴五层以下的所有攻击,一日即可跨越数万里,速度快,且持久,现在你们可以出发了,我等待你们的好消息。”叶凡信心十足的说道,有了飞船的辅助,五支小队,将化身幽灵,让梵音寺防不胜防。

    随后,五艘飞船升空,在空中完成隐身,然后快速的飞往梵音寺。

    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叶凡纵身一跃,直冲云霄,脚踏嗜血剑,急速的飞往万里之外的梵音寺。

    六大门派中,梵音寺距离荒山比较远,领地庞大,大部分领地都是其他门派衰弱之后,梵音寺趁机强占的,虽然面积广大,但是修炼资源并不是很丰富。资源丰富的领地,各大门派必须死保,这关系到门派未来崛起。

    随着各大门派的逐渐复苏,梵音寺六大门派之首的地位出现了松动,影响力也在迅速的衰竭,剑宗公然对抗梵音寺,就是最好的证明。

    随着剑宗的强势挑衅,其他各大门派纷纷选择站在剑宗一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抨击梵音寺,短短几天的时间,梵音寺的名誉遭到了严重的打击。

    梵音寺大雄宝殿,修建的金碧辉煌,采用极其珍贵的紫金铸造,大殿的主位上,坐着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身披珠光宝气的赤金袈裟,手握紫檀佛珠,微闭双眼,嘴中念念有词。

    大雄宝殿之内,梵音阵阵,妙龄少女翩翩起舞,犹如神话传说中的飞天仙女,不过此时的梵音寺掌门人和诸位长老,心思没有放在歌舞上。

    戒律院首座心烦意乱的挥挥手,示意歌舞停下,板着脸说道:“都下去,还有那该死的梵音,全部停下来。”

    歌舞停歇,梵音暂止,大雄宝殿内陷入死一般的安静。

    掌门人缓缓的睁开双眼,眼角闪过一道厉色,这和掌门人慈眉善目的长相格格不入。

    “戒律院首座,为何发怒?打搅中人们欣赏歌舞?”掌门人淡淡的说道,声音平淡,但是却震耳欲聋。

    戒律院首座也懒得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掌门人,梵音寺贵为六大门派之首,却被一个小小的剑宗打脸了,空智长老被杀,头颅悬挂在剑宗山门数日,如果不是我安排人抢回来,估计就一直挂下去了。”

    “如今过了多日,我们不声不响,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其他门派如何看待我们?”戒律院首座沉声说道,作为仅次于掌门人的二号实权人物,戒律院首座,向来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藏着掖着。

    掌门人脸上浮出一丝微笑,说道:“登门道歉?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进攻剑宗。势必会被其他门派声讨,也不可为,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戒律院首座沉声说道:“掌门人,我不赞同你的观点,我们不能继续沉默了,该出手教训剑宗了,顺便让其他门派见识下我们的强大力量。”

    “最近几十年,其他门派发展迅速,不出三十年,必定能恢复巅峰,我们梵音寺如何应对?难道再次成为六大门派末尾吗?”戒律院首座沉声说道。“所以我们必须趁这次机会,消灭剑宗,展示力量,占据荒山,争夺天残真人废墟。”

    强硬派戒律院首座,继续说道:“我愿意亲自带队,前往剑宗。”

    掌门人微微的摇摇头,说道:“师弟,你先休息下,听听其他人的意见。”

    对于戒律院首座,掌门人颇为不满,此人野心极大,自从二十年前成为戒律院首座之后,暗中发展势力,不断的和掌门人抗衡,八大金刚,有三分之一站在戒律院首座一边。

    这一次,戒律院首座打算借助这次机会,提升自己的地位和影响力,威胁掌门人的地位。

    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不过,掌门人无法对羽翼渐满的戒律院首座动手,只能一点点的消除,不然,会引发门派内乱。

    空智长老陨落,八大金刚少了一人,剩下的七大金刚,纷纷表态。

    正如掌门人所预料,七大金刚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掌门人,一派支持戒律院首座,掌门人有五人支持,戒律院首座仅有两人支持。

    “空明师弟,最近几年,你有些躁动不安,应该多聆听其他人的意见,不要冲动。”掌门人语重心长的说道。

    戒律院首座空明,脸色骤然一沉,冷冷的扫过支持掌门人的五位金刚,眼角闪过一道凶光。

    “掌门师兄,你什么时候变的懦弱了?难道任由剑宗骑在咱们脖子上拉屎吗?”戒律院首座用质问的语气说道。

    掌门人脸上闪过一丝不悦,这已经是戒律院首座今天第三次出言不逊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黑影飞了过来,落在大雄宝殿,急切的说道;“掌门,剑宗的人到了,正在外面骂街,骂的很难听,很多次我都听不懂,其他各大门派的观察员,也到了外面,正在观望。”

    戒律院首座颇为得意的说道:“掌门师兄,人家都跑到家门口骂街了,难道咱们还要忍让吗?”

    掌门人没搭理戒律院首座,望向属下弟子,问道:“来了多少人?”

    弟子回答道:“只有一个人,带着一座飞行行宫,看样子打算长期和我们对峙。”

    掌门人紧皱眉头,脸色阴沉,他以为只要梵音寺不搭理剑宗,剑宗也不敢继续挑衅,结果,剑宗的人跑到家门口骂大街了。

    “暂且不管他,传令下去,没我的命令,禁止任何人出战,否则,处以极刑。”掌门人沉声说道,深深的看了戒律院首座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