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魔女

    瞬息之间,此女已经展示出她的实力,而手中那把黑色的长枪,能够轻易之间,便把净化宝莲这般的法宝撕碎,可见这把长枪绝对是至宝之列。

    “枪不错,可惜了。”

    魏央微微一笑,依旧十分平静的看向此女。

    “可惜什么?”

    此女满是疑惑,自打见到魏央,与魏央对话之后,此女就彻底处于懵的状态。

    “跟错了人。”

    “你。”

    就在此女欲要动手之际,却见魏央轻轻挥手,地书豁然降临在四周,如此距离,使得此女与幽洛城直接被八卦阵覆盖。

    于此同时,天空之上盘旋的河洛大阵,也令那悬于天空的黑龙冲撞无果,对此,黑衣之女丝毫不见异样,只是带着浓浓的怒火,凝视着眼前的魏央。

    碧海云舟出现在手中,魏央轻轻一挥,冲着对方微微一笑道:“你的对手是我,这至宝的决斗,便交给他们吧。”

    小金已经踏足先天至宝之列,可是那七煞屠神枪虽然也是至宝,但是较之小金还是差了一筹,对此黑衣女子暗骂卑鄙,可是见到对方拥有两件至宝,知道就算操控七煞屠神枪,只怕也是难以为敌。

    见到对方愿意出手,以本身实力搏斗,黑衣女子心中倒是冷笑,豁然抛出手中的七煞屠神枪,与上空的黑龙融为一体,果断放弃七煞屠神枪的操控,令它与那金龙搏杀。

    快,眨眼之间,那黑衣女子已经来到魏央面前,泛着黑光的拳影,如同狂风骤雨一般,笼罩在魏央身躯四周,所有的拳影攻击的目标,尽是魏央的致命之处。

    快,同样心中暗道一句,黑衣女子对于魏央的实力,感到无比的惊恐。要知道前不久,这小子还是个凡人,而今竟然踏足准圣之境,而且**的强度,绝对与她不下分毫,即便倾尽鬼影拳,也未曾给对方带来任何的伤害,而且对方那看似十分缓慢的拳法,似乎还有余力。

    防御,并非就是单纯的防御,魏央的手中或化拳法,或化掌法,每每都是十分融合,十分被动的防御,与对方的双拳交汇之后,传荡四周的‘啪啪’之音,令偃无师看的精彩连连,内心更是无比的激动,原来道法竟然可以这般的精彩。

    推、拉、粘、靠等等拳式而出,在魏央脚下出现阴阳太极的图,当然这并非是太极拳法,而是魏央借助河洛大阵与八卦大阵,相互契合形成一种天然的拳法,并非是有招可寻,而是随心而欲。

    你来我防,防中有攻,一击不成,便退回原位,继续等待对方的攻击。这一套拳法下来,在神力的催动下,魏央脚下的阴阳太极图,已经愈发的饱满,阴阳鱼相互旋转,竟然是越来越快。

    “这是什么道法?”

    从未见过这样的道法,令黑衣女子也是彻底懵了,要知道她虽然是鬼魔神座下魔众,却是巫魔神的弟子,巫族拥有修体,而巫魔神亦是把修体之法,尽数传授这位天资聪颖的弟子。

    二十岁,此女尽得巫魔神的真传,又跟随妖魔神修习术法,只用了二十年的时间,便尽数得其真传。四十岁,跟随鬼魔神学习御鬼之术,依旧用时二十年的光景,尽得鬼魔神的真传。

    六十岁开始,此女便跟随邪魔神,体悟神魔两道所有的道法,可谓是对神道也好,还是魔道也罢,所有的道法基本了解一番。

    眼下她已有六百六十余岁,几乎在孙悟空成名到镇压之时,与之同起的魔道之秀,若不然鬼魔神把七煞屠神枪交付于她,其他极为魔神并没有人的反对,因为除了他们,能够掌控七煞屠神枪之人到底,只有此女当之无愧。

    “便叫她无名吧。”

    魏央嘴角轻轻一翘,平静的从嘴中道出这套拳法的名字,可是这般的名字落在对方的耳中,无疑是令她更加愤怒而已。

    “你在嘲讽我么?”

    ‘轰’

    凝结全身的魔力,汇聚这一拳,幻化一只狰狞的鬼兽,便是在河洛大阵笼罩的天空,也瞬间幻化为漫天鬼神,疯狂的冲过河洛大阵,向幽冥城前这位女子汇聚而来。

    在无数的鬼神向此女汇聚之时,魏央也犯了迷惑,不知道因为何事,竟然令此女如此的暴躁,竟然欲要拼命而为。

    就在无数的鬼神冲击下,河洛大阵疯狂的旋转,那化为阴阳的两条河水,如同漫天的星斗汇聚,显然地书的器魂,对于这些鬼神破阵而入,已经彻底的恼火起来。

    因河洛大阵的旋转,令外面疯狂涌入的鬼神,被河洛大阵疯狂的绞杀,可是冲入大阵来到此女身边的鬼神,不说一千,也有八百,纷纷的融入此女之身,使得这狰狞的鬼兽,愈加的庞大起来。

    ‘轰’

    一拳,只有轻轻的一拳,可是这一拳也是倾尽了,魏央全部的神力,在魔域之中,他的法身不能施展,当然还达不到施展神通的地步。毕竟说好了与人家比拼道法,你却直接施展神通,莫说是人家会不会嗤之以鼻,便是他自己的内心,都有些说不过去。

    本是便是阳属性根骨的魏央,在全力施展这一拳之后,漫天的神力,竟然幻化成无数只三足金乌,疯狂的与前方的鬼兽冲击在一起。阳属性的神力,天生便有克制鬼神的威能。

    一瞬间的碰撞结果未知,却衍生一股庞大的冲击力,瞬间令两人向后而退,而偃无师更是召唤天机兽,守护在他的身前,若不然在这般的狂暴的气势下,他早已被撕成了碎片。

    “好。”

    足足退了近乎十米的距离,魏央这才停止后退的趋势,可是直视前方之后,不仅噗嗤一声乐了。

    那未知姓名的女子,竟然化为大字镶嵌在城墙之中,缓缓自里面挣扎而出,恶狠狠的扫了一眼魏央,心中已经知晓,此人恐不是她所敌。

    伸手一挥,七煞屠神枪落入手中,就在魏央召回小金,欲要向前一步步前行,准备与对方决一死战之时,那女子转身便走,直接奔那大字冲进了城池之中,眨眼之间,已经消失在那城池之中。

    这是干嘛?呃?不打了?

    被眼前的一幕,震得彻底发懵的魏央,傻眼的看着城头,那些慌乱的魔众,似乎好像,不,就是在疯狂的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