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八五章 抱歉,我还没有那个觉悟……

    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比听别人讲述自己死讯更尴尬的事情了。

    不过现在,就在伊诚的家里,在他的沙发上,那个代号红导师的女人,却完全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的样子,慢条斯理,一字一句地为伊诚详细讲述着他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已经是“必然”的命运——

    “为了寻求解决世界末日的方法,伯多露十九世冕下在救世主联合议会的高层会议后,回到教廷使用了大预言术,不过,大预言术所给出的答案里,并不包括与世界末日本身相关的任何内容,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在这一次正式的大预言术中,伯多露十九世看到了你在未来死亡的一幕……”

    “……先稍微等一下。”

    暂且打断了红导师的陈述,伊诚并不费力地首先得出了第一个判断性结论。

    “伯多露十九世……这是那个小丫头……哦,我是说,这是教皇的名字?”

    “当然不是,只不过历代的教皇在就任后,都会继承伯多露这个名字作为她们的代号……话说回来,你现在关注的问题点好像有些偏离正题。”

    红导师瞥了临死前还要刨根究底的某人一眼,然后继续刚刚的说明。

    “关于你的死因呢,在大预言术中并没有明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你的死亡时间是在今天下午……更准确的说,是傍晚的五点二十分零十三秒。”

    “……厉害了我的大预言术,居然还能精确到秒的?”

    想想自己此前亲眼见到的,那只教皇小丫头毫不走心的预言方式,伊诚对此深表怀疑。

    “我刚刚也说过了,这是一次相当正式的大预言术,虽然因为时间仓促的关系,没办法完整地得到预言,可是获取一部分未来的详细讯息,还是能做到的。”

    大概是看出了伊诚的疑惑所在,红导师难得贴心地解释了一句。

    “根据资料记载,在最完美的条件下所施展的大预言术,可以精确地预知到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以及所有与该事件相关的所有参与者,乃至于每一名参与者在这一事件中扮演何种角色,又做出了何种行动,大预言术都能够精准地将讯息传达给预言者……”

    “也就是说,这一次大预言术其实还是不完美的结果咯?”

    仿佛又在死亡的边界线上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伊诚猛然觉得,自己说不定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结果,红导师也毫不客气地再度扼杀了他徒劳的幻想。

    “不完美归不完美,不过,至少预言的结果……也就是你的死亡,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

    所以说,就算是真的要死了,也不用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这么提醒吧?!

    “所以呢,你现在的意思就是告诉我……要我乖乖地呆在家里,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想起之前白姓房东和白泽两人遵照红导师的意愿做出的禁足举动,伊诚没来由地又是一阵气恼。

    “老子都是要死的人了,不说趁着生命中最后的时间出去浪一波……现在连人身自由都被你限制了,你这做法比喂大郎喝药还过分吧!”

    本来只是发泄式地随口一说,没想到下一秒,红导师忽然一个翻身,变成了以暧昧的跨坐姿态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伊诚,双眸更是眨也不眨地紧盯着他的脸。

    “你以为……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在红导师的紧盯下,伊诚有些迟疑地吞了口口水,然后下意识地给出了一个答案。

    “……为了继承我的游戏账号和蚂蚁花呗?”

    “……呵,男人。”

    红导师失笑着摇摇头,身体重心自然而然地放低,让全身的重量都直接落在了伊诚的腿上,双手更是以超出二人目前状态的亲昵方式,直接搂住了他的脖子。

    “所以说,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最最不希望你死,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我……”

    ……于是伊诚这会儿很想摸摸红导师的良心,确认下她是不是忘在了办公室。

    开玩笑……一个动不动就让自己带着*去自爆的女人,居然也好意思说她不希望自己死?

    “哎呀哎呀……那些细节无须在意。”

    在不知不觉间似乎又动用了某种类似读心术的能力,从而感知到伊诚内心想法的女上司,用最漫不经心的方式将这部分重点一笔带过。

    “总而言之,你只需要知道,我现在毫无疑问地是想要保住你的小命,这就足够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

    “为什么?”

    这一次,伊诚总算是能够以更加直接的方式,直视着红导师的双眸,同时将质询的眼神传达给她。

    “非要说为什么的话……”

    或许是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强势眼神而略感不适,红导师的目光有那么一瞬间稍微游移了一下,连带着坐在伊诚大腿上,被紧身裙包裹着弹性十足的屁.股,也下意识地挪动了几分,顺带着给他带来了相当美好的感受。

    “于公来讲,作为隶属于天朝救世主管理办的救世主,身为‘主角’的你的存在,无疑是我在救世主联合议会掌控绝对话语权的关键,尤其是在现在的这个状况下,我更加需要你的能力与身份,来确保救世主管理办在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动荡中尽量减少损失。”

    这个答案,伊诚自然是已经料到了,现在他所感兴趣的,则是红导师尚未说出口的下半部分。

    “那……于私呢?”

    “于私的话……”

    红导师深情款款地看着伊诚。

    “当然是因为……你是我最最心爱的……可爱部下啊。”

    “……滚。”

    喵了个咪的……老子都是要死的人了,临死前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哪怕在死之前图个念想也是好的嘛!

    满怀着对面前这个既不坦率又偏偏喜欢勾人的女上司的怨念,伊诚难得鼓起气势,将她从自己的身上推起开,然后开始焦虑地在沙发前来回踱步。

    “到底是为什么……会死呢?”

    毫无疑问的,这是在红导师将大体情报告诉他之后,他心里最大的疑团。

    按理来说,身为“主角”的他,理所应当地应该是有着“哪怕整个世界毁灭了,也绝对是最后活下来的那个人”这种能力和设定,也就是说,导致他这个主角死亡的,绝不是眼下席卷整个世界的天灾,而是……别的什么理由。

    “说起死因,这里我问一句……”

    并没有因为主动送福利却被嫌弃这件事而露出任何不快表情的红导师,在沙发上优雅地晃了晃脚尖,试图提醒伊诚。

    “你现在有没有一种……就是那个‘世界末日来临时的我要牺牲自己拯救全世界’的觉悟和决心?”

    “……想听真话?”

    “哎呀哎呀……”

    好吧,并不需要给出明确的答案,以两人长期以来勾搭成奸的默契,仅此一句已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可现在的情况是,身为主角的伊诚并不是那么容易死掉的人,再加上他本人也不会因为什么崇高理想和伟大情操而牺牲自己拯救别人,那么……

    到底是谁,是什么事情,导致了他在数小时后的死亡呢?